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FUN論壇

 

 

搜索
2000FUN論壇 綜合論壇 原創小說及文學 [原創]【奇幻】異次元狩獵區
返回列表 發新帖 回覆
樓主: 幻雪﹏。
go

[原創]【奇幻】異次元狩獵區  

Rank: 2Rank: 2

UID
3684531 
帖子
78 
積分
98 
Good
0  
註冊時間
14-8-21 
在線時間
41 小時 
發表於 15-6-20 12:54 PM |顯示全部帖子
Chapter 17.2 考試前夕


「喂...你...你說夠了嗎?」我雙手插著褲袋,帶著無奈和不滿的語氣說。



「咦? 你這個廢柴終於肯出聲了嗎?」凌洛繼續用他那欠扁的語氣道。

「...」面對著這種比雷諾斯更無聊的人,我都真的不知道說些甚麼好了,只能維持

雙手插著褲袋的動作,站在原地跟他玩瞪眼遊戲,而對著這種人,這個遊戲的贏家

永遠都是我。



果然...不到一分鐘,凌洛便開始不耐煩地說「喂! 你瞪甚麼? 我在跟你講話呀,

你現在又成啞巴了?」

「...我只是不知道怎麼回答你那些無聊問題而已。」



聽到夜鳴月的回應,在場的人都不禁覺得自己的耳朵是否出了問題,圍觀的人亦開始

竊竊私語。



「那邊搞甚麼鬼?」魅影看著左前方的人堆好奇的道。

「你不是肚子餓的嗎,不要多事了。」晚零不想有些甚麼麻煩事纏上身。

「那走吧...」祈永諾同樣對麻煩事不太感興趣,不過才走了幾步就看到不少人都走到

在看熱鬧的人堆中,祈永諾不禁覺得有點好奇,回頭看向人堆,但是人太多根本看不到

發生甚麼事。



「凌洛,你現在是打算怎樣? 沒事就別擋路。」北冥雪覺得有點出奇,完全想不到夜鳴月

會跟凌洛對著幹。

「北冥雪,這裡沒有你的事,現在是這個廢柴找架打!」講完,凌洛便一拳打向夜鳴月。

本來我是想避開的,但是我避開的話這一拳絕對會打到在我旁邊的北冥雪,於是我直接

捉著他的拳頭,一個過肩摔,將凌洛摔倒在地上。



然後不服氣的凌洛在地上緩緩爬起來,手上出現了一個發出橙光的魔法陣。



居然在這裡用魔法?

他發瘋了?

北冥雪打算先發制人,將凌洛變成冰雕。



看到北冥雪的動作便猜想到她的意圖,我便捉著她的手道「你不要出手,我來就可以,

如果不是我以後會更麻煩。」

「但是...」明明是我害你纏上這個麻煩...北冥雪突然覺得現在站在面前的夜鳴月,

跟剛剛有點呆的夜鳴月好像換了個人似的。

「沒事的...你退開一點。」我笑著說。



北冥雪才剛退後,一顆巨石立即飛向我。

我沒打算在這裡用夜痕白奏,於是從扣在褲上的皮套拔出幻影,然後將幻影的刀片伸長,

猛力一劈,巨石便一分為二。圍觀的人為免受到波及立即紛紛退後。



在人群退開後,魅影他們終於看到發生甚麼事。

「原來是呀月...」魅影看了看夜鳴月那邊又回頭看看晚零。

「...」晚零頭都不回便走了。

「晚零...等等呀。」魅影拉著晚零說。

「走吧,是他自己叫我們不用管他的,他發生甚麼事都與我們沒關係。」晚零丟下這句,

自顧自的走了。

「但是...」魅影再次回頭看向夜鳴月那邊。

「先追上晚零吧...那邊有北冥雪在,不會有事。」祈永諾無奈地說,其實當初吵起上來的時候,

祈永諾完全沒有想過會弄成這樣子。

「嗯...」



凌洛看到巨石被一個廢柴一分為二有點不可置信,然後惱羞成怒,連續召換出巨石攻向夜鳴月。



我一邊避開巨石一邊說「凌洛...我看到此為止吧...在考試前夕不宜生事...」

「你休想!」凌洛完全沒停下來的意思,就連跟他一起來的人都不敢制止他。



我看著一次又一次攻來的巨石,不禁有點懊惱,這樣下去根本沒完沒了。

凌洛這個人究竟要怎樣才肯收手?

在我想辦法的時候,面前突然出現雷光,把所有攻來的石頭都劈成碎片。



「雷諾斯?」我都真的是意想不到,雷諾斯居然會出手?

「哼! 你別想多了,只是凌洛這個人跟我有點過節。」然後雷諾斯把地上的石頭都劈成碎片並說

「而且他的石頭把我的路擋住了!!」

「...」我想後者才是重點吧...



「雷諾斯你突然走出來幹甚麼? 來報仇的話都要看時間吧?」凌洛不滿的道。

「...要報都不是現在。」雷諾斯壓著怒火道。



報仇...?

我看不是過節這麼簡單吧?



「接下來是我跟凌洛的事,你跟我走開一點,不然有甚麼事我不會負責。」

雷諾斯一邊說雙眼一邊瞪著凌洛。

「嗯...」都真的是難得,我完全沒有想過雷諾斯居然會講這些說話。



「雷諾斯...記得不要跟他打起上來。」在一旁的北冥雪突然發話。

「...我知道了。」雷諾斯別個頭小聲的道。



我沒聽錯嗎??

雷諾斯居然乖乖地回應??

難道他和北冥雪是認識的??



「夜鳴月...我們先走吧。」語畢,北冥雪便拉著夜鳴月走到另一條橫行。

由於剛剛雷諾斯的出現,圍觀的人害怕被電擊波及早就四散了,所以一路上變得暢通無阻。



北冥雪拉著我一直走,走到上次一起看煙花的斜坡才停下來,然後她走到樹下坐下來,

坐了好幾分鐘都沒有講話。

「...你跟雷諾斯是認識的?」總不能一直不講話吧...? 於是我將自己的疑問說出來。

「嗯?你不知道嗎? 我跟雷諾斯同一個隊伍的。」北冥雪回頭看向夜鳴月,表情有點愕然。

「下...我不知道,怪不得雷諾斯會聽你講吧...」原來是同隊的,難怪雷諾斯會乖乖的回應吧...

不過我真的好難想像北冥雪和雷諾斯在同一個隊伍的景況...



「其實...話說回來...我要說聲對不起才對...本來跟凌洛有過節的是我們才對,但是就把你拖進

來了...」北冥雪不好意思的道。

「所以雷諾斯才出手吧?」我幾乎可以用肯守定的語氣說。

「嗯...其實雷諾斯他不太喜歡把其他人拖進去自己的麻煩事...」



「反正都發生了,我想...我應該已經被這個麻煩纏上了。」我用沒所謂的語氣說。

「...」北冥雪低下頭沒回應。

看見她這個反應,我便坐在她旁邊說「這些麻煩事我經常都會遇到,多一件和少一件根本沒差。」

「但是...唉...」北冥雪繼續低下頭。



都是換個話題好了,而且剛剛我要講的都還沒有講完。

「剛剛那張卡片,我想考試前給雪草比較好吧。」我看著北冥雪道。

「嗯...」北冥雪回應完畢之後突然想起些甚麼,然後說「是了,你怎麼不自己給她了,明明同

一個宿舍,你們怎麼了?」

「沒甚麼。」我乾脆地否認。

「沒甚麼? 我剛剛才看到他們都在市集,如果沒甚麼的話,他們會走嗎?」北冥雪好明顯對這個

回答非常不滿。

「我知道,我都有看到,不過真的沒事。如果繼續討論這個話題的話,我想只會令大家不高興...」

講完我便站起來,轉身打算走。



不過...好可惜,只要是我想做的,事情都會一如既往的不順利。

站起來那一瞬間,頭突然又開始痛起來,怎麼翩翩要在這個時候痛起來呢...



果然藥效時間變得越來越短...



「...隨你喜歡。」北冥雪沒有理會打算走的夜鳴月,視線繼續看向前方的風景。



雖然想回應...

但是我實在痛到沒有力氣講話了...

要忍...

至少要離開北冥雪的視線範圍...



「呃...」但是痛感實在太強烈,我扶著石壁才走不夠幾步就跪下來了。

「夜鳴月!你怎麼了?」原本還在賭氣,不理夜鳴月的北冥雪聽到聲音便回頭看看,怎料看到突然半跪

在地上,還一面痛苦的夜鳴月。



看來最後都要給她知道了...



其實好想叫她不用擔心...

不過此刻...我真的一個字都講不到,只能略略的看到她擔心的樣子。



《待續》

Rank: 2Rank: 2

UID
3684531 
帖子
78 
積分
98 
Good
0  
註冊時間
14-8-21 
在線時間
41 小時 
發表於 15-7-2 12:09 AM |顯示全部帖子
Chapter 17.3 想法轉變

我幾經辛苦,終於從空間戒指中把止痛藥拿出來。

平日我都會選擇忍下去,因為雅辛師兄已經跟落櫻她們講過了,所以我都不需要

裝作沒事。



倚著石壁坐了一會,藥效開始發揮作用,意識終於清醒一點。

「好一點了嗎?」北冥雪擔心地問。



我知道北冥雪剛剛一直幫我擦汗,雖然看不清楚,但是我感覺得到。

「嗯...坐一會就好...」我想伸手捽一捽額頭,但是暫時沒這樣的力氣,

所以作罷了。

「你...究竟...」北冥雪都不知道應該從何問起。



「你可以保密嘛...」我吃力的抬頭看向北冥雪,看見北冥雪點頭,於事我便將

自己的狀況告訴她。



「你就是因為這件事跟他們吵起上來?」聽完後北冥雪便得出這個結論。

「可以這樣說...」反正她都知道了,我就乾脆承認好了。

「原來是這樣。」北冥雪摸著下巴道。



「站在你立場想,我明白你的心情,不想朋友擔心的心情我明白亦了解,但是如果

站在你朋友的立場,我認為他們有必要知道你發生甚麼事...」北冥雪停下來,想了

一回便繼續說「他們現在就好像為了一些他們根本不知道的事跟你吵起上來,在他們

的角度看起來只是你突然單方面的跟他們劃清界線,但是你試想一下...如果出了事

的話,他們才知道了你的情況會怎樣? 他們會不會後悔? 他們會不會怪自己呢?」



後悔?

怪自己?

我知道...他們...一定會...



我開始有一點疑惑...

這樣做究竟是對還是錯...?



「其實我知道你這樣做是為他們好,但是我覺得到了非講不可的地步就不可以再隱瞞

下去,不然會傷害到他們同時亦傷害到你自己。」北冥雪繼續把自己的意見說出來。



我是否傷害到他們了?



「這些只是我的個人意見,你自己好好想清楚吧。」北冥雪看見夜鳴月還在沉思,不禁

覺得夜鳴月果然真的只有記憶力,理論和分析方面頭腦好,其他方面真的有夠遲鈍...

嘿...不過這個都是他可愛之處。



「你現在站得起來嗎?」北冥雪問。

「嗯...」我想坐了一會應該會好一點,怎料扶著石壁站都可以站不穩,要不是北冥雪在

旁邊,我肯定又要再跟大地來個親密的接觸。



「你站都站不穩...我送你回去吧。」此刻,北冥雪並不認為夜鳴月能夠自己回去宿舍。

「下...但是...」這樣好像有點...嗯...是有點奇怪...

「但是甚麼啦? 走吧!」北冥雪拉著夜鳴月走,走不到幾步就停下來。



「怎麼了?」突然停下來的...?

