2000FUN論壇

 

 

搜索
2000FUN論壇 論壇 英雄聯盟 LOL 【轉】設計師討論:弗雷爾卓德英雄背景故事 ...
查看: 574|回覆: 2
go

[消息分享] 【轉】設計師討論:弗雷爾卓德英雄背景故事

Rank: 3Rank: 3Rank: 3

UID
2152229 
帖子
672 
積分
672 
Good
19  
註冊時間
11-11-6 
在線時間
72 小時 
發表於 13-4-18 01:21 PM |顯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後由 三色玩家 於 13-4-18 01:42 PM 編輯

  近期關於弗雷爾卓德英雄背景故事的討論是否讓你覺得意猶未盡?很好。

  正如我們昨日所看到的一樣,大量弗雷爾卓德英雄的背景故事被重寫,在看了測試服務器上這些改動後,召喚師們通過各種途徑來發洩他們的不滿。在一篇名為“對重寫弗雷爾卓德+整體背景故事所存在問題進行的一篇分析”的主題貼裡,設計師RiotRuaan做出了答复。他的答复幾乎涵蓋了所有背景故事被更新的英雄,同時還涉及一些整體背景故事的問題。

  “我知道這是一個奇怪的轉變,而且我願意想指出:那種將原本宏大的背景故事分成一段段雜亂無章的信息,然後在測試服上傳達給你們的方式,在我看來很不理想。在這點上,我非常確定我們應該能做得更好。我們本想表達給你們的是一個宏大的故事,但現卻讓人覺得整個故事變得支離破碎,相互之間失去了聯繫,這讓我們很尷尬。因此我們在找尋新的方式,能讓你們在將來獲得更好的體驗。Kiitae已經談論了一點改動的理由,但這裡還有更深刻的原因:弗雷爾卓德英雄的背景故事或多或少,或在這里或那裡都遭到改寫,這絕不僅僅是因為我們感覺有必要對現有角色進行一些改變。”RiotRunaan表示。

關於故事

問題:

  首先,我能接受你們的說法:舊的背景故事顯得有些目光短淺,而現在你們拳頭公司想把瓦羅蘭大陸帶領到一條新的道路上。這是個很不錯,而且充滿誠意的解釋。我也願意跟你們一同前往新的道路,哪怕前途會有些坎坷。


RiotRunaan回複:

  從我來到拳頭公司,成為這裡的一員直到現在,已經有很長時間了。我既參與過舊背景故事的撰寫,也參與了新背景故事的改編。坦白說,原先的一些背景故事顯得有些目光短淺、支離破碎,那是因為當初我們的隊伍出奇的小。我們雖然有很多的想法,但確實缺乏一個遠大而統一的前景設想,去為整個瓦羅蘭大陸構造一個宏大的背景框架,使其能容納並指導我們今後的所有工作。很多當時的背景故事現在讀起來都讓人感覺像一次性的軼事,因為在那個時候我們無法確定能否進一步把這個故事敘述下去。

  我們近期一直在幕後致力於完成這樣一份工作——為瓦羅然大陸構造一個背景框架,消除所有細節上的微小差別。很多人物背景故事將會發生改變,有一些只是細枝末節上的修剪(比方豬妹的),有一些則旨在帶來根本性的變化(比方巨魔)。在此我想表達下個人的觀點,我相信當前對這個世界的改變,會為將來的故事發展打下良好的基礎。甚至比當初我在著手JoJ工作的時候更有信心(譯者註:JoJ=Journal of Justice——正義周刊,是官方以周刊的形式講述瓦羅然大陸上發生的故事)。正如你們所說,前路或許會有些坎坷,但希望你們能跟我們一起耐住性子的走完這段路途。而且我知道你們以前玩過哪些遊戲。當初暴雪決定讓血精靈加入部落的時候,我都快氣瘋了。血精靈是我在魔獸爭霸3裡面最喜歡的種族,這項進展最初來看完全是在牽強附會,但後來的結果表明,血精靈加入部落為魔獸世界帶來意義深遠的變化,這些都是在一開始我們無法預測到的。

  或許說的有些太多了,我只是想闡述清楚,通過重寫這一些新的英雄背景故事,我們所要達到的目的。

冰晶鳳凰



問題:

