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FUN論壇

 

 

搜索
2000FUN論壇 綜合論壇 原創小說及文學 【都市玄幻網遊類】《遊戲之道》(更新日期:22-12-2018) ...
返回列表 發新帖 回覆
樓主: 無名~~
go

【都市玄幻網遊類】《遊戲之道》(更新日期:22-12-2018) (更新章節:第321章)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79099 
帖子
435 
積分
695 
Good
3  
註冊時間
04-4-19 
在線時間
16 小時 
發表於 16-2-20 11:41 PM |顯示全部帖子
第三百一十七章──魔能射擊

這是一招很麻煩的技能,但缺點是需要一小段蓄力的時間。

后羿沒有心存僥倖,所以在一開始,他就打算全力以付。平台範圍太小,面具速度太快,想要採用放風箏打帶跑的打法根本就是異想天開。所以他選擇全力輸出,務求在面具應付自己的技能的同時消耗時間。他的任務不是擊殺游龍,而是拖延。

第一擊35級物理箭技算是一招大招,但卻被他拿來拖延時間。因為他接下來放的,卻是真正的大招。

遊俠40級魔法箭技--魔能射擊。

射出八箭魔能箭矢並自動追蹤施法玩家鎖定的敵人。也就是說,這技能是最適合對付面具,因為追蹤。任面具速度逆天,步法通神,也逃不過系統的鎖定。因為它是追蹤,所以不論他怎麼閃避都是閃避不了。

原因道理很簡單,但就是這樣最令他頭痛。

箭矢充能已去到尾聲,光芒流轉,紫意溢然,把整個平台照得一片亮紫。

擒龍功追不上了。

…………

呯。

長槍橫掃門前雪。

雪花落下,紫光消散。

后羿面色一片雪白,看著在身前的面具:「不可能!怎麼會快成這樣?」

游龍長槍沒有停止,當他到了后羿身邊,開始了第一下連擊,這場戰鬥已經結束了。

「我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長槍上挑,烈火破天,觸發焚琴煮鶴的引爆狀態。

游龍說得很簡單,但后羿卻明白了。

從開始,后羿就只把游龍放在計算之內,卻忘了妲己。

妲己職業是舞者,最是擅長增幅技能。

在輕靈卷、炎形、浪客技能流浪以及雲龍步各種加持之下,游龍的速度早已快得嚇人,但最關鍵的是妲己的技能「神速之舞」加持,足足在十秒內增幅移動速度及攻擊速度百份之八十!當然,冷卻時間同樣久得驚人,足足需要二十分鐘才能再次施展神速之舞。

就是這接近逆天的速度加持,把后羿從一開始的算計毀了。

整場戰鬥幾乎在一分鐘內結束。

沒有激戰,但卻有比真正戰鬥更激烈的心理對決。后羿算錯了,所以輸了。

「走。」游龍與妲己再次進入第三層的挑戰,消失在平台不見。

…………

周瑜與白面書生出現在第六層。

「書生,你在這裡守住,我一個去就好了。」

白面書生看了周瑜一眼。

換了是別的牧師說想要一人闖塔,白面書生一定以為他瘋了。但周瑜的戰力明顯不是普通牧師能比,單是那一擊便能擊傷面具的紫色神光,就連他也不一定有信心擋下來。

只見白面書生點了點頭:「自己小心。」周瑜點了點頭,一個人進入了挑戰。

剛才他們很好運的跳層,直接去到了第五層。而現在,三清守在第五層,而自己守在第六層。對手只有面具一個,只要擋住面具就行了。

「嗒。」

腳步聲響起,白面書生舉起了手中的小圓盾。

在獲得了奇門印法--御門印後第一個對手就是面具,真是令人興奮!

身影踏上來,卻沒有看到那意料之中的紅色面具,取而代之是一道巨大的身影!