「你師兄的宿舍要怎樣去?」北冥雪突然想起他們三年級生的宿舍應該跟二年級生的宿舍

不同。

「下...?」

「下甚麼? 你不說的話我就送你回....」

「不要...暫時不要...」突然回去幹嘛...而且我還沒有想清楚。

「是啦是啦,不回去就不回去吧,那你師兄的宿舍要怎樣去呢?」北冥雪知道這些事需要好好

的想清楚,所以都不打算繼續講下去。

「其實跟平日回去的路一樣...不同的地方只是需要用另一個傳送陣。」我簡略地說。



看來北冥雪對三年級生的宿舍非常有興趣,一路上,她一直問宿舍是甚麼樣子,宿舍房間大不

大,地下大堂是怎樣的...不知不覺已經回到宿舍門口。



「三年級生的宿舍果然比我們的宿舍厲害得多了...」北冥雪看著面前的建築物道。

「...」其實我覺得裡面更誇張...



「送到來這裡可以了...」我對還在看宿舍看得入神的北冥雪道。

「嗯...好吧,那我先回去了。你快點回去休息吧,快要考試了,到時出問題就麻煩了。」

「我知道了...」這個我都知道...只是現在的情況都真是有點麻煩。

「還有...剛剛講的,你自己好好想清楚吧。」

「嗯...」

「那我走咯。」北冥雪走時還時不時回頭叫我回宿舍去。



看著北冥雪越走越遠,越來越小的背影我才想起有事還沒做。

「等等...」我跑過去拉著她。

「怎麼了? 你叫我就好了,不用跑得這麼急啦。」北冥雪回頭看我。

「你...把它...忘了。」我氣喘喘地說,然後把她已經忘記得一乾二淨的甜點一整盒放在她手中。

「呀!我真的把它忘記了。」



「還有...明天我會幫你叫雪草出來...」這件正事我自己都差點忘記了。

「明天? 這麼快...?」



「不快啦,快要考試了,都不知道她夠不夠時間學習卡片的用法...而且你不想你們之間的事快點

解決嗎?」如果是早幾天去的話就好了...不過有落櫻在,應該可以吧...?

「那...好吧...」

「我約好了再聯絡你吧。」

「嗯...」



我知道北冥雪還沒準備好,但是這件事拖得越久就越不好...

唉...想真點...其實我自己跟她都是一樣吧...

我都真的不知道說出來比較好還是不說比較好...



回到宿舍就看到雅辛師兄攤在沙發上看書。

「回來了?」雅辛抬頭看向門口。

「嗯...」

「話說我剛回來的時候,又看到上次那個女生...她陪你回來?」雅辛笑著說。

「...你...你看到了??」慘啦慘啦...雅辛師兄一定會笑好久的!

「她陪你回來,即是你今天跟人家約會了?」雅辛繼續笑著說。

「約...約...約...約...約會? 才...才不是啦! 沒有這樣的事!」為免雅辛師兄繼續說下去,

我唯有一五一十地把事情說出來。



「凌洛跟雷諾斯? 如果他們打起上來的話應該很好看呢。」雅辛笑著說。

「下...?」我真的不敢想像他們打起上來的話會變成怎樣...又巨石又閃電...我想整條街應該

會被炸掉...

「嘛...其實凌洛比雷諾斯更出名...凌洛這個名字我們三年級生好多人都聽過。」

雅辛合上書坐起來道。

「不是嘛...」原來有人比雷諾斯更出名...真的意想不到。

「嘿,別想多了,他只是因為他的惡行而出名。」雅辛又伸手捽夜鳴月的頭。



「是了,你先休息一下吧,晚一點我跟你去找赤羽老師...發作次數頻密了,你這樣去考試不行。」



然後雅辛師兄把我的衣服放在我的手上,再把我推進浴室。

半響後,我才回過神來。幹麼突然推我進來了...不過算了,反正出了一身汗...先洗洗好了。

待我洗好走出浴室,發現雅辛師兄不在宿舍,走到沙發坐下來,看到桌上的字條,而且是雅辛師兄

的筆跡,字條上的內容是說他有急事要出去,不知甚麼時候才回來,至於藥的話,他說他會去拿。

最後還叫我好好休息,不要走來走去。



甚麼啦...

把我當小朋友啦?

我快要14歲啦好不好...

雖然還有幾個月才是...

那都不用強調我是小朋友吧!



算了!不想了! 不想了!

先想想怎樣把雪草約出來好了。



打給她?

叫她出來,她一定會先把事情問個明白...

這個方案不行...



找落櫻幫忙?

不行這個方案絕對絕對不行!

她一定會把不應該說的都說出來。



難道要找晚零...?

不行...不行...先想想其他辦法...



然後想了半天,我還沒有想出更好的辦法...想來想去都只能找他們了...

但是要怎麼開口啦...?

直接打給晚零...?



我看著晚零的手機號碼,發起呆上來...

打還是不打...?

不不不...不是打不打的問題...而是不敢打...晚零發起飆上來是非常可怕的!



怎麼辦啦...快要考試了,不能再拖。

我思前想後...好吧死就死啦!



「...」

「...」電話就接通了,但是人家不出聲,我都不知道怎樣開口好...



「...呀月...?」

「...嗯...魅影...」沒錯...我是打了,不過打了給魅影。

沒辦法...看著晚零的電話號碼...我實在不敢按下去。



「你...最近好嗎?」魅影問。

「...嗯,還可以...」除了該死的頭痛之外...



「哦...那就好了。」魅影難得的沒詳細地問,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想晚零應該在旁邊。



「...」

「...」




又再一次的沉默...

「...打來有事?」打破這一次沉默的人依然是魅影。

「...」



「沒事的話我先掛了。」魅影對於之前的事都是有點生氣,只是沒晚零的反應那麼大而已。



《待續》

Rank: 2Rank: 2

UID
3684531 
帖子
78 
積分
98 
Good
0  
註冊時間
14-8-21 
在線時間
41 小時 
發表於 15-7-8 01:08 AM |顯示全部帖子
Chapter 17.4 和好


「等...等等...是關於雪草的。」我不想再多打一次電話呀...

「嗯? 雪草? 她怎麼了? 有事?」提起雪草,魅影想起這陣子除了做任務之外,

她經常一個人一大清早出去,直到晚上才回來。



「不是她有事,而是我有事找她。」

「找她? 你打給她不就可以了嗎...?」魅影沒頭沒腦地說。



「...」如果可以...我早就打了...還需要打給你嗎?



在魅影旁的晚零聽到不禁想送記爆栗給魅影,而且越聽越覺得火大。

「魅影你這個笨蛋,究竟有沒有聽清楚別人說甚麼?? 幹麼一直重覆說同一句話?」晚零已經

忍不住要出聲,然後把魅影手上的手機搶走。

「呀...晚零...等等...」魅影看著被取走的手機心想,慘啦!慘啦! 晚零會不會發飆的...?

祈你回來沒呀....救命!



「你將跟魅影說的再說一次。」晚零並沒有如魅影所願的發飆。

「...哦...」突然聽到晚零的聲音真的嚇了一跳。



「其實是這樣的...」我直接把卡片和北冥雪的事都跟晚零說了一遍。



「明白了,那即是我們把雪草帶出來就可以了?」晚零用肯定的語氣問。

「嗯...」

「那地點呢?」

「就上次那個小花園吧...魅影知道在哪裡的。」

「嗯,時間是?」

「早上十一時吧。」

「我知道了,還有沒其他事? 沒的我先掛了。」



「我...沒了...下次再說吧...」我還是沒決定好,都是先解決雪草跟北冥雪的事好了。

「嗯。」嗯了一聲後晚零便把電話掛了。



掛得那麼快,晚零應該還在生氣吧...?

不過他剛剛沒有發飆已經好好了...



發了訊息給北冥雪之後,我便攤在床上回想她所講的話,她說的不是沒道理,而我都知道自己

不應該繼續瞞下去...只是我覺得現在不是講的時候。



另一方面,晚零掛完電話之後便送了一記爆栗給魅影。

「哎呀! 怎麼又打我啦!」魅影不滿的道。

「誰叫你那麼笨! 那麼簡單的事都可以聽不明白!」

「我那有不明白了?! 只是你突然把電話取走而已!」魅影賭氣地說。

「哈! 即是你現在怪我把電話拿走吧? 要是我不拿走,天知道你同一句話會說多少次!」原本

沒有生氣的晚零已經被魅影氣得話也不想再多說了。



而剛回到宿舍的祈永諾看到快要發飆的晚零,立即在他們還沒有察覺到自己回來之前慢慢後退,

退到宿舍門外再關上門。

祈永諾心想,我才不會在這個時候進去!在這個時候進去找死嗎?!



第二天早上十時半,我在圖書館附近等北冥雪,本來還以為她可以自己決解,但是今天一大清早

我就收到北冥雪發來的訊息,叫我陪她去小花園。

看來她還是不知道怎樣面對雪草。



我隨意在圖書館門口附近找了地方坐下來,反正早上人比較少,坐那裡都沒有問題。

不一會便看到北冥雪走過來「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沒關係,還有時間。」然後我示意她坐下來。



「怎麼辦啦...我都不知道說些甚麼好...一會她又走的話...唉...」北冥雪苦惱的道。

「你先冷靜一點吧...」我按著她的雙肩道。

待她靜下來後,我說「平常心面對吧。」其實這句說給她聽的同時都是說給自己聽,等等

要見到晚零他們...就算今天不見,後天都是要見。

「平常心?」北冥雪小聲的自言自語,不過由於我和她坐得近,所以我聽得好清楚。

「嗯...有甚麼想跟她說就說吧...你都不想你們兩個一直都是這樣子,你都不想她每次一看見你就跑掉吧?」

「不想...」北冥雪搖著頭說。

「那就跟她把話說清楚,如果有誤會的話就把誤會解開,如果連身為姐姐的你都不說,那雪草她更不會講。」

「...我試試看吧。」



然後我看時間也差不多了,便陪她去小花園,走到小花園附近我停下來。

「加油吧。」我拍了拍北冥雪的肩膀替她加油。

不一會便聽到遠處有點聲音,不過由於聲浪不太大所以聽不清楚,不過這個時間,我想應該是晚零他們了。



「你們不是說考試前要多做一次任務嗎? 怎麼來這裡了?」跟在魅影身後的雪草問。

「因為我想先把書拿去圖書館還...」晚零心想,幸好把書拿了出來...

「喔...」得到答覆後,雪草繼續乖乖的跟在魅影身後。



走了約三分鐘後,一直走在前頭的魅影突然停下來。

「好了是這裡了...」魅影看見夜鳴月和北冥雪在水池旁便停下來。

「...」雪草看見自家姐姐就想走,但是被祈永諾拉著。



「等等...雪草你真的覺得每一次都跑掉,每一次都逃避就可以了?」祈永諾小聲地說。

「...我只是......」

「只是甚麼? 只是不想見面? 只是不想面對? 還是不想聽到自己不想聽到的事情?」

魅影的語氣有點不悅。

「...」雪草低著頭沒有回應。

「去跟你姐姐聊聊吧。」晚零沒等雪草回應便把她拉到水池旁。



「既然來了你們就好好聊一下吧。」講完,我就拉了拉晚零的衣袖,眼神示意『先走,不要打擾她們』。

看見晚零點頭後,我們便往同一方向離開小花園。



在回宿舍的路上,我們一直都沒談話,就連不懂看氣氛的魅影都沒有講話,明明是一條不長的路但是在

這一刻,這條路好像比平日長了好幾倍似的。

直至回到學院,走進傳送陣那一刻...



「呀月...」

「...」聽到魅影叫我,我停下走進傳送陣的腳步。



「呀月...你這陣子究竟搞甚麼?」魅影想了一會,最後都是問了。



講....?