  你們將冰鳥的出身從異次元改到了弗雷爾卓德。當知道這點後,我非常失望,因為這意味著:艾妮維亞的同伴,所有其他元素鳳凰,作為背景故事中的一員,甚至以新英雄的身份登場的可能性,都將不復存在。你們當初在艾妮維亞背景故事的末尾提到:“冰晶鳳凰最近拜訪了戰爭學院,懇求那裡的召喚師為她找尋到一種辦法,能把她的其他元素同伴從異次元召喚過來。這個舉動讓整個聯盟為之震驚。”


RiotRuaan回复:

  其實最終來看,除了那一行背景故事敘述上的差別,艾妮維亞在瓦羅然的角色並沒有受到任何影響,這點Kitae在之前已經非常清楚的指了出來。以前艾妮維亞把弗雷爾卓德當成第二故鄉,成為那裡的守護者。而現在她則是土生土長的弗雷爾卓德人。

  我能理解,當艾妮維亞不再渴望把它的元素同伴帶到瓦羅然後,這讓你們覺得喪失了一種動力和可能性,但我希望我們仍留有足夠的空間讓你們去遐想。

  另一方面,在艾妮維亞新的背景故事中隱藏著一些非常酷的玩意,這正是我所希望看到的。比如這個概念,在死亡降臨的時候艾尼維亞會忘卻掉前世的記憶,因此每次重生對她來說都是嶄新的開始。這意味著在過往的生命歷程中,她肯定目睹過歷史上的滄海桑田,包括麗桑卓的背叛和妄圖操縱整個弗雷爾卓德。在過去的戰爭中,她是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呢?她感覺到隱藏在弗雷爾卓德陰影下的黑暗勢力究竟是什麼,為何讓她覺得如此熟悉?再想一下,在測試服上,艾妮維亞的新造型究竟怎麼了?嗯... :)

冰霜射手



問題:

  這裡我有些很大的疑問。艾希實際上從一名富有遠見卓識的領導者,轉變為一位依靠上蒼旨意對弗雷爾卓德進行控制的統治者。

  她希望建立一個統一的弗雷爾卓德,但她的人民並沒這個信仰。其中有些人甚至嘗試反叛她並殺死她。直到最後一刻,艾希找到了一把魔法弓,將所有持戈相向者屠戮殆盡。真的?這就是她的故事?這就是她如何掌權的?然後我們就應當去接受這些?僅僅是因為艾希在當初的設定裡是個好人?

  我認為這次背景故事的重寫對艾希正直的人格形成了重重一擊。


RiotRuaan回复:

  是否艾希理被所應當設計成一個好人?

  實際上,我認為這些是她(成為領袖)之前的表現。大部分弗雷爾卓德人都團結在他身後。另一方面,史瓦妮(豬妹)則被設定為一個惡人。

  其實現在,艾希的新背景故事中並沒說,所有的人民都不信仰她統一弗雷爾卓德的願望,也並非所有人都懷疑他依靠血緣合法統治弗雷爾卓德的權力。對她的部落來說,艾希帶來的改變有些令人不適,甚至讓人感到恐懼。當地人已經習慣了流血和戰爭,這種習慣已經深深植根於他們的骨髓,那麼他們不僅很可能不信仰艾希所謂的統一的弗雷爾卓德,甚至理所當然如此。這也正是那些刺殺艾希的人的思維定勢。甚至當艾希找到阿瓦羅莎(她的祖先)的神弓後,也無法令那些人感到畏懼。---前段時間,奎因的周刊中也對此略有提及。總之,弗雷爾卓德的野蠻人都是天生的戰士,而非安分守己的農民。

問題:

  我已經了解你們想達成的目標,但我完全沒發現你們的努力能奏效。在我看來,相比於以前,艾希現在更像是像被刻意指定為一個正面角色。給人的感覺是,她所擁有的權力並非源自她的優良品格,也並非來源於個人的努力爭取,而更像是是某些隨機的魔法獵鷹和一把被人指引的弓箭把權力交給了她。另外,那些部落裡跟艾希政見不合的人,看上去並不是不可理喻,而是目光短淺或者說是邪惡。


RiotRuaan回复:

  如果某位內部成員挑戰艾希的領導權或者跟她爭論什麼,這都能接受。或者他必須舉行某種儀式來繼續保持領袖地位,這樣甚至更好。但就像現在這樣就開始讓你們覺得她是一個君權神授的救世主?而且還被魔法獵鷹(阿瓦羅莎的幽靈?)操縱著?