來人很胖,以面積來計算,幾乎有兩個白面書生並排一樣寬,走動之間身上肥肉一顫一顫,但臉上卻是精神氣爽,沒有半分辛苦勉強的模樣。

白面書生大概猜到他是誰,因為他們就是緊隨著這人才能如此輕鬆的進入塔門。

那頭上血紅色的名字,顯示著他的不友好以及敵對的陣營。他是西方伺服器的人。

「小子,讓路。我找的不是你。」聲音很粗大,就像一個市井之徒喝叱宵小一樣。

粗獷、粗俗、粗暴。

白面書生沒有讓路,因為他雖然與面具對敵,但同時,他是東方伺服器玩家的人。第一座聖域點,可以他們東方伺服器的人內鬥爭奪,但卻不能讓給西方伺服器。

「小子,我已經警告過你了。」

胖子仍然粗豪的喝了一聲,然後從身後拿出一把刀。

刀很短,因為是殺豬刀。

因為他是屠夫,所以他很會殺豬屠宰。

…………

游龍與妲己從挑戰中出來。

挑戰向來都不是問題,因為挑戰雖然困難,但並沒有難到挑戰不了的程度。問題是玩家。游龍只好興幸自己是最早進入魔塔的那一批玩家,否則更多的玩家爭奪,場面會更加的混亂。

游龍沒有跳層數的命運,所以他們二人向著守在第五層的三清走去。

沒有偷襲,三清就這樣讓面具與妲己二人走到平台之上互相對峙。

「讓開。」聲音自欺詐項鍊吐出,冰冷的沒有感情,像在平台上掃過一道寒風。

三清沒有惱怒,反而臉色凝重,看著眼前的男人:「我想試試。」

所有不能摧毀你的,必能成就你。

正如周瑜所言,之前與但丁一戰敗北,對三清打擊非常大。之前與面具一戰失利,他只以為是一時失手,最重要的是,他一直以為自己與面具是同一級別,只是略遜一籌而言。但當面具的手下──但丁都能擊敗自己,就像把腦海中那個美好的幻想毫不留情的打破。

他等級沒有變高,也沒有獲得新的奇遇。按最基本的遊戲計算,他並沒有變強。

但他變強了。

他的心,變強了。

游龍向著三清沉默片刻,然後點了點頭。

「謝謝。」三清很認真的道,然後手伸向後背,把木劍抽出。

沒有用御劍術,而是手握著自己的劍拔出。但就是這拔劍的動作,卻令游龍的瞳孔微縮。在看到三清的時候,他已經開啟了寒形。三清拔劍的瞬間,周遭的空氣靜止了片刻,然後瘋狂的向四周退散。

它們在逃避那柄劍。

游龍的目光也變得凝重,要是以現在的三清再與但丁打一場,勝負還是未知之數。

熊。

長槍祭出,槍尖火焰如精靈躍動。

「我只出一劍,要是你能擋住,我就讓路。」

游龍仍然沒有說話。

三清看似口出狂言,但游龍明白他的意思。

這一劍,是他集結精、氣、神出的最強一劍。這劍都被擋下的話,他繼續糾纏下去都只是徒勞。

三清雙手握劍,高舉過頭。

木劍樸實,劍氣鋒利。

游龍竟是感受到內功的氣息?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79099 
帖子
435 
積分
695 
Good
3  
註冊時間
04-4-19 
在線時間
16 小時 
發表於 16-2-20 11:42 PM |顯示全部帖子
第三百一十八章──三清一劍

一股氣息雖然微弱,但清晰存在。三清與劍,看起來渾然一體。彷彿他的身體就是劍的一部份,頭上的劍是劍鋒。

然後,落下。

落下的瞬間,二人本來相距數十米的距離轉瞬即逝。

落下的瞬間,三清已經來到了游龍的面前。

游龍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猜到是技能,但並不完全是技能。大概是內功與技能的揉合。就像當初虎嘯利用狂戰士的技能咆哮揉合了他的內功虎嘯山林一樣。這種技能,無疑才是最可怕的。

這一劍,有了威脅到游龍的可能。

這一劍,值得游龍全力出手。

木劍落下,游龍舉槍回擊。

體內陰陽魚一陣強烈的顫動……

轟!

妲己退後兩步落到樓梯的邊緣,極目一切盡是滔天火光!