不.....講?



「...我....」



到底講還是不講好...



在我還在想怎麼辦的時候,手機突然響起來。

「雅辛師兄?」

『呀月,我原本打算順道幫你拿藥,但是赤羽老師說叫你來一趟。』

「嗯.... 好我現在過來...」雅辛師兄我又要多謝你了...我差點就講了出來...幸好沒講,不然影響

大家考試表現就不好了...



「我...現在要去找赤羽老師...下次再講吧...」我回頭看向魅影再看看晚零和祈永諾。

「哦...好吧。」



小花園



「雪草...其實我已經知道你聽到媽媽當年講的說話,但是自從你走了之後她就開始後悔。」北冥雪看見

雪草沒回應便繼續說「我...知道你介意甚麼...但是有沒有血緣關係真的是這麼重要嗎? 我從來都沒有

介意過。」



「我就是知道你不介意所以才不回來...」雪草低著頭說。

北冥雪沒回應,打算等雪草繼續說下去。



雪草知道自家姐姐的意思,便繼續說「當年媽...媽媽說得沒錯,我...的確令你在學校內有不少麻煩...

因為這些麻煩,你說話開始變少,朋友開始變少,外出的次數開始變少...而這一切都因為我,是因為我

這個跟你一點血緣關係都沒有的人...所以我覺得離開才是最好,至少我離開,會令你媽媽開心一點,

會令你的麻煩減少...」



「你錯了...你走了之後媽媽沒有開心,有的只是後悔...她一直後悔當日所講的說話,而我根本沒當那些...

你所說的麻煩是一回事,說話變少...沒錯,是因為朋友變少的關係,朋友變少只是因為我知道那些才是值得

交的朋友,而我是因為你的事才知道那些才是值得交的朋友,所以我要多謝你才對。」北冥雪沒想過雪草因為

這樣就離家出走,之前還單純以為她是因為媽媽的說話才走。



「真...真的嗎?」雪草呆呆的看著自家姐姐問。

「嗯。」北冥雪伸出手,好像以前一樣的拍了拍雪草的頭,心想,我真的夠笨...找雪草找了那麼久,終於在學院

找到她...居然只是因為這些原因就整整一年半都沒有找上雪草好好的聊一聊,要不是被夜鳴月迫著我來,我想我

還不知道會拖多久...



「不...不要拍啦...我不想變笨啦...」雪草皺著眉說。

「好啦...不拍了,先說正事。」

「嗯?正事?」



學院宿舍



「我真的想來來去都不明,呀月究竟搞甚麼!」回到宿舍,魅影想來想去都是想不出些甚麼。

「...以你的腦袋,想365天都不可能想得出來。」晚零心情雖然不多好,但是都不忘損一下魅影。


「你想知道,後天再問他吧...反正後天要考試,他都不能再逃避這個問題了。」

講完後,祈永諾在桌上隨意拿起一本書便回房間去。



《待續》

Rank: 2Rank: 2

UID
3684531 
帖子
78 
積分
98 
Good
0  
註冊時間
14-8-21 
在線時間
41 小時 
發表於 15-7-14 12:36 AM |顯示全部帖子
Chapter 17.5 名字

轉眼間便來到考試的日子。



「雪草,這麼早就起來,你不累嗎?」魅影知道雪草昨天晚上十一時多才回來。

「嘿,沒關係啦。」雪草笑著說。



「有沒有人可以告訴我這隻東西是甚麼來的...?」晚零指著在沙發上的不明物體說。

「它不是東西啦! 它有名字的!!」雪草立即抱著那隻『東西』不滿地說。



「...那它叫甚麼?」晚零的嘴角有點抽搐。

然後雪草放下那隻『東西』,雙手叉著腰,自信滿滿的道「它叫狐妮!」

同時間晚零終於看到那隻『東西』的真面目,原來是一隻小狐狸。



「...這個名字....嗯...」晚零心想,就不能取個正常點的名字嗎?

「我就說嘛,這根本就和直接叫它做狐狸沒有分別!」魅影指著地上的小狐狸說。

「雪草,可否換個名字? 你看看它,它好像不喜歡這個名字...」祈永諾說。

「唔...真的嗎?那叫甚麼好呢?明明想了一整晚啦!」雪草抱著小狐狸坐在沙發繼續

想名字。

晚零都真的佩服雪草,想了一整晚都只是想到『狐妮』...



在一旁的魅影立即小聲的說「祈,你太勵害了,連那一隻狐狸不喜歡狐妮這個名字

你都知道!」

「不好意思,要令你失望了。這只是我瞎編的...」祈永諾心想,魅影又上當了,要怎樣

才可以令他的腦袋變得正常一點。

「下...?」魅影心想,瞎編的?! 枉你還可以說到七情上面!! 過份呀!! 欺騙我!!

「那有甚麼關係,只要不是那個名字就可以了。」但是晚零知道雪草一定不可能想得

出正常的名字。



「我想到啦!就叫毛毛啦!」

喵嗚! 小狐狸搖著尾巴叫起來。

「我就知道你喜歡了~嘿嘿~」雪草高興地說。



「果然不能對雪草想的名字抱有期望...」晚零扶著額小聲地說。

「...哈...哈...哈哈...向好的方面想,不用叫狐妮已經好好...」魅影無奈地說。

「雪草好像對這個名字好滿意,就算我想再潑她冷水,都覺得不好意思.......」祈永諾

只能把改名字的希望放在夜鳴月的身上。



晚零看見雪草還在跟小狐狸玩,便問「怎麼突然多了一隻寵物在這裡?」

「召喚獸來的。」魅影說。

「下...」晚零覺得有點驚奇,本來還以為這隻小狐狸是雪草不知在哪裡拾回來。

「嗯,等我說明一下吧,這隻狐狸是在卡片跑出來的,雪草說卡片是她姐姐即是北冥雪給

她的,但是買的人是呀月...」魅影說。

「他何時有這麼多錢?以我所知這些卡片一張好貴的,那張卡片我還以為是北冥雪的...還有

魅影你居然可以清清楚楚的把事情說明一次都真的是難得。」晚零摸著下巴道。

「喂喂! 難得是甚麼意思了?」魅影不滿地說。

「就是難得的意思,難道你已經笨到連甚麼是難得都不知道了?」晚零面帶邪惡的笑容說。

「你損少我一會會死嗎?」魅影繼續不滿地說。

「會,你每天都做這麼多白痴的事情,不損你的話我真的會死的。」晚零繼續面帶邪惡的笑容說。

「.....」面對晚零的毒舌,魅影只有輸的份。

「不要吵了,時間差不多了。」祈永諾已經開始對這些沒營養的打鬧選擇無視。



當魅影他們走到課室附近就看到夜鳴月倚著窗邊閉目養神。

「...呀月你...沒事吧?」魅影看見夜鳴月好像有點不妥。

「嗯...? 來了...?」我一張開眼睛便看到站在旁邊的魅影。



靜了一會後,祈永諾看見沒人開口,便說「先進去吧...」

進課室之後,我才發現雪草抱著小狐狸。

「雪草...你一直用那一張卡片不累嗎?」以我所知用召喚獸的卡片會消耗不少魔力,雪草

一直抱著它真的沒關係嗎...?

「毛毛它不肯回去,我都沒辦法了...而且我不累。」雪草一邊說一邊跟懷中的小狐狸玩

起上來。

「...毛...毛毛...?」難道是這隻小狐狸的名字...?



在一旁的魅影跟祈永諾不斷期求夜鳴月叫雪草再把小狐狸的名字改掉。

「嗯嗯...是小狐狸的名字,好聽吧?」雪草高興地說。

「嗯...還不錯...」我摸著小狐狸的頭道。

「嘿嘿...我就知道好聽了。」講完後雪草便繼續跟小狐狸玩。



然後我突然感覺到有人抓著我的衣領將我拉後。



「呀月...你真的覺得那個名字是正常的嗎...?」魅影心想,難道呀月取名的程度跟雪草一樣

處於幼稚園程度??

「...」我沒回答...只是用一個眼神示意:你覺得可能嗎?

「我就說嘛...不過至少比狐妮這個名字好得多了...」祈永諾小聲地說。

「...狐狸? 」我沒聽錯吧? 取名做狐狸??

「是狐『妮』不是狐『狸』」晚零說。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寧願叫它狐狸....」我不禁有點汗顏,這根本跟沒有取名有甚麼分別...



「是了...呀月...」

「嗯...?」

「這陣子...」魅影想問清楚夜鳴月這陣子究竟攪甚麼,跑了去雅辛師兄宿舍暫住都算了!

有事又不說,拖了整整兩個月,今天不可以給他再拖了!

我知道魅影想問甚麼,正確來說是他們四個才對...

但是要說都不是現在...「我...會講的...不過考完試才講吧...不是一兩句就可以講完...」

「哦...是你說的! 不準再拖!」魅影皺著眉說。

「是啦...我說會講就一定會講的...」而且這兩天,想清楚之後我本來就打算講,不過因為要

考試才決定暫時不說罷了...不然到時害他們分心就不好了。

「哼...再拖我不會放過你。」聽到夜鳴月說會講,晚零的心情變好了一點,但是令他擔心的是,

昨天遇到雅辛師兄,其實應該不是遇到而是他有心來找自己...



「晚零!」

「雅辛師兄?」找我做甚麼? 不過看他的樣子應該是緊要的事情。



「明天的考試...要看著呀月...不要給他亂來...最好不要給他動手...」

「下...究竟是甚麼事...?」看見雅辛師兄的樣子...我知道他是認真的,不是耍我。

「這件事你都是等他自己說吧...我答應過他給他保密。」

「那...是甚麼意思...? 即是他真的有事瞞著我們?」夜鳴月你這個笨蛋又做了些甚麼傻事了?

不跟雪草和祈永諾說我還可能理解,但是我們從小就認識,你當我和魅影是甚麼?!



「我知道你現在好不高興,但是他的情況真的有點麻煩...你給些時間他吧,不過我看他都快想

通了,他想通了就自然會說吧。」

「我知道了...」我知道...如果不是些緊要事雅辛師兄都不會走來找我,而且他明明答應過

夜鳴月要保密,但是他現在已經可以算是說了一半出來...明天...都是留意一下比較好。



「喂~~晚零~~回~~神~~啦~~」魅影的聲音把晚零從回想中拉了回來。

「你攪甚麼!」晚零捉著魅影那一隻在他眼前揮來揮去的手道。



魅影把手抽回然後不滿地說「不就是叫你嘛,安娜老師都已經把話講完了!」

「下...」這下晚零才覺得糟糕...自己甚麼都沒有聽到。



「沒關係啦,我簡單地說一次就是了。這次考試分為兩部分,第一部份是隨機抽出一個任務,一星期

內完成就可以,第二部分的考試內容是在第一部份考試完結後的第三天才公佈。」為免魅影繼續說下

去我都是先制止他比較好,不然整個課室的人都會聽得到。



「又是用手機?」晚零問。

「嗯...」我想了想便問「那我們誰抽了...?」



「隨便。」晚零是第一個丟下這兩個不負責任的字。

「我不抽。」祈永諾第二個丟下這三個不負責任的字。

「我沒空抽。」正在跟小狐狸玩的雪草是第四個丟下這四個不負責任的字。



「呀月...不如你...」

我聽到魅影的話,立即在他說第六個字之前說「不要!」

我才不要抽,每次抽獎都沒好事!



「魅影是你啦! 你快點抽啦!」晚零催促著。

「要快的話你怎麼不自己抽!」魅影心想,該死的晚零,你明明說隨便的! 怎麼到最後又是我啦!