  我知道你們以前玩的那些出色的遊戲讓你們的口味很刁鑽,但能不能不要整天在這種無關痛癢的的細節上大作文章啊?無論艾希是否是一個被賦予權力的幸運兒,她都極需證明自己。請在你腦海中留下這個印象,如果把艾希的故事寫成一本書的話,那現在才進行到第一章而已。繼續讀下去,你會發現事實上,很多阿瓦羅莎的部落也跟你們有一樣的感覺。

  他的對手也許並非那麼目光短淺,在奎因的周刊裡有提到過,很多地處邊緣的部落,在過去曾加入了阿瓦羅莎,但最終還是選擇離開了艾希而轉投向豬妹的那邊。與艾希不同,史瓦妮遵循弗雷爾卓德自古以來的傳統,相信戰爭和掠奪的權利,而不接受什麼統一和等價交換之類的說法。艾希將許多小部落聯合在一起,並帶領阿瓦羅莎取得了今天的成就,但我不確定她是否還能繼續將它們聯合在一起。

Rank: 3Rank: 3Rank: 3

UID
2152229 
帖子
672 
積分
672 
Good
19  
註冊時間
11-11-6 
在線時間
72 小時 
發表於 13-4-18 01:33 PM |顯示全部帖子
古拉格斯



問題:

  在我看來這是最糟糕的改動之一。將古拉格斯綁在弗雷爾卓德的戰車上(至少以目前的方式,你們拳頭公司已經這樣做了),這種陳詞濫調讓人覺得毫無意義。而且他在新背景故事裡的所有事蹟都不合邏輯常理。

  他找到了一片魔法寒冰,這能讓他的啤酒永遠冰涼可口。這很好麼?這件寶物跟他遊戲裡的性格,他遊戲裡的能力或任何其​​他方面有哪怕一丁點的聯繫麼?我願意打賭,這點以後甚至不會被再次提及。看上去,魔法寒冰除了“賦予他肥大的體型以不可思議的特性”外(同樣未能解釋或以任何方式進一步詳細闡述),沒有任何用途。

  其次,他魯莽的闖入了艾希和其他部落之間的一場外交談判,雙方發生了激烈的爭吵,但古拉格斯卻成功的把每個人都灌醉,跟著他一起撒酒瘋高呼萬歲... 外交談判的結果對艾希來說非常好,古拉格斯也被人們稱頌為英雄。這整件事情讓人難以置信。

  再次,他“開始在冰凍苔原上漫步,去尋找對瓦羅然脫品酒最合適的神奇成分”。在這片冰凍的廢土上,他究竟指望能找到啥對釀酒有用的成分?之前你們給的說法是,他開始在弗雷爾卓德找尋世界上上最純淨的水。現在他有了魔法冰塊後,就開始繼續在冰凍苔原上漫步?(請注意,還是穿著齊B小短裙)他到底想找啥?

  相比於這篇帖子裡已經提及的,或即將提及的其他任何事情,古拉格斯的新背景故事是最需要大刀闊斧進行重新修改的。它讀起來很糟,而且跟弗雷爾卓德的聯繫讓人覺得無關緊要。


RiotRuaan回复:

  你在深思熟慮後,提出了很多有意思的觀點。為了闡明我們的目標,我想圍繞這古拉格斯的個人性格來展開。我們想讓他的製造喧鬧的能力,影響他人的能力,以及釀酒的能力在背景故事裡能真正起到一些作用(推動劇情發展),而非僅僅讓人覺得他是一個在旁邊無關緊要的醉漢。

  再往回看一點,古拉格斯的舊背景故事跟新的背景故事相比,你們有發現什麼特別扣人心弦的地方麼?坦白的說,我總覺得他的舊背景故事有點空洞無物,但這或許是因為他並非我喜愛的那類角色。那麼真正喜歡古拉格斯的玩家怎麼看呢?