她只看到面具與三清劍槍交錯的瞬間,那火光就憑空冒出,把空間一切都吞沒在內。

火光出現得突然,消失得也突然。

彷彿剛才那瞬間只是錯覺,但是……面具,沒有動。

長槍保持著上架的姿勢,但在他身前,卻是有著一團黑粉以及兩條焦印。

黑粉未知,焦印的盡頭,是三清狼狽倒地的身形。

三清面色蒼白,手中握著一個木造劍柄,劍身早已消失不見。他的劍並不是太出色,只是35級的史詩級長劍,透過修士的技能御劍精通自動轉化模樣成木劍。但此刻這35級的長劍,已經消失不見。

並不像周瑜轟破游龍的鎧甲那樣造成局部破壞,而是整體粉碎,只剩下游龍身前的那團黑粉。

「面具,你果然很強。比所有人想像中都還要強。」三清沒有頹然,反而那蒼白的臉龐上,一雙眼眸閃亮得如同黑夜中的星辰。那一劍中,他證明了自己選擇是對的,只是對手更強而已。

游龍收槍在背,向著平台中央挑受挑戰的地方走去。

妲己連忙跟上。

「我尊敬你那一劍,所以我用了全力。」

身形進入挑戰前一刻,游龍說了一聲。

「謝謝。」三清很認真的道。

然後便目送著二人進入了挑戰消失不見。

雖然敗了,但沒有頹廢。因為他早知道自己不是面具的對手,所以心態放得很好。縱是如此,他的雙目也是泛過一絲心悸。交手的瞬間,他雖然不知道面具做了些甚麼,但那種力量……是摧枯拉朽的,是極具毀滅性。

他甚至感覺到,毀掉自己手中的劍不是他的本意,而是他根本控制不了。留住自己的性命,已經是極力控制後的結果了。

這遊戲世界,果然很有趣。

…………

游龍終於有跳層的機會。

第七層。

樓梯向上延伸,卻是令游龍停下了腳步。

一旁的妲己好奇的看了游龍一眼:「怎麼了?」

「有人在上面。」

「那人,不是白面書生或周瑜。」

原因很簡單,一陣濃郁得像要滴出來的殺氣如同毒障一樣,自上層彌漫下來。這種強烈的殺氣,不可能會是周瑜或白面書生。

「看來,對方很不友好。你在這裡等著。」游龍拿出了長槍,在他感覺到對方的同時,對方也察覺到自己了。

他走上了樓梯,看到一道肥胖的身影。

「太好了,我還怕你跳層上去,打算在第九層等你。沒想到在這裡碰到你。」

游龍沒有見過此人,但卻是下意識的惡趣味想著,這人跟胖子城主相比,誰比較肥?

「你認識我?」

「整個西方的人都認識你。」胖子聲音粗大,但卻震得游龍皺眉。因為隨著他的聲音,周遭的殺氣也是在顫抖著,令他感到很不舒服。

「你是我們神王說的宿敵。」說著,那本來就已經因肥胖而狹小的眼楮瞇了起來:「只是,我要看看你是否有那個資格,跟我們神王戰鬥。」他再次從身後掏了一柄刀。

刀是殺豬刀。

游龍沒有回話,因為他已經猜出很多事情。

所謂的神王,十之八九就是那個金髮男人。

宿敵?