「你快點抽吧! 其他人都走了,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甚麼!」晚零雙手插著褲袋不滿地說。



「...那我抽囉~ 抽不到好的不準罵我!」魅影鼓起臉頰看著晚零說。

「好...不罵就不罵吧。」晚零心想,又沒說不準打,到時不要怪我,嘿嘿。




《待續》

Rank: 3Rank: 3Rank: 3

UID
2079317 
帖子
437 
積分
406 
Good
25  
註冊時間
11-4-29 
在線時間
111 小時 
發表於 15-7-14 03:21 PM |顯示全部帖子
純支持,請加油繼續努力寫完它。

Rank: 2Rank: 2

UID
3684531 
帖子
78 
積分
98 
Good
0  
註冊時間
14-8-21 
在線時間
41 小時 
發表於 15-7-20 11:24 PM |顯示全部帖子
風月無痕 發表於 15-7-14 03:21 PM
純支持,請加油繼續努力寫完它。

謝謝

Rank: 2Rank: 2

UID
3684531 
帖子
78 
積分
98 
Good
0  
註冊時間
14-8-21 
在線時間
41 小時 
發表於 15-7-20 11:26 PM |顯示全部帖子
Chapter 18.1 考試開始


「...」魅影按下按鈕後一直看著手機的螢光幕,遲遲不講話。

「魅影...你究竟抽到些甚麼?」祈永諾覺得有點不祥預感。

「不要罵我喔......」魅影手震震地把手機遞給祈永諾。

「...」祈永諾看到某三個字後心想,我的預感可不可以不要那麼準...

「怎麼了?」看魅影和祈永諾的樣子,我就知道他抽到的一定是不好的任務...



然後等得有點不耐煩的晚零直接把手機拿走,同時間我把頭探過去看著手機螢幕。



甚麼?! 怪不得他們兩人都默不作聲吧。

任務的本身是沒有問題,而問題是出在地點...

「有甚麼可能是地獄谷...」我皺著眉說。



我明明記得呀昂師兄說過,地獄谷是三年級及以上的學生才可能自由進出...

這...究竟是出錯還是地獄谷真的歸納為考試地點之一呢...?



而晚零看著地獄谷三個字,心情立即變差,心情變差,脾氣便變臭,脾氣變臭就想動手,而動手

的對象當然是...魅影。

接著晚零二話不說就賞了一記爆栗給魅影。

「哎呀! 晚零你打夠沒啦?!」魅影抱著頭不滿地說。

「不打你打誰呀?是誰給我抽了這個該死的地點出來的?而且你又沒說不準打!」晚零想到地獄谷這

三個字便頭痛起來,在地獄谷這個麻煩的地方,自己的安全都成問題...

還要看著夜鳴月這個笨蛋...可能嗎...?



「抽到這個都沒辦法...考試來的...怎樣不喜歡都是要去的...」祈永諾用無奈的語氣道。

「沒錯...地獄谷範圍不小,都是不要浪費時間比較好。」雖然我口是這樣說,但是心裡卻猶疑要不

要跟雅辛師兄說一下...

「...唉....先出發再說吧...」晚零想起之前祈永諾說過要進塔裡面都要走一段時間...攪不好可能

會花上一,兩天,而我們只有一星期。



另一方面,正在苦惱的不單只是夜鳴月他們,北冥雪那邊一樣有同樣問題。

「喂...辰熙,你是怎樣抽的??居然是去森林的西面還要是深處??」雷諾斯不滿的道。

「你覺得我會想抽到這個地點嗎??那你當初怎麼不去抽!」辰熙同樣不滿地說。



「...不要吵...好嗎?」凌澈的聲音完全被吵架中的兩人掩蓋。

「...唉」默言嘆完一口氣之後便甚麼都不說,只是靜靜的坐在一旁等待吵架中的兩人停火。

「言...你真的打算坐下來觀戰就算了...?」凌澈無奈地說。

「嗯...」

「...」凌澈心想,言...你果真對得住自己的名字,每次都只說一個字...多說一兩個字會死嗎??



「你們兩個吵夠了沒?」北冥雪在一旁已經忍到忍無可忍。

「...」

「...」兩個人剛剛還在吵得像世界大戰一樣,差點就動手開打,但是在北冥雪發話後兩人立即瞬間

石化。



「吵完了嗎?」北冥雪雙手叉著腰怒視著兩人。

「吵...呀不是...是聊完了!!」雷諾斯和辰熙異口同聲地說,同時心想,我才不要再做冰雕一次!



「其實我覺得有點奇怪...森林西面的深處龐該不是我們可以進入...」北冥雪疑惑地說。

「森林西面的深處,明明是三,四年級才可以進入。」凌澈雙手環抱胸前,皺著眉道。

「抽了出來...沒辦法...」坐在一旁的默言終於開口講話了。



「!!! 言,你終於肯說多過五個字的句子了?」辰熙的表情完全是『我發現新大陸啦!』似的。

「這都叫句子嗎...?」凌澈心想,根本是四個字跟三個字,一點連貫性都沒有...何來是句字?



「既然是考試,先出發再算...反正不能更改而且我們只有一星期。」雷諾斯看著手機上的任務資訊道。

「那走吧。」辰熙立即拉著凌澈向大門方向走去,然後默言也跟著走。



「北冥雪...我看都是先問一下安娜老師...我始終都覺得有點不妥,而且澈...他的傷都是剛好...」

雷諾斯待其他人走遠一點才小聲地說。

「嗯...我問問,希望到達前有回覆吧。」北冥雪發了個訊息給安娜老師後心想,考試期間不可以打電話

給老師...發個訊息應該可以嘛...?



同時間,魅影已經拉著祈永諾走出學院,而雪草就乖乖的抱著她的毛毛跟在魅影後面。



「晚零...我想都是問一下雅辛師兄比較好,我始終都是覺得有點不妥...」

地點是地獄谷,我越想就越覺得有問題。

「...其實我都覺得有點不妥,平日不給學生進入的地方變成考試地點都真的很奇怪。」晚零摸著下巴道。

「嗯...那我問一下...」然後我把手機拿出來,待接通我一邊走一邊跟雅辛師兄聊。



在一旁的晚零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跟著走,待夜鳴月把電話掛掉才問「他怎麼說了?」

「雅辛師兄叫我們走到地獄谷入口就停下來,暫時不要進去...還說地獄谷不太可能是考試地點,他現在去

找赤羽老師問一下。」我看著晚零說。

「嗯...那先截停前面那個笨蛋再說。」晚零心想,現在已經夠麻煩,你這個該死的魅影走那麼快幹麼?!

就那麼想去地獄谷嗎??



蘭帝斯學院



「赤羽老師!」雅辛急到連門都不敲便走進去,接著就意外的看到被赤羽老師教訓的...校長...



「...」赤羽無言地看著門口,仍然維持著打人的動作。

「...」菲斯特無言地看著門口,仍然坐在地上。

「...」此為呆掉的雅辛。



「咳...已經叫你不要打還打,好了現在被人當笑話看了。」菲斯特迅速的立起來,淡定地說,仿佛剛剛的

事沒有發生一樣。

「虧你說得出口,你積下來的工作都沒有做完! 又想出遠門?你休想。」赤羽壓著怒火,忍著想要毆打菲斯特

的衝動。



「...赤羽老師...我有件緊要事跟你說...」雅辛知道不應該在這個時候出聲...但是這件事不可以拖...

「雅辛事情有多緊要都好,下次記得敲門。」赤羽知道雅辛沒有意,所以都沒打算責怪他,反正被打的是混蛋

菲斯特。

「知道了...不好意思...」

「這麼急有甚麼事?」赤羽問。

「是這樣,呀月他跟我說,他們抽到的考試地點是...地獄谷...」雅辛皺著眉說。



「甚麼? 二年級生的考試怎麼可能有地獄谷!」赤羽驚訝地說。

「沒錯...」菲斯特心想,由於近期發生的事令自己不太放心,於是昨天把考試地點的名單親自檢查了一次,

明明二年級生不能進入的地方都不在名單上。



「我只是怕,有問題的不只是他們...可能」雅辛還沒說完,辦公室的門就被人一腳踢飛。

「赤羽! 知不知道那個該死的菲斯特又跑去那了?」一把女聲在門口傳出。



「...」雅辛剛好及時避開飛向自己的大門,才發現今天實在發生太多可以把自己嚇個半死的事情...



「原來你這個混蛋在這裡!」安娜完全沒留意有學生在場直接稱呼菲斯特做混蛋。

「安娜...修理費...」赤羽對於安娜的暴力行為已經習以為常。

「下?」安娜回頭看向門口,然後說「有甚麼可能是我做...」

「怎麼了?聲音越來越小,心虛了?」菲斯特得意地說。

「是啦! 我給就是了! 哼!」安娜不滿地說。

「不用了,修理費我待會會跟菲斯特拿,現在先說正事。」赤羽說。

『門又不是我踢壞!!!怎麼給錢的是我!!!』菲斯特不敢說出口,只能在心裡吶喊。



「呀! 沒錯,看見這個混蛋,我差點忘記了。」安娜瞪了一下菲斯特之後繼續說「剛剛有學生發了訊息給我,

說他們抽到的考試地點是森林西面的深處,我記得二年級生是不準進入的。」

「果然有問題...雅辛你先叫夜鳴月他們回來。」赤羽嚴肅地說。

「嗯...」



「要不先中止考試?」安娜一邊說一邊發訊息給北冥雪。

「不行,這樣好可能會製造不必要的恐慌。」赤羽並不認為這次是意外。

「這樣吧,安娜你先去找其他老師幫忙檢查一下有多少學生受影響,然後再通知他們回來學院,要快!」

看著菲斯特一面認真的樣子,安娜便說「沒問題,交給我吧。」




《待續》

Rank: 2Rank: 2

UID
3684531 
帖子
78 
積分
98 
Good
0  
註冊時間
14-8-21 
在線時間
41 小時 
發表於 15-7-29 01:45 AM |顯示全部帖子
Chapter 18.2 異空間


「辰熙,等等!」北冥雪叫著走在前頭的辰熙。

「有事?」然後辰熙拉著凌澈走回後方,而默言繼續站在原地等待北冥雪發話。



「我問了安娜老師,她說我們抽到的地點不在名單中,叫我們先回學院。」北冥雪道。

「安娜老師有沒有說別的?」雷諾斯問。

「除了叫我們回學院後,去她的辦公室之外就沒有了。」北冥雪把手機遞了給雷諾斯。

「那回去再算吧。」雷諾斯把訊息看一次後便把手機還給北冥雪。



同時間,夜鳴月他們已經走到地獄谷入口附近。



「唔...還要等多久啦!」魅影抱怨著。


我一邊聽著魅影的抱怨一邊玩著雅辛師兄給我的結晶,心想,每次都是這樣...等一會

就不耐煩了,這個壞習慣魅影何時才肯改掉了...?



「你就那麼想進去嗎?」晚零不滿地說。

「才五分鐘就不耐煩,如果遲下有任務要你等上一小時的話,那你怎麼辦了?」坐在大石

上的祈永諾說。

「一小時?? 我才不要!」魅影搖著頭說。

「你沒有權選擇。」說罷,晚零又送了一記爆栗給魅影,然後說「搖夠了沒有? 我眼花了!」

「喂! 你怎麼又打人?? 以為我不會痛的??」魅影瞪著晚零心想,天天都打人,肯定是你把

我打笨的!



當我想講話的時候就收到雅辛師兄打來的電話。



「雅辛師兄,有消息了?」看到雅辛師兄的來電,我急不及待地問。

『嗯,你們先回來學院,你們二年級生的考試地點根本沒有地獄谷。』

「真的出錯了?」我好奇地問。

『應該不是出錯,因為不只是你們的考試地點有問題。』

「下...?」難道跟上次結界的事有關聯的...?