問題:

  我同意你的說法,古拉格斯以前的背景故事有點空洞無物,但新的故事卻讓人感覺更加不合適,在那裡,諾克薩斯/大屏障被弗雷爾卓雷德替代。如果古拉格斯轉變陣營的方式類似巨魔那樣,或許讓人覺得更合理一點,但說實話,我不覺得把古拉格斯硬塞到弗雷爾卓雷德有什麼意義。舊“古拉冰塊”的背景故事總讓人覺得是個笑話,但把他的故事跟其他舊的背景故事相互參照下,我覺得還算能讓人接受。但他轉投入艾希陣營?這讓我很難接受,總感覺有點啥地方不對勁。

  或許有些事情能解釋為何古拉格斯習慣於生活在大屏障,但在那裡從來得不到家的感覺。可是跟一群野蠻人/弗雷爾卓德土著在生活在一起會更合他的胃口?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這篇新的背景故事並不比舊背景故事出色多少,因為作為一篇修訂後的版本,他反而令人們更不適應。


RiotRuaan回复:

  恩,關於你說的古拉格斯在大屏障無法找到家的感覺,我很喜歡這種說法。我感覺古拉格斯闖入弗雷爾卓德,並成為其中一員確實有種誤打誤撞的感覺。但我能理解為何他能在那邊找到家的感覺,弗雷爾卓德的野蠻人​​都是幫吵鬧,喜歡喧囂的聚會的人,因此他們當然也喜歡喝酒來取暖。

特朗德



問題:

  我知道對大多數人來講,這部分背景故事的重寫是這次爭論的一個焦點。但坦白說,我覺得還行,因為我很喜歡新巨魔的造型和背景故事。至於那些人責難的人,以及他們找的一些牽強的理由,還是讓他們隨便的去好了(正如某人說說,我們是無法在一段已經完成的弧形上繼續的。)

  然而我的一個抱怨是新故事缺乏連續性。魔法武器賦予了他統治權,讓他成為了部落的首領。特朗德的這個新背景故事太扯淡了。為自己找到了一把魔法武器,然後用它殺死了老酋長?這故事究竟有何意義?而這種弱肉強食的奪權形式又如何能賦予他合法統治部眾的權力?整個故事讓人感覺像在生搬硬套。僅為了讓你們能繼續說,“看伙計們,特朗德依舊是個惡霸”(雖然這個角色開始時候絕非如此)

  另外,一個非背景故事的問題,你們需要將傳統的巨魔皮膚做的更像這次徹底改頭換面之前的舊巨魔。這款皮膚現在看起來像是你們把他以前各部位的構造,粗暴的套入了一個完全不同比例的新模型當中。跟目前已經推出的其他英雄經典皮膚相比,這款皮膚在品質上顯得有些遜色。


RiotRuaan回复:

  你是對的,在特朗德新背景故事裡,有很多東西我本可以闡述得更好。特朗德成為領袖並不是因為他殺死了老酋長,而是因為他的戰友擁護他。當他手持魔法武器出現的第一刻起,他的親信就開始緊密得跟隨在他身後,唯其馬首是瞻。特朗德殺死老酋長是為了復仇,一雪當年在他手上遭受到的前恥。隨後,特朗德宣布了他的長遠目標——將其他過去四分五裂的巨魔聯合起來,成為他們的王,然後帶領他們前行。

  對於你說的最後一點,我非常猶豫是否該談論藝術問題,這超出了我的職責範圍。但我知道,用術語來說,當模型和皮膚相交叉的時候,會出現可讀性問題。無論穿什麼樣的皮膚,特朗德都必須能被認出是同樣的英雄,為何我們在這個地方需要謹慎?我認為這正是這個原因。如果它變得過小或者過於不同,那麼將會被誤認成其他完全不同的英雄,再次重申,這是個很困難的問題,無論如何我也不是搞設計或者藝術的,因此非常抱歉我所能回答的實在有限。

弗力貝爾



問題:

  弗力貝爾的這次重寫跟他當初的背景故事相比,並沒有太大的偏離,所以並不存在多少值得異議的地方。我確實認為讓他跟豬妹聯盟比讓他跟艾希聯盟更合理。這個決定很酷,我並不喜歡之前的做法。

  弗力貝爾、熊人部落跟豬妹的聯盟是一條單獨的故事線,“在弗力貝爾成為熊人部落的領袖後,他的影響力迅速傳遍了整個部落,對部落之後的變化起了關鍵性作用:他將部眾從自滿中喚醒,恢復了在正在戰爭中成長的傳統,並跟史瓦妮結成了聯盟,與這位勇士共同對抗即將來臨的邪惡。”我的問題是,這段話誰敘述的呢?弗力貝爾的背景故事現在讀起來像事後加上的,需要更多的解釋才能平滑的融入整體故事當中。這點是現在做得不足的地方。