很適合不過的稱謂。

胖子空著的手指了指自己頭頂:「我叫屠夫,是西方四將之一。擊敗我,再代表你有資格跟三神對決。」

「我從來不需要甚麼人給我甚麼資格。」臥龍面具下的臉龐木無表情:「站在我面前的,就是我的敵人。」

屠夫點了點頭,粗大的聲音如同雷聲陣陣:「很有意思的一句話。」

「我是屠夫,所以我很擅長砍人。你小心了。」

屠夫,自然很會砍。

像平時殺豬砍骨一樣砍。

…………

如那個神族長老所說,整個荒原地圖只有五個聖域點。

但其實,不論玩家到達哪一個聖域點,都會遇到該聖域點中的長老,繼而接取到擴建聖域的任務。而同時,不論在哪一個聖域點接取到任務,都只會被派往最接近的兩座魔塔。

游龍等人因為運氣好,所以領先普通玩家很多踏入了魔塔,令任務變成少數玩家的爭奪,而屠夫則也因為有著情報玩家芬尼給的座標,能夠緊追著游龍進入魔塔。

但另一座卻沒有那麼幸運。

整座魔塔之前,已經再沒有獸人在外鎮守,因為全部獸人都死了。取而代之是密密麻麻的玩家。

大混戰。

戰鬥、白光,此起彼落。

數以千計的玩家在此戰鬥,人數還在不斷的提昇著。而其中不難看到熟悉的面孔。

一夜鳳凰、五右衛門、法神、秋風狼……東方三城勢力盡皆在此,但此刻,他們卻是來不及內鬥。因為與他們對抗的,正是西方伺服器的人。此刻的東方伺服器,正在苦苦支撐,同時覺得匪夷所思。

原因無他,東方伺服器的玩家各自為政,西方伺服器卻是眾志成城,有組織、有策劃,看起來在受統一的控制。而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在場的西方伺服器玩家竟是等級皆是極高。

他們當中,最低等級的也有42級,而最高的,更已經是45級!

這直接把他們打懵了!

這……根本就不是同一級別的戰鬥!

不過還好的是東方伺服器玩家有大部份先進去了魔塔之內,他們只需要靠著塔門而守,防守的難度大大降低。

陡然,戰爭的聲音降低了。

東方伺服器的玩家赫然發現西方伺服器的玩家停下了手,緩緩的向後退,本來就已經是苦苦支撐的東方伺服器玩家自然樂於接受。雙方停戰,劃出一邊界。

一方依著塔門,名字呈藍色。

一方如同黑雲圍著魔塔,名字如血般鮮紅。

但就是這團黑雲,徑自的分開了一條道路。

在這條道路中,出現了兩人。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79099 
帖子
435 
積分
695 
Good
3  
註冊時間
04-4-19 
在線時間
16 小時 
發表於 16-2-20 11:43 PM |顯示全部帖子
第三百一十九章──天魔一刀

一人在前,一人之後。二人之間相距一步距離,卻是把二人的主次表露無遺。

前者金髮飄揚,如同正午的陽光,刺目的令人難以正視。而身後的人卻是看不見樣貌,就像光下的影子,隱藏不見。

「我是宙斯。」

金髮青年張開嘴巴,聲音如同雷響滾滾而來:「所以,讓路!」

因為我是宙斯,所以你們就要讓路!

但所有西方伺服器的玩家都覺得理所當然,這本來就是天經地義之事。但所有東方的伺服器玩家則是嗤之以鼻,有的更是忍不住道:「甚麼東西!你以為你真是神喔?」

「滾吧!金髮小妞!」

漫罵聲此起彼落,惹起西方伺服器的玩家無盡的怒火。他們不能容忍他們的神王被如此侮辱。正當他們要出手的時候,金髮青年卻是先動了。

只見他隨手一張,一根古樸的長矛出現在手中。

說是長矛,卻是非常粗大呈騎士槍的模樣,只是又與騎士槍不同的是槍柄更長了點。在圓錐狀的槍身之上,佈滿了玄奧的漩渦紋路。

只見他舉起了手中騎士槍,槍尖指天。

天空一陣變色!

轟隆!

烏雲蓋頂,凝而不散,就像一團很濃很濃的墨汁在他們的頭頂不動。

轟!

如水桶粗大的電蛇從天而降,落在他手中的騎士槍之上,槍身的紋路一個個冒出雷電的色澤,像是被充能一樣!

金髮青年那俊朗的臉龐此刻無悲無喜,一雙藍色的眼眸淡然如天神俯瞰人間。只見他重喝一聲:「滾!」

下一刻,他手中騎士槍向著塔門遙遙落下,如同雷電神光激射而出!目測直徑過三米的雷電光柱轟向塔門,所有擋在其前的東方伺服器玩家盡成白光!