『嗯...現在安娜老師在檢查,看看還有沒有其他學生有同樣問題。』

「那我們先...」



呀!!



我還沒有說完就聽到雪草的尖叫聲,回頭一看...看到雪草的右手和右腳都已經被吸進一個

奇怪的裂縫。



「雪草!」我把手機掉給晚零之後,便立即拉著雪草,地上的小狐狸咬著雪草的襪子想幫忙

拉雪草出來,都不知道是裂縫的吸力太猛還是我的體力不足,用盡全力都拉不到雪草出來。



『喂? 呀月? 發生甚麼事??』聽到尖叫聲,雅辛不禁擔心起來。

「雅辛師兄...這裡...」看到兩個呆瓜,晚零話也沒有講完便說「你們兩個還不去幫手?

呆了站在原地做甚麼!」



『是晚零...?究竟發生甚麼事?』雅辛心想,又有甚麼事了? 怎麼這陣子有這麼多事情發生的...?

「雅辛師兄這裡突然出現了一個裂縫,雪草右半身都被吸進去了!」晚零焦急地說。

『甚麼??你們現在在那裡?』

「地獄谷入口附近。」講完,晚零看到夜鳴月開始沒力,便立即走過去捉著雪草的手臂然後

對著夜鳴月說「不要放手!」

「嗯...」我都知道不可以放手...但是我快沒力了...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完全拉不動,我們遲早都會沒力...」祈永諾說。

「可惡! 這個究竟是甚麼來的!」魅影喚出惡魔之翼,借助惡魔之翼的力量都是一樣沒有足夠

的力量把雪草拉出來,只能暫時阻止雪草繼續被吸進裂縫。



晚零想問雅辛師兄有沒有辦法,看看手機才發現信號消失了「該死!」

「怎麼了?」我問。

「信號消失了...」晚零說。

「我想...應該是受這個裂縫影響。」遠離這個裂縫應該可以恢復信號,但是現在的問題是我們

都不可以把手放開。



究竟要怎樣做?

究竟現在可以怎樣做?



在我苦惱期間,我感覺到身體開始慢慢被拉前。

「不行啦...我快沒力了...」魅影叫著。

「魅影...你不是...那麼沒...用吧?」祈永諾喘著氣說。

「你自己都在喘氣吧! 還好意思說我沒用!」魅影不滿地說。



「快點放手吧,不然我們五個都會被拉進去的...」雪草哭著說。

「你是笨蛋嗎? 誰要放手? 要放早就放了!」魅影說。

「你們說少兩句話,留點力可以嗎?」情況許可的話,晚零都真的想送他們兩個一人一記爆栗,

現在是甚麼情況了??還有心情鬥嘴!



我都真的佩服他們三個...我已經沒力了,怎麼他們三個還可以浪費力氣講話的?

不一會,我雙腳便軟下來,拉著雪草的手都鬆開了。由於力度一下子變小,我們五個人立即被

吸進裂縫。



蘭帝斯學院



「雅辛你攪甚麼鬼?講電話有需要那麼大聲嗎?」赤羽走出辦公室煩躁地說。

「不好意思...但是...」

「但是甚麼了?」赤羽雙手抱在胸前,用不滿的語氣問。

「剛剛聽晚零說...他們那邊突然出現了一個裂縫...」

「裂縫? 在哪裡?」赤羽皺著眉,輕輕的摸著下巴說。

「地獄谷入口附近。而且現在聯絡不上他們...我想可能已經...」雅辛擔心的是不知道那個裂縫

是通去那裡,如果是一些危險的地方就麻煩了。



「雅辛你先過去看看,我暫時走不開。」說罷,赤羽便立即走回辦公室。

「我知道了。」雅辛明白赤羽老師的意思...現在最重要的是保證其他學生沒事,如果出事的學生

再增加的話就會變得更麻煩...



離開赤羽老師的辦公室後,雅辛便馬上動身前往地獄谷,在途中分別通知了呀昂和霜凌,簡略地

說明了情況後便叫他們去地獄谷的入口一趙。



「雅辛,現在情況如何?」呀昂知道雅辛為了節省時間,一定會用傳送魔法,所以他知道雅辛已經

來了好一陣子。

「不清楚...我還沒有找到晚零說的裂縫...」雅辛心想,看來只能靠霜凌找了。

「會不會不是這附近?」雖然他們說在地獄谷的入口附近,但是呀昂認為『附近』的範圍都可以

好廣。

「不會,在失去聯絡之前,我探測過他們的位置,是這附近。」雅辛有點慶幸自己之前無聊之下,

在呀月的手機裝了一個追蹤程式來玩。其實這個程式都算不上無聊,如果有起事上來的話,可以

節省不少時間。



「不好意思...來晚了。」一把慵懶的聲音響起。

「你有那一次是準時的...?」呀昂對於霜凌這個遲到大王沒有期望,只求他不要遲半天就好...

「如果不是有事要妍月幫忙的話...我一定會叫她先把這個遲到大王帶來...」雅辛小聲地說,同時

心想,要知道霜凌這個人從小就開始遲到,現在的遲到等級已經達到神話級,遲到半天已經好過份,

他居然更過份的做得出,那有人遲到可以遲一整天的?? 是一整天呀! 上次我們任務都做完了,

他才來到!!

只有他一個人的話一定會遲到,不想他遲到的話都只能拜託妍月...

雖然我不知道她用的是甚麼方法...



「是了,不見妍月和落櫻的?」霜凌看著雅辛問。

「我叫了她們去安娜老師那邊幫忙。」妍月在這裡的話,我早就叫她把你捉來吧!



「哦...那先說正事,我來我時候已經感覺到這附近的空間有點不穩定,所以裂縫的話我可以肯定

不只一個。」霜凌用『今日天氣好好』的語氣說明這件大事。

「下...?不只一個?」雅辛真的十分,非常,極度想知道霜凌個腦袋是甚麼構造,這麼大的一件事都

可以用這種語氣說...



「那就麻煩了....已經不知道他們去了那一個異空間,現在還要找那一個裂縫...」呀昂光是想想就

已經頭痛。

「怎樣都好,先等我搞清楚這附近到底有多少個異空間的裂縫。」說罷,霜凌的腳下立即出現一個大型

魔法陣,魔法陣的邊緣向上發出強光,然後強光圍著魔法陣型成一幅透明的牆,而霜凌正正就站在這個

魔法陣的中心。



「嗯...拜託你了。」雅辛每次看到這個魔法就知道霜凌的意思 —— 不要打擾他。

霜凌從小就對空間和結界特別敏感,所以經常看這方面的書籍。雅辛還記得小時候到霜凌的房間玩,

發現霜凌的房間四周都是這些他看不明的書,直到來了學院他才知道那些是關於空間和結界的書籍。

雅辛每次看見這些他只看得明白三分一的書,他都不得不佩服,霜凌在這方面的知識有時候會比起

其他老師知道得更多更詳細...

如果他那個該死的遲到毛病肯改掉的話就更好! 是的,雅辛一直都是這樣想。



「看來現在都只能等了...」呀昂看見透明的牆上有很多大小不一的魔法陣和圖案,知道霜凌正在收集資料。

「嗯...」雅辛知道急不來,只能希望呀月他們不是去了一些危險的地方。




《待續》

Rank: 2Rank: 2

UID
3684531 
帖子
78 
積分
98 
Good
0  
註冊時間
14-8-21 
在線時間
41 小時 
發表於 15-8-11 12:42 AM |顯示全部帖子
Chapter 18.3 異空間


「這裡是哪裡...?」魅影看著四周,知道這裡不是原本的地方。

「不知道,你問我我問誰?」晚零皺著眉說。

「魅影,你可不可以不要問些大家都不知道答案的問題...」祈永諾扶著額說。



「...我說...你們既然醒了,可以起來了嗎?」我咬著牙道,心想,你們知不知道你們

三個好重呀!

全都壓在我身上,我還要撐起自己不給你們壓到雪草,醒了都不起來,想壓死我嗎??



「呀! 對不起!」魅影回頭看才發現自己,呀不是...是他們三個都壓了在夜鳴月身上。

「...」聽到魅影的說話,晚零和祈永諾才反應過來,他們二話不說,立即站起來。



「呼...累死我了...」我知道自己雙腳還在發軟,所以先坐在地上等雪草爬起來。

「雪草,沒事吧?有沒有弄傷了?」祈永諾關心地問。

「嗯,沒事。」雪草站起來後,毛毛立即跳上雪草的肩膀,雪草笑著的伸手摸了摸毛毛的頭。



確定大家都沒事後,我試著慢慢地站起來,可惜雙腳剩下的力氣都因為剛剛不想壓到雪草而用

光了,才站起來不到幾秒,雙腳又開始發軟,在差點跌到的時候,我感覺到有人拉著我的手臂。



「沒事吧?」

「嗯...」回頭一看,拉著我的原來是晚零。



「呀月...你弄傷腳了?」魅影心想,應該不會是我壓傷...吧?

「不是啦,只是有一點麻痺而已。」其實我是腳軟了,而且沒力了...

「我想...應該是被我們壓到了...哈...哈哈...」祈永諾不好意思地說。

「沒關係啦,只是麻痺而已,一會就好了。」應該吧...沒錯,是應該....



「我看先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吧...」晚零環看四周,這附近太空曠,不宜久留。

「嗯,那邊是石山,這邊是森林...那走那邊?」魅影問。

祈永諾露出一面『你是白痴嗎?』的樣子說「你覺得我們還有力爬石山嗎?」

「嗯? 你好累嗎?」魅影傻傻地問。

「...」祈永諾心想,粗神經都要有個限度好不好?? 夜鳴月站都站不穩,有可能爬石山嗎?

還有你不累就等於我們都一樣不累嗎?

「走森林那邊...」說罷,晚零便拉著我向走森林方向走去。



我們在森林一直走,走了約一小時左右,終於發現前方有個小山洞。

晚零看著黑漆漆的山洞說「我進去看看。」

「晚零,等等...你打算自己一個進去?」是的話,我絕對會阻止。



「...」晚零回頭看了看夜鳴月,然後再看向魅影他們,最後都是妥協,放棄了自己一個人進

去的念頭「唉...我知道了...一起進去吧...」這個山洞不深,用了大約一分鐘的時間就走到

盡頭,看來是我自己多心,畢竟來了一個陌生的地方,我覺得都是小心為妙。



「既然這裡安全,就在這裡休息一會吧...」晚零直接坐在地上說。

「嗯...」走了這麼久雙腳都發麻了,終於可以休息一下,坐下來後我一直按著小腿,按了一會

就看到毛毛走了過來。



喵嗚~ 毛毛坐在地上,尾巴一直搖。

「你走過來做甚麼?」我抱起毛毛笑著說。



「!! 過份啦,今早想摸摸它,它不是發我脾氣就不理我! 現在它自己跑來找你!」魅影不滿地說。

「可能因為召喚他的人是雪草,買的人是夜鳴月...所以它就...」祈永諾還沒說完,魅影又繼續

抱怨「但是都用不著咬我嘛! 要是我今早反應慢一點就被咬了!」



咕~!!



「...」魅影紅著面沒有再講話。

「...」祈永諾和雪草都只是看著魅影,沒有講話。

「...」晚零一面『果然是笨蛋』的樣子。

「...」此為呆掉的我。



「咳...我現在才想起我們沒吃早餐...」魅影小聲地說。

「...你說出來幹麼?」晚零一想起早餐沒吃,肚子就餓起上來。



唉...我就知道...

我不在的時候就不可以去飯堂嗎??

都不知道這兩個月你們究竟有沒有好好吃飯的...

幸好自己有準備...