RiotRuaan回复:

  作為弗力貝爾原始背景故事的作者,我同意你的說法。弗力貝爾的天性讓他跟史瓦妮更容易走到一起,而非艾希。當初寫弗力貝爾背景故事的時候,我對這個角色的今後發展有一些不同的觀點,但經過跟小組其他成員大量的合作後,我對現在弗力貝爾的進展非常滿意。

  我也同意你的觀點,跟史瓦妮的結盟更像是事後回憶添加上去的。然後,嘗試詳細的描述弗力貝爾和史瓦妮如何相遇的?兩個部落都極具侵略性,身為部落的首領,為何他們沒有相互廝殺呢?以及最後他們是如何選擇結成盟友關係?這些豐富的情節本身就可以構成一個長篇故事。而將這些精彩的故事放入背景故事裡則會使他們黯然失色,最終淪為一片乏味的人物故事。而且添加大量的細節到弗力貝爾的背景故事當中,則會把它變成一個長篇的維基百科詞條。並且過於細緻的描述會扼殺各種可能性,無法給玩家留下足夠的空間去遐想。

  我們從來不打算把背景故事寫成那種事無鉅細,皆會涉及的百科書。而是想通過他們讓玩家了解英雄的出身,動機和一些背景故事中的重要部分。

  另一個例子就是:我們從來沒在過艾希和蠻族之王泰達米爾任何一方的背景故事中,細緻的描寫過他倆的婚姻。實際上我們僅在某次提到過這點。他倆的婚姻是否附帶有什麼政治性因素呢?是否有寫成浪漫愛情故事的可能性?而這些可能性都需要我們事先留下足夠的空間才能得以繼續,過細的描寫則會毀掉這一切,我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Rank: 3Rank: 3Rank: 3

UID
2152229 
帖子
672 
積分
672 
Good
19  
註冊時間
11-11-6 
在線時間
72 小時 
發表於 13-4-18 01:42 PM |顯示全部帖子
茂凱與夜曲



問題:

  同樣,提醒下Kitae以及其他背景故事編寫小組成員:你們曾經在去年十月給我們許諾過,茂凱(大樹)和夜曲(夢魘)會得到新的背景故事,在新的故事裡,他們的命運將會在暗影島的扭曲叢林裡交錯在一起,但這一切依然沒有發生。在此之前你們還許諾過我們,重寫辛吉德的的背景故事,用來解釋索拉卡和沃維克(狼人)的背景故事為何會有點相互矛盾,我們同樣也沒得到這篇新背景故事。我認為修正兩篇相互矛盾的背景故事的優先級應該高於把古拉格斯塞到弗雷爾卓德陣營裡吧。


RiotRuaan回复:

  我們並沒有忘記自己許下的承諾,我們仍在努力完成它們。我們最優先完成弗雷爾卓德這夥人的背景故事的修改是為了迎接即將來到的弗雷爾卓德補丁,我們已經投入了海量的工作,還有很多東西沒展現給你們,但我們同時也在努力完成一些其他的更新。

  RiotRuaan繼續回復了原樓主的第二個系列評論,並對蠻族之王泰達米爾背景故事裡那個神秘人開了點玩笑。

泰達米爾



問題:

  關於泰達米爾的故事,你們刪掉了太多的內容,以至於當我們試圖去調和新老背景故事之間差異的時候,感到非常疑惑。

  讀了新背景故事後,我不清楚蠻王究竟是是單槍匹馬還是領導著新的部眾,甚至他是否有跟艾希結婚。如果他的目標是找某位手握具有生命的魔劍的人復仇,那他為何要如此?(再聯想到蠻王的惡魔之刃造型,更加讓人覺得不安了,我對拳頭公司能否做好這個支線劇情沒有什麼信心)另外,為啥他不去帶領那些野蠻人?