「擋我者死!殺!」神王命令,西方伺服器所有玩家都喝叱出聲:「殺!殺!殺!」

塔門失守。

…………

屠夫的動作很簡單,但卻帶著難以言喻的流暢美感。

因為這個動作,他做過數十萬遍。

手起,刀落。

就像以往砍豬切骨的模樣,彷彿眼前就一根無形的豬骨,他要做的只是像以往一樣,把它斬斷。

二人相距近十米的距離,但游龍全身的汗毛都直豎,寒形的流轉令他眼前變成雪白一片!

以屠夫手中的刀作起點,斬出一條真空的氣勁。寒形之下,就連空氣都有了實質的模樣,空氣退散,不斷向著游龍蔓延而來!

游龍不敢有任何怠慢,幾乎就在他刀落的瞬間,雙手化成彷彿由火焰構成的晶體,飛星槍濺起無數火星。

上半身一轉,雙手帶動長槍一圈旋轉。

扭腰,轉槍。

是為槍法的撥。

游龍沒打算硬扛,這不是老頭子傳下槍法的風格。

槍尖與無形的氣勁發生碰撞,改變了它的軌道。

氣勁擦身而過,游龍甚至聽到它與臥龍面具擦過發出短促的磨擦聲音。

「果然很好,能接我一刀。」屠夫點了點頭:「那就再來。」他再次劈出一刀,這種斬擊對他根本不吃力。因為他每天都要這樣斬砍。就是這樣輕描淡寫的不斷斬出令游龍心驚膽戰的破空斬!

游龍可以肯定的是,這是技能,卻不單單是技能。

經過曾經交手的多人及自己的認證,最強的招數,就是揉合內功、現實的技術及遊戲技能。像虎嘯的虎嘯山林內功、內功的運用方式及咆哮,又像刀不見血那神乎奇技的平衡感揉合戰士的沖鋒,成為詭異無比的步法。

眼前的胖子屠夫看起來笨重無比,但就是這樣站在原地不動如山,卻像一個砲台一樣不斷射出無數令人心悸的氣勁,游龍不敢接,也沒有信心去接。

但同時,他卻沒有必要去接。

就像一道題。屠夫用手中的刀,向游龍做出了一道題。但游龍不想用屠夫想的方式去答題,屠夫的動作很簡單,並不代表他不能做出別的動作。只是因為屠夫想從正面碰撞,測試出游龍真正的實力。但游龍並不想被他測試出來。他想試著用別的方法去解題。

就像現在,游龍開始嘗試運用步法。

屠夫的刀很強悍,帶著一陣堂而皇之的氣勢,甚至有著想要連空間都想要斬破的方式。但就是這樣充滿誇張、玄幻的戰鬥方式,卻是游龍曾經戰鬥過的玩家中,最接近現實戰鬥方式的幾名玩家!

…………

「你在怕甚麼?」屠夫一邊出刀,一邊不解的詢問:「要是你有神王相差無幾的實力,你不會畏懼我的刀。」

「我沒有畏懼。」游龍很罕見的開口解釋,身周的雲霧徐徐升起,一道道可怕的氣勁在地面劃出道道令人心悸痕跡:「我只是不屑。」隨著游龍不斷的閃避,二人的距離正在緩緩的縮短。

就像與魔法師的戰鬥,游龍想要在近距離戰鬥分出勝負。

嗡。

剛閃過又一道氣勁的瞬間,游龍左手成爪,虛探而出。擒龍神功射出,如同一條鎖鏈飛向屠夫!

「沒用的。」屠夫仍然很平靜,這種平靜來自他對自己實力的自信及強大。只見他仍然是那樣出刀,如果有錄影重播,會發現他這一次出刀跟之前無數次斬出氣勁的出刀動作、姿勢一模一樣。

彷彿斬出了無數道殘影融合,然後又是一斬。

氣勁斬出,無往而不利的擒龍功竟然硬生生的被斬斷!

「我的刀可以斬斷任何技能。」

一刀斷魂,一刀喪命。

化繁為簡,將千萬刀化為一刀。

是為傳承──天魔一刀!

他手中的菜刀明明是那麼的短小,但在游龍眼中卻彷彿變得如百米般長。空氣像是他手中菜刀的延伸,令游龍如陷泥沼。但游龍在發動了二段炎形及雲龍步的融合後,就像在泥沼中掙扎的泥鰍!