我從空間戒指拿了盒餅乾出來,然後說「只有一盒...不要吃光...」

「有東西吃!」看到食物雙眼發光的魅影立即走了過來,一邊吃一邊高興地說「我就知道呀月最好了!」

然後理所當然的又被人送了一記爆栗,不過今次送的人是祈永諾。

「祈! 你怎麼又學晚零亂打人!」魅影不滿地說。

祈永諾拿走魅影手上的餅乾並盯著他說「才沒有亂打,現在不打你,難道等你吃光才打你?」

「...我肚子餓嘛...」魅影鼓起臉頰道。

「餓都沒有辦法,餅就只有一盒,而且不知道我們會在這裡留多久,你給的吃少一點!」

晚零嚴肅地說。



「...對不起...如果我小心一點,大家就不會來了這裡了...」雪草低著頭說。

「那些裂縫要出現我們根本阻止不到,所以不是你的錯...如果你要這樣說的話,因為腳軟而站

不穩的我才是害你們來了這裡的人。」我別過頭說。

「你這樣說都是錯,其實當時我們根本走不到,不是嗎? 你們兩個非要把負責扛在自己身不可?」

晚零皺著眉說。

「而且以剛剛的情況來看,來這裡都只是遲早的事,早一點和晚一點分別不大。」祈永諾吃著餅乾說。

晚零看見夜鳴月和雪草二人都繼續沈默便嘆了口氣,然後說「我看今天在這裡休息一下吧...」



過了一陣子,我看見其他人都睡著了便走出山洞,看看附近有甚麼。

「你不累嗎? 走出來幹什麼?」一把熟識的聲音在我背後響起。

「晚零? 你沒睡嗎?」

「嗯...」



晚零回應了一聲之後,又再次沉默起來,在我認為他不會繼續講話的時候,他的聲音再次響起。

「呀月...我有點事想問你...」

「嗯?」每次晚零這樣叫我的時候,我就知道他有重要的事情要講,畢竟晚零比較習慣連名帶姓

稱呼別人,想當初我花了不少時間才令他肯不連名帶姓地稱呼祈永諾和雪草。

「你...身體是否出現了些問題?」晚零看見夜鳴月神情有點愕然,等了一會都沒有得到回應,

便說「我知道你現在不想說,所以你只是答我是或者不是就可以了。」



「嗯...」我微微的點著頭回應。

「唉...」晚零扶著額心想,我就知道...雖然不知道有多嚴重,但是要雅辛師兄專程走過來找自己,

用想的都知道絕對不會是小事。



聽到晚零嘆了一口氣之後便沒有下文,他一定不高興吧,每次晚零不高興都會打人發洩,而對象

十居其九都是魅影,不過想起來...好像差不多都是魅影惹晚零不高興的...

在我以為自己會被晚零打的時候,他說「你呀...果然跟以前一樣...又呆又笨。」

然後伸手拍了我的頭一下。

「哪裡呆了...」雖然我對答如常,但是心裡卻非常驚訝,

沒錯...是對晚零不打人這個行為十分驚訝。



「嘖嘖,一看就知道你現在想甚麼吧! 我何時有打過你? 我打都是打魅影而已,想不說你呆都

不行!」晚零搖著頭,攤著手說。

「沒打過?誰說的...」我小聲地說。

「嗯? 小聲就可以了?不要以為我聽不到。」晚零說。

「...」該死...我忘記了晚零的感觀特別靈敏...



「喂...我好像只是小時候才打過你一次,你居然給我記到現在?」居然那麼記仇,但是又不見他報仇...

晚零不禁覺得有點好笑。

「那有人第一次見面就打人的...想不記得都難吧?」而且還痛死了!

「是誰先說錯話呢?」晚零說。

「好像是有人只顧捏我的臉,沒有更正我說錯甚麼。」哼! 不要以為我不記得,是誰捏我的臉捏到瘀了!

「...好的...我認輸,你贏了...」晚零知道自己永遠都講不過夜鳴月,而且自己年紀比他大就

讓他一下吧...更重要的是他消失了好久的孩子氣終於回來了...

「嘿...你講的!我沒有迫你!」我沒聽錯嗎??晚零居然肯認輸?



「是啦是啦...那你這位小朋友肯去睡覺沒呢? 你看看天都黑了...」

「呀! 我剛剛看過手機,發現時鐘靜止了沒動過...」聽到晚零說天都黑,我才想起這個...

「...我有想過時間上會有不同...但是沒想過會靜止...」晚零模著下巴說。

「其實我覺得不是靜止,應該是這裡的時區不同,這裡的時間一定比我們原來世界的時間快。」

「說起來我們應該來了這裡才四至五小時,算上我們昏過去的時間應該都只是過了半天,沒理由這

麼快就到晚上...」晚零看看四周,怎樣看都已經是夜深的樣子。

「所以...我估計在這裡的兩天是等於我們原來世界的一天。」我說。



晚零沉思了一會,然後說「我就當這裡的兩天等於我們原來世界的一天,但是為了健康著想,你這位

小朋友現在給我回去睡覺,其他問題明天才繼續討論。」

「誰...誰...誰是小朋友呀!」我不滿地說。

「只有十三歲,不是小朋友是甚麼?」晚零說。

「是十四歲不是十三歲好不?」我繼續不滿地說。

「到了十二月你才跟我說你十四歲吧...小朋友...」晚零忍笑忍得非常辛苦。

「...你自己不都是小朋友嗎?!」可惡,我才不是小朋友!

「不好意思,我比你大兩年有多,我可以叫你做小朋友,但是你不可以。」

「你....哼!」混蛋! 我不理你了! 氣死我了! 我一邊想一邊走回山洞。



晚零看著很久都沒發過小朋友脾氣的夜鳴月走回山洞,都真的哭笑不得...

因為只有這個話題他才講不過自己...




《待續》

Rank: 2Rank: 2

UID
2318659 
帖子
91 
積分
92 
Good
6  
註冊時間
12-4-3 
在線時間
14 小時 
發表於 15-8-17 11:40 AM |顯示全部帖子
暫時看到8.2章,感覺故事背景沒交代清楚,一開始就進入了一個奇幻的世界中,全部都是在學校發生的事情,而且對話很多,本身篇幅就短,再加上對話,真正的內容少之有少,感覺沒有看小說的代入感,而主角的性格也被刻劃的很聰明,但我反而不覺得是主角聰明,而是其他人笨罷了,應該能加多些描述,不是靠三言兩語來說明,可以借用事件來多加表述。

而主角的能力方面,他的戰鬥力暗暗地比其餘兩人都強,可是他又只出腦力,感覺是個光用腦子想的人,其實主角的能力除了腦筋好外,還有其他特殊能力麼?

Rank: 2Rank: 2

UID
2318659 
帖子
91 
積分
92 
Good
6  
註冊時間
12-4-3 
在線時間
14 小時 
發表於 15-8-17 06:04 PM |顯示全部帖子
呼~~看完了,感覺真辛苦,首先,我有幾點不太明白,其一,這麼大的學校,就只有兩位老師嗎?一是赤羽,二是安娜,當學校的結界要修復之時,那安娜還不知跑到那兒去玩,要勞駕校長御駕親征,感覺這間學校也太人才凋零了吧。

其二,雅辛學長只是三年級生,就已經能對付A級異獸?沒看錯的話主角夜鳴月才只有二年級吧,二者的年齡不過差一年?如果一個學級等一年的話,那麼逸又是多少年級?這些細節都沒交代清楚,讓人看起上來挺混亂的。

其三,北冥雪是雪草的姐姐,而雪草和夜鳴月同級,為甚麼北冥雪也抽中考試?他也是二年級吧,同樣去到一處不該去的地方足以說明,不知我有沒有說錯?難道北冥雪是留級生?

總之,故事背景不詳,不知道是甚麼世界,異獸又是甚麼東西?為何襲擊人類?學校又是一個怎樣的地方?場竟變換得太快了,而且經常出現時空、空間、裂縫之類的傳送方法,讓人摸不透場景的畫面。

還有是寫作手法,我看得辛苦之一的原因就是這個,有時候「我」不是代表夜鳴月吧,有時又用第三人稱描寫,讓我有種可怕的感覺,一直在數,夜鳴月在、魅影在、晚零在、祈永諾在、草雪在,那麼第六個「我」是誰?難道有鬼?真的讓人很害怕。

Rank: 1

UID
4035325 
帖子
4 
積分
Good
0  
註冊時間
15-8-20 
在線時間
1 小時 
發表於 15-8-20 05:59 PM |顯示全部帖子
其實我覺得睇唔睇得明係見仁見智,除左對話有時有D亂其他都無咩野可能人物多啦
另外我想說樓上講既年齡問題,人地最尾果章唔係已經講左⋯⋯
「到了十二月你才跟我說你十四歲吧...小朋友...」晚零忍笑忍得非常辛苦。
「...你自己不都是小朋友嗎?!」可惡,我才不是小朋友!
「不好意思,我比你大兩年有多,我可以叫你做小朋友,但是你不可以。」
咁仲可能覺得果個師兄大主角一年嗎?

Rank: 2Rank: 2

UID
2318659 
帖子
91 
積分
92 
Good
6  
註冊時間
12-4-3 
在線時間
14 小時 
發表於 15-8-20 06:30 PM |顯示全部帖子
purplemeowww 發表於 15-8-20 05:59 PM
其實我覺得睇唔睇得明係見仁見智,除左對話有時有D亂其他都無咩野可能人物多啦
另外我想說樓上講既年齡問題 ...

文中只提及學級,還有主角年齡,是我的問題嗎?師兄是15歲?16?17?

Rank: 2Rank: 2

UID
3684531 
帖子
78 
積分
98 
Good
0  
註冊時間
14-8-21 
在線時間
41 小時 
發表於 15-8-23 01:33 AM |顯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後由 幻雪﹏。 於 15-8-23 01:44 AM 編輯
景軒 發表於 15-8-17 06:04 PM
呼~~看完了,感覺真辛苦,首先,我有幾點不太明白,其一,這麼大的學校,就只有兩位老師嗎?一是赤羽,二是 ...


呼~~看完了,感覺真辛苦,首先,我有幾點不太明白,其一,這麼大的學校,就只有兩位老師嗎?一是赤羽,二是安娜,當學校的結界要修復之時,那安娜還不知跑到那兒去玩,要勞駕校長御駕親征,感覺這間學校也太人才凋零了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人物太多的時候,沒有需要的話我不覺得要增加人物,無謂引起讀者的混亂,如果按照你的說法,要把需要出場跟不需要出場的人安上一個名字,為的就是給人知道這學院人很多,這樣十分無謂,更會令讀者覺得煩。而且在14.5章有略略提過有其他老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其二,雅辛學長只是三年級生,就已經能對付A級異獸?沒看錯的話主角夜鳴月才只有二年級吧,二者的年齡不過差一年?如果一個學級等一年的話,那麼逸又是多少年級?這些細節都沒交代清楚,讓人看起上來挺混亂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中很早就提及過逸已經是畢了業學生,至於他怎麼會出現在學院,後期會交代,我不認為所有事都要在人物出現前就需要交代,令文章沒有神秘感。

主角的而且確是二年級,雅辛亦的而且確是三年級,在年齡方面我不應為有需要續一說明,故事內容說到便會提及,要是每一個角色都要在文中交代年齡,那跟把祖宗十八代都列出來有何分別?寫文章跟寫資料不同。況且如別的讀者所言文中已經交代了主角跟晚零的年齡,以及北冥雪比雪草大兩年,而且早就已經說明了他們同是二年級生,所以我認為讀者是有智慧,會了解到同一班級不等於每個人年齡會相同,那還有需要把年齡一一說明嗎?