  再然後,以前泰達米爾故事里諾克薩斯的部分也全部被刪除了,這讓人感覺各種城邦之間的關聯變少了,從而使整個瓦羅然世界失色不少。


RiotRuaan回复:

  我們本可以在背景故事中添加一句話,來解釋泰達米爾目前在阿瓦羅薩中的立場,就像在狗熊背景故事中加入一句關於豬妹的說明那樣。但這是否會有助於你們協調新舊故事之間的脫節?我不確定。有時候,在一個英雄的背景故事中究竟該包含哪條支線劇情,這是個很難作的決定。但通常來說,我們會選擇一條更有意義的故事線。

  從個人的口味角度來看,我覺得諾克薩斯在正義周刊中參與的故事發展,遠比他們在泰達米爾就背景故事中參與的成分要有趣的多。在舊的背景故事裡,一個諾克薩斯殺手?這種說法讓人覺得有點過猶不及。我們並不想強迫向玩家輸入這種觀點,諾克薩斯完全是群惡棍聯盟,永遠不停地在派殺手到處去刺殺幾乎所有人。(再次重申,這段只是我個人的觀點,不代表整個背景故事小組)

  至於在新背景故事裡提到的泰達米爾的死敵。請脫下你們的帽子來歡迎他的登場吧,他就是或許你們所不願意看到的.....

  (當RiotRunaan被問到他最後說的那部分的時候,他回復到“泰達米爾的死敵並非冰女巫的一個爪牙”)

最後

  最後,RiotRunaan又更多談論了古拉格斯的新背景故事,並嘗試著去理解為何玩家對新故事如此不滿意

  “我從你們那邊的得到一個普遍觀點是,古拉格斯無法再從飲用自己釀造的魔法飲料中感覺到強壯有力並獨一無二。這個觀點很合理,我能把它反饋給背景故事小組的其他成員。

  除此以外,我不覺得你們所提及的問題僅僅局限於古拉格斯的新背景故事。你們說的沒錯,他幫助了艾希,但這幾乎是個意外。他原本也同樣輕易的可以幫助史瓦妮,可以他並沒有意外得闖入史瓦妮的爭鬥中。正如你們在這篇帖子裡說的一樣,特定的環境跟這種幽默的角色結合在一起,將會非常有趣。我們從來不打算讓古拉格斯在弗雷爾卓德事件裡,扮演一個超級嚴肅的衝突調停者。痛癢如你們所說,在一些嚴肅的重大事件當中,我們需要一些戲劇元素來進行情感上的宣洩。古拉格斯能做到這點。

  再然後,這些並不是說古拉格斯將會永遠呆在弗雷爾卓德。古拉格斯能在多個故事中都扮一個有趣的角色,我同意這個說法。而今後任何以幽默為主的劇情和場景,他都有可能登場。(我以前說過,當情節進展到比爾吉沃特時也會非常有趣,比如試想一下好運姐和酒桶在一場飲酒大賽中拼酒量的情形),未來他還可能參與到一些短小的喜劇情節當中。將他放到弗雷爾卓德里,並不會讓他變成為一個堅定的弗雷爾卓德愛國者,只是讓他在此時此刻,能夠參與到瓦羅蘭大陸的變遷當中,並通過自己的能力去推動故事情節的發展。”

  在帖子同一頁,Harrow也發表了一些關於背景故事的評論。

  首先,他對泰達米爾的新背景故事作出了評論,提醒我們這並沒有改變他跟艾希之間的盟約。

  “泰達米爾仍然和艾希是盟友,同樣,他正試圖喚醒其他滿足部落,新的背景故事跟此並沒衝突。

  注意這點:在古拉格斯的故事中,艾希試圖拉攏一些桀驁不馴的部落,讓他們轉投到自己的旗下。那麼誰能比一隻野蠻人部落更難以馴服呢”

  然後他繼續對古拉格斯背景故事的更新進行了解釋:

  以一個普通人的標準來看,古拉格斯終日爛醉如泥。但古拉格斯自己認為,他能釀造出一種酒,讓他超越普通人的喝醉,達到一種新的境界。

  或許沒有明確的表達出來過,但古拉格斯願意在他釀酒的過程中,嘗試加入任何成分,包括未經測試的魔法冰塊,這些都確實給他的酒帶來了新的特性。由於他是唯一一個能把自己釀造的酒全部喝光的人,他本身也自然而然地繼承了酒裡的魔力。

  我認為你們對古拉格斯的看法跟我一樣,我認為新背景故事將古拉格斯作為一個單獨的個體,講述了他自己的故事。或許他不如舊故事那麼清晰,但我不認為這算什麼不足之處。

聯絡我們|Archiver| 2000FUN論壇

SERVER: 2 GMT+8, 14-7-31 07:17 AM , Processed in 0.038872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1.5.1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