彷彿像一個你捉我逃的遊戲,誰是被抓誰就是輸。

但其實雙方都知道沒必要的,只是他們都不甘心。

游龍不甘心按照屠夫的意思,硬扛他的刀,正面迎戰。

屠夫不甘心轉換打法,他想要面具硬扛他的刀,看出這人有否成為神王宿敵的力量。

只是再不甘心,雙方的距離仍然縮短。

一寸短一寸險,距離縮短意味著雙方的戰鬥將會白熱化。

距離越近,游龍要閃避那快而狠的氣勁更困難。

距離越近,屠夫未必再能如此輕描淡寫的斬著以應對游龍的攻擊。

雙方都知道,勝負會在剎那間。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79099 
帖子
435 
積分
695 
Good
3  
註冊時間
04-4-19 
在線時間
16 小時 
發表於 16-2-20 11:44 PM |顯示全部帖子
第三百二十章──避無可避

屠夫仍然在斬著,沒有在意那極具戰略價值的聖域爭奪。

四將之中,他腦筋最簡單,所以宙斯才派他守在西方伺服器。

但腦筋與實力向來就不是相對,他的實力在四將中排在首位。正因為他腦筋簡單,他才能最強。

至簡方為至強。

他的刀,就連三神也不敢輕接。

所以他想看看這個男人接不接得下。

雙方距離已縮至三米。

東方長槍沒有特定制式,短能至一米,長能至八米。

游龍手中的飛星槍約兩米長,加上手臂腰馬的延伸。

這距離適合出槍,所以他出槍了。

嗡。

槍出,火焰彌漫的槍身卻是帶著點點堅冰。

游龍沒有大意,冰凍一擊施展只是輔助,重點是他的出槍動作。

與屠夫一樣,他的所有槍術,都是經過上千次上萬次的練習,任何一個動作、肌肉的顫動都已經深入骨子裡如同本能,所以冰凍一擊這個前刺發動的技能,被他用得精妙非凡。

屠夫那雙小眼楮一亮,終於有了別的動作。

只見他那肥胖的身軀卻是絲毫不見遲緩,上半身一扭,本來他的斬砍是由上而下直斬──因為這個角度把骨頭斬得最好。

但他這樣一扭,斬擊便由右上斜斬到左下。

一個斜斜的斬氣勁,既攻又守,把他身前所有空擋都包裹在內,游龍長槍不停的話,勢必要與他碰撞,這正是屠夫想要的。

從開始到現在,屠夫的動作都是極簡單,但都很有效。

游龍不想硬撼,只有變招。

而老頭子的槍術,揉合各家槍法大成,可謂千變萬化,變招正是強項之一。

他的動作本來是前刺,去勢自然是向前,勢而成怎能變招?

只見游龍前刺之際,左腳狠狠的踏在地面,那黝黑的平台被他這一踏猛地震動,與之同時再次扭腰,硬生生把前刺之勢轉化成旋轉之形。

看起來,屠夫的動作與游龍都很相像。

二人都是透過扭身,把自己身體控制得完美,把自己的動作從不可能中改變。這種變向轉移,對身體的負擔很大,但這裡是遊戲。

前衝變成旋轉,槍勢也自然由前刺變成一個旋轉的槍花橫劈!

屠夫仍然毫不動容,因為他也繼續有著應對。

他扭了一次身,但在扭到半途,游龍已經進行了變招,所以他繼續扭身。

本來是直斬而下,現在他的雙腳腳掌隨著身體一起,無比順暢的一個一百八十度轉身斬下。

他是一名屠夫。在現實世界中,他是一名屠夫。在遊戲中,他的生活職業是廚師,同樣需要屠宰。

他曾經有一次在砍豬蹄的時候,一頭半死不活的牛在他身後爬了起來,向著他發動垂死的沖擊。所以他本來斬下豬蹄的一刀,順著他的身體扭動斬向後。

那一刀,把那頭牛的腦袋斬了下來。

現在,他的目標不是牛,是那張面具。但對他而言,兩者之間分別沒那麼大。

從雙方距離進入三米,游龍出