至於雅辛能打倒A級異獸,此言有點過,我文中所寫的並不是以他一人之力打倒。請看清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其三,北冥雪是雪草的姐姐,而雪草和夜鳴月同級,為甚麼北冥雪也抽中考試?他也是二年級吧,同樣去到一處不該去的地方足以說明,不知我有沒有說錯?難道北冥雪是留級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北冥雪的年齡問題正如上面所說,需且文中有提級過她是高手,何來留級之說? 而且考試並不是只有主角那一隊,你既然提出要附合邏輯,那北冥雪是同級的學生,為甚麼會不需要抽考試地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總之,故事背景不詳,不知道是甚麼世界,異獸又是甚麼東西?為何襲擊人類?學校又是一個怎樣的地方?場竟變換得太快了,而且經常出現時空、空間、裂縫之類的傳送方法,讓人摸不透場景的畫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背景,一開始第一章就已經提及過,我不應為一開始就要把全部資料都寫進去,所有事隨事情發展和劇情帶出不會更好嗎?有必要把全部事情好像資料這樣全部都寫得清清楚楚?這樣真是會令人覺得好看嗎?雖然我不排除有人會覺得這種方式好,但是就我個人而言,就我看了不少別人小說而言,這種並不是一個好好的方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還有是寫作手法,我看得辛苦之一的原因就是這個,有時候「我」不是代表夜鳴月吧,有時又用第三人稱描寫,讓我有種可怕的感覺,一直在數,夜鳴月在、魅影在、晚零在、祈永諾在、草雪在,那麼第六個「我」是誰?難道有鬼?真的讓人很害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看了這多問題,這個問題令我最意外,在第一章就清清楚楚說明了「我」就是主角,而用第三人稱的時候正正是別人的視覺,其他角色說話,想事情的時候,難道都要用「我」?在別人的視覺,在別人說話想事情的時候不用第三人稱難道要用第一人稱?
說到這裡,我敢問一句,當真有用心看嗎?還說有鬼?

取自第一章
"我都忘記介紹一下,沒錯我叫夜鳴月和魅影一樣是廢柴更是傳聞中的廢柴兄弟..."

Rank: 2Rank: 2

UID
2318659 
帖子
91 
積分
92 
Good
6  
註冊時間
12-4-3 
在線時間
14 小時 
發表於 15-8-23 06:18 AM |顯示全部帖子
幻雪﹏。 發表於 15-8-23 01:33 AM
呼~~看完了,感覺真辛苦,首先,我有幾點不太明白,其一,這麼大的學校,就只有兩位老師嗎?一是赤羽,二 ...

哦,你認為這樣寫沒問題就繼續寫下去吧。

Rank: 1

UID
4035325 
帖子
4 
積分
Good
0  
註冊時間
15-8-20 
在線時間
1 小時 
發表於 15-8-24 03:09 PM |顯示全部帖子
景軒 發表於 15-8-20 06:30 PM
文中只提及學級,還有主角年齡,是我的問題嗎?師兄是15歲?16?17?

只有主角年齡?+2歲就等於晚零的年齡,+2姐自己唔識加咩?

另外以下係對作者講的,
我做左CD-ROM咁耐既然都開左口咁就係度講埋啦,其實我係第二度追開你呢個故,路過見到就入黎睇下囉
果陣我仲見你寫得果3章,又明顯係新手,仲有D猶疑睇唔睇好,
最後當然都係睇左啦,係邊度睇開我就唔係呢度講啦,雖然我覺得你可能想我係果邊留言多D :P
我睇左咁耐,除左對話帶時有D亂之外都唔覺有咩問題,
我既意見係間中將人物名移去對話前面可能會好D,我只係提議一下姐,無咩特別意思,
ANYWAY 請加油,我真係由你無咩讀者既時候就開始看,
而且寫得好左好多,讀者亦多左好多
所以請加油!

Rank: 2Rank: 2

UID
3684531 
帖子
78 
積分
98 
Good
0  
註冊時間
14-8-21 
在線時間
41 小時 
發表於 15-8-24 11:39 PM |顯示全部帖子
purplemeowww 發表於 15-8-24 03:09 PM
只有主角年齡?+2歲就等於晚零的年齡,+2姐自己唔識加咩?

另外以下係對作者講的,

多謝你,在PEN都看到你的留言,
不過你點解去PEN 留言都不去我會最先更的地方留言
你的意見我會嘗試一下的~

Rank: 1

UID
4035325 
帖子
4 
積分
Good
0  
註冊時間
15-8-20 
在線時間
1 小時 
發表於 15-8-25 11:08 AM |顯示全部帖子
回覆 幻雪﹏。 的帖子

佢個網好慢唔想去
你唔覺少人左嫁咩?

Rank: 2Rank: 2

UID
3684531 
帖子
78 
積分
98 
Good
0  
註冊時間
14-8-21 
在線時間
41 小時 
發表於 15-8-29 12:35 AM |顯示全部帖子
Chapter 18.4 異空間


「都真的給他氣死...累又不睡...」晚零回來後,看著還在熟睡的夜鳴月,無奈的道。



今天一大清早晚零醒來,看見平日最早起的夜鳴月還在睡覺便拉著剛睡醒的魅影走出山洞,

打算看看附近有甚麼,本來祈永諾都打算跟出來,但是就這樣留下雪草和夜鳴月兩個,

晚零不太放心,畢竟這裡始終都是陌生的地方,所以晚零就叫了祈永諾留在山洞。



「晚零...一大清早走出來幹麼...?」還沒有睡飽的魅影擦著眼睛說。

「先看看附近的地形,再決定向那個方向走。」晚零自己都不知道走去那裡才對,不過都要

走下去吧...

「哦...但是這裡四周都差不多...走太遠好像不太好...」魅影看著四周都是樹根本分不

清楚方向。

「嘖,你估我是你嗎? 東南西北,左右都分不清楚。」

「喂喂,你真的有必要一大清早就損我嗎?」魅影不滿地說。

「不損你的話我就不高興,不高興我就想打人,想打人自然就...」

「停!! 好了我知道了,你繼續損,小的沒有意見了。」魅影心想,我才不要給你打! 不過晚零

今天話這麼多,心情好像不錯...究竟搞甚麼來呢?



在森林走了約十五分鐘後,發現不遠處有個湖,晚零把附近的地形紀錄在手機上之後,便走到

湖邊,把打算喝水的魅影拉起。

「怎麼不給我喝水啦? 我喝口水而已,沒甚麼可以給你損。」魅影鼓起臉頰道。

「我沒這麼無聊,只是你確定這些水可以喝嗎?」晚零真的想知道魅影的腦袋究竟裝了些甚麼,

笨起上來都真的無人能及...

「...」這下魅影才想起這些水和原來世界的水是不同的,自己差一點就喝下去了...



「這面沒路了,去另外一面看看吧。」說罷晚零便拉著魅影的衣領返回森林。

「下...喂! 等...等等! 我自己識走啦! 不要拉我衣領!」魅影大叫著。



晚零和魅影兩個就這樣折騰了整個上午,回到山洞的時候,居然看到夜鳴月還在睡覺而且還沒有

要起來的跡象。



「我本來都想叫醒他...不過想起昨天他好像好累的樣子,就沒叫了...」祈永諾右手摸著後腦的

頭髮小聲的道。

「算了...給他繼續睡吧...」晚零想了想之後都是不打算叫醒夜鳴月,如果沒病沒痛的話,

他那會睡那麼久。

「嗯...」祈永諾回應了一聲之後便問「那待會向那裡走? 總不能一直留在這裡吧。」

「除了西面有個湖之外,其他地方都有路走,不過我想...找一條易走的路比較好。」晚零並不

認為還在熟睡中的夜鳴月待會會自己突然睡醒,於是查看剛剛在手機上粗略地畫出來的地圖,

找了條比較平坦的路出來,然後說「時候不早了,先出發吧。」



「現在? 但是夜鳴同學還在睡耶...」抱著毛毛的雪草道。

晚零將手機交了給祈永諾後說「我背他就是了...祈,地圖你都看一下,我不覺得魅影會看得明白。」

「喂喂! 甚麼不覺得我會看得明白呀! 我都懂看地圖的好不?」魅影不滿地說。

「東南西北,左右都分不清楚的人沒資格講。」晚零心想,不知道是誰剛剛回到來山洞附近都可以走

錯路呢?

「誰說我分不到左右的!」魅影繼續不滿地說。

「我說的。」講完,晚零背起夜鳴月後便走出山洞。



「反正你都不可能講得過晚零,走吧。」祈永諾搭著魅影的肩膀說。

「哼!」魅影別過頭,不滿地走出山洞。



離開山洞後,在森林走了約半小時,路開始變得有點崎嶇不平,看著面前越來越崎嶇的路,雪草終於

忍不住的問「晚零同學..你不累嗎? 不如叫醒夜鳴同學吧。」

「放心吧...我不累...」



在雪草還想說些甚麼的時候,晚零向前走了兩步後便停下來,然後說「其實我昨天問過夜鳴月,雖然他

沒說,但是他已經承認了...身體出了點問題,所以讓他繼續睡吧...」

「下? 那呀月他是甚麼事啦?」魅影擔心地問。

「我不知道,他沒講...」晚零自己都想問清楚,不過他亦都很清楚夜鳴月不想講的話迫他都沒用。



「晚零,你等等累的話就換我來吧,我先上去看看前面還有沒有路走。」祈永諾指著前方的石丘道。

「嗯,好的......」



「我就快被呀月氣死了,每次不舒服都不講的!」魅影雙手叉著腰,不滿地說。

「魅影...你聲音可以小一點嗎? 會吵醒夜鳴同學的。」

「要是吵得醒,他早就醒啦!」魅影繼續不滿地吵著。



「是了,我剛剛說的...你們聽完就算,不要追問他了。」晚零明白夜鳴月怎麼會說考完試再說,不就

是不想影響大家的考試表現嘛...都真是沒他辦法。



晚零看見魅影和雪草點頭示意明白後,打算向石丘的方向走,至於祈永諾,晚零知道他不會胡亂追問,

所以都不需要特別叮囑。

向石丘的方向才走了兩步,晚零就突然感覺到背上的小朋友有點動靜,於是回頭看一看。



「呀! 夜鳴同學好像要醒了!」雪草雙眼發光的看著夜鳴月。

「...」魅影看著雪草的表情有點無言...心想,怎麼我覺得她的表情好像在說『好可愛!好可愛!快點起

床啦!』...



「唔...好吵喔...」

「...好了我們不吵了...你繼續睡吧...」晚零看著睡到迷迷糊糊的夜鳴月覺得有點無奈,同時心想,

睡覺睡到這樣子,還好意思說自己不是小朋友...「嗯...」



咦...等等...

山洞會有光嗎??

山洞的石頭沒可能是軟的吧...

現在是甚麼情況??



雖然還想睡...但是最後我都是決定不睡了,於是擦著眼睛,努力地睜開沉重的眼皮。

「怎麼了? 終於睡飽了? 我都是現在才知道你這麼能睡。」

「咦?」看向聲音的來源,原來是晚零...等等,我們出了山洞? 四周的景物都不同了,看來已經走了好

一段路...慘了我究竟睡了多久了...?

「好了你現在是要繼續睡還是要下地走路了?」看著不停四處張望的夜鳴月,晚零努力地忍笑,心想,

果然夠呆...嘿...嘿嘿...

「嗯?」聽到晚零的話,我看看他,他又看看我,然後我終於發現...原來晚零一直背著我。



等等...背?

晚零一直背著我???

慘了背了多久了??

慘了!慘了!會不會被打的??



「不睡的話就走吧,我們停了在這裡好久了。」晚零可不想在這種地方過夜...環顧四周,不是樹就是石頭...

想找個舒服一點的位置都沒有。

「哦...」放了我下來之後晚零就一直按著肩膀,於是我小聲地問「好累嗎?」

晚零沒有回應,只是用眼神示意『你覺得呢?』

「...我知道了...對不起...」好吧...我知道我一直睡是我不對啦...



在這個時候,去了石丘上視察的祈永諾跑回來說「前方有路...不過依然是森林。」

「又是森林?? 難道這裡就只有森林?!」魅影嘴角不禁抽了一下。

「有這個可能...」祈永諾回想起第一眼看到那一片森林都真的嚇了一跳,完全可以用一望無際來形容。

「下...那我們還可以走去那裡...」雪草一直都沒有說,其實她一直都很害怕,害怕回不到原來的世界,

害怕這個她一無所知的地方。雖然是害怕但是她記得落櫻說過,如果不想一直站在別人身後受別人保護

的話,首先要做的就是學會堅強...所以雪草一直努力地不讓自己的不安表露出來。



「就算這裡只有森林都好...我們都要走下去的...不是嗎?」我知道這個消息令大家好不安,但是總不能

坐在這裡甚麼都不做。

「嘿...你們應該慶幸前方是森林而不是懸崖,有路走已經好好了。」說罷,晚零便拉著我走,走不到幾步

晚零突然停下腳步,回頭說「祈,是哪個方向? 你先走吧。」

「哦,好的。」



魅影看著他們開始走遠,便對雪草說「現在沒有其他選擇了,走吧。」

「嗯!」雪草知道不能因為害怕而不能停下腳步,再害怕都要向前走,而且一路以來自己給大家添的麻煩已經

夠多了,不可以繼續這樣下去。



「喂! 走快點啦! 他們走到好遠了。」魅影看見雪草還在慢慢地走,便拉著她的手跑起上來。

「知道啦! 你跑慢點啦!」雪草懷中的毛毛聰明地跳了上雪草的肩膀,雪草笑著用空出來的手摸摸毛毛的頭,

心想...



不安的感覺...好像變小了...



《待續》

Rank: 2Rank: 2

UID
3684531 
帖子
78 
積分
98 
Good
0  
註冊時間
14-8-21 
在線時間
41 小時 
發表於 15-10-11 12:29 AM |顯示全部帖子
Chapter 19.1 小小的魅影?!

繞過石丘走進森林深處,發現四周的植物種類開始變多,而且這些植物讓這片森林的氣氛

變得詭異起來,不過總有些人是感覺不到這種氣氛。



「嘩! 這棵是甚麼來的? 好巨型!好勵害!」冒出星星眼的魅影指著一棵他從來都沒有見過

的植物道。

「...魅影...我勸你都是快點遠離那一棵植物...」你不知道它是甚麼,但是我知道...

「下...?」魅影還傻傻的站在原地。

「你不走,待會不要說我沒提醒你...」我沒好氣地說。



不一會,魅影身後的巨型植物開始有動靜,一條藤蔓捉著魅影的腳踝將他整個人倒吊起來,

然後準備將魅影掉進花蕾內。

「怎麼了??救命呀!」魅影慌張的大叫著。

在魅影快要掉進花蕾的時候,再次有藤蔓捉著魅影的腳踝,把魅影扔到地上。



「哎呀! 好痛! 晚零你這個混蛋,有需要用扔的嗎??」魅影捽著被扔痛的屁屁抱怨地說。

「救了你還這麼多怨言,早知道就不理你,等你裡面睡一晚。」晚零雙手環在胸前,不滿的道。

「過份啦! 呀月,你看看吧,那有人這麼殘忍的?!」魅影鼓起臉頰指著晚零道。

「沒差啦...反正那棵植物沒害的。」其實我沒有想過晚零會出手的說...



「! 沒害的? 你怎麼不早說呢? 讓他在裡面睡一覺再出來嘛。」晚零露出一面失望的樣子道。

「是沒害,不過花蕾內的汁液會令人痕癢,效果大約持續五至六小時。」我看著面前的巨型植物說。

「只是痕癢而已,怪不得你這麼淡定吧...」晚零都真的佩服夜鳴月,究竟有甚麼他是不知道的...



「你們好過份!」魅影繼續鼓起臉頰大聲地說。

「魅影...你下次反應快一點吧...夜鳴月早就提醒過你吧。」祈永諾拍著魅影的肩膀說。

「...」魅影沒有回應,只是繼續鼓起他的臉頰向前走。



在森林中一直走,奇怪的植物越來越多,不過幸好絕大部分的植物我都在書中看過,

那些有害的,那沒有害的我都略知一二。

經過剛剛的教訓,魅影的行為終於收歛了一點,不過依然是一台麻煩製造機。



就好像現在...



「這棵植物好奇怪呀...」魅影對面前的樹很有興趣,尤其是上面的果實。

經過之前的教訓魅影當然不會直接用手去觸碰,但是不代表他不會接觸那些果實...

就在下一秒,魅影拿出我們不知道他在何時,在那裡拾的樹枝出來,然後不停地用樹枝

戳弄樹上的果實。



「...魅影...你現在是三歲小孩?」晚零的額角已經蹦出兩個十字路口。

「三歲小孩都不夠高!」說罷,魅影繼續用樹枝戳弄樹上的果實。



「我現在才知道...魅影的好奇心大成這樣子...」祈永諾扶著額,無奈的道。

「笨已經不足以形容他了。」雪草搖著頭,沒好氣地說。

「沒辦法呀...他每次看到沒見過的東西都是這樣子...都不知道他何時才肯改掉這個壞

習慣...」看著這裡各式各樣的奇怪植物,我嘆了口氣...看來要煩好一陣子了。



「魅影...你再不停手的話不要怪我...」晚零的額角已經蹦出第三個十字路口。

「你不好奇,但是我好奇呀。」不怕死的魅影完全不理會晚零最後的勸告,繼續玩他的戳弄

果實遊戲。



然後已經忍到忍無可忍的晚零送了一記有史以來力度最強的爆栗給魅影。

「哎呀!!! 痛死啦!!!」在魅影大叫的同時,他不小心用手上的樹板弄破了其中一個果實,

果實的汁液全都滴在魅影身上。



碰!!一聲,一陣白煙冒出。



白煙散去後,我都真的看到目定口呆...

面前出現了頭上長了對角,背後有對惡魔翼,還有一條惡魔尾巴的...



小魅影...



「...」魅影對於自己現在的狀況真的無言以對。

「活該!」雖然無表現出來,但是晚零在心裡面不停拍手叫好,不知道這次已經是第幾次了。

「...」我已經對面前的狀況給不出任何反應了....

「變到這麼小...現在是甚麼狀況呀...?」祈永諾看著面前用惡魔翼飛起來,只有寶寶大小的

小魅影,嘴角抽搐了好幾次。

「好神奇,居然連衣服都變成寶寶大小!」雪草雙眼再次發光。



「...這個不是重點! 好嗎?」小小的魅影不滿地說。

「你吵甚麼? 根本是你自作自受...」晚零捏著小魅影的臉道。

「嗚...你都沒有同情心的......不要再捏啦!!!好痛!!!」小小的魅影眨著大大的眼睛說。



「放心啦,不會一直是這樣的...」我捽著魅影的頭道。

「嗚...那即是要等多久啦...」小小的魅影眨著帶有淚光的大眼睛。

「...這個...給我想想...我記得我有看過的...」我記得我之前有看過...但是是那一種呢...?

頭腦還是不太清醒,記得不太清楚...

晚零看見夜鳴月一直按著額頭,便說「慢慢來吧,不急的,正好可以給魅影一個大教訓。」

「喂!! 你不打我的話,我會弄破那個果實嗎?? 你要負責解決!!」小小的魅影用他的小手指著

晚零不滿的道。

「解決? 解決甚麼? 你不戳弄那些果實的話,現在會變成這樣子嗎?」晚零看著魅影的樣子真的

很想笑,不過為了自己的形象只能拼命的...忍!



「現在天開始黑,我看不如先找個地方休息...解決方法...我再想想看吧...」我覺得自己需要

休息一下,令頭腦清醒一點。

「嗯...都好,晚上不適宜在森林裡走動。」晚零沒見過夜鳴月會有東西記不清楚,不知道他是

太累還是有其他原因,而且魅影現在變成這樣子,先休息一晚再算吧...

「去那一面吧,剛剛走過的時候我看見那邊的樹比較疏一點。」祈永諾指著後方說。

「嗯...走吧。」晚零說。



我一邊走一邊看著魅影努力地拍著背後那對小小的惡魔翼,飛得時高時低,便問「魅影...你是不是

飛到累了?」

「...」魅影沒有講話,只是用他那雙帶有淚光的大眼睛看著我...

「...好了...我知道我不該問...」說罷,我伸手抱著小小的魅影,然後說「就給你坐一會吧...」

小小的魅影立即冒出星星眼,然後爬上我的肩膀乖乖的坐下來。



「喂...魅影你居然都真是坐下來?」晚零再次捏著小魅影的臉道。

「鳴...好痛啦!」魅影的用他的小手不斷打晚零,但是奈何力度太少,晚零完全沒有痛的感覺。

「跑去坐別人的肩膀,你以為自己好輕? 」晚零繼續捏著小魅影的臉,完全沒放手的意思。

「晚零...算吧,他又沒很重。」我想如果我再不出聲的話,魅影的臉就慘了...

「哼...待會你不要跟我說他好重就可以了。」晚零放開手,皺著眉說。

「安啦,好近,快到了。」走在前頭的祈永諾說。



走了一段路之後,終於看到祈永諾說的地方,這裡樹比較少而且奇怪的植物都只有兩三棵,撇除

野外這個缺點,這裡都真是一個不錯的休息地方,至少是今天路過的地方之中最好的一個。

「太好了終於可以坐下來休息了!」雪草放下毛毛,立即跑去選擇一個舒適的位置坐下來。

坐下來之後,我將昨天吃剩的餅乾拿出來,如果分配得好應該可以多撐兩至三天左右。

晚零看見夜鳴月努力地分配剩下的餅乾便說「我想我們明天需要確定一下這裡有其麼是可以吃的...」

「嗯...這樣下去...撐不到多久...」我說。



「話說回來,這在裡都真是令我想起以前在森林渡過的日子...」祈永諾躺在草地上,看著天上的星星道。

「你以前有在森林住過嗎?」雪草好奇的問。

「嗯...都住了好幾個月......」祈永諾嘆了口氣後,繼續說「而且還跟現在一樣,食物是一個問題。」

「我都知道這個是一個問題,不過先吃了再說吧...這個份量應該可以多撐兩天。」我遞了盒餅乾出來。



「唉...早知我就多放點食物吧...」反正我都是放在空間戒指裡面,多放點都沒差...

「有已經好好了...如果不是我們現在連半塊餅乾都沒。」晚零說。



吃完那半塊餅乾之後,我才想起胃口最大的魅影今次居然沒有吵著說不飽,在我覺得出奇之際,魅影拍著

小小的惡魔翼,手上拿著餅乾飛了過來。

「...呀月...這個...留給我明天再吃...」魅影啫著嘴巴說。

「你居然吃不完? 都真的是天下奇聞。」晚零面帶邪惡笑容說。

「我都好想吃呀好不!」魅影鼓起他的包包臉不滿地說。



「你兩個吵少一會好嗎...?」看著又在吵無聊架的二人,我深感無奈...





《待續》
你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免費註冊

聯絡我們|Archiver| 2000FUN論壇

SERVER: 2 GMT+8, 19-11-13 02:53 PM , Processed in 0.082691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Sponsor:迷你倉 , 網頁寄存

Powered by Discuz! X1.5.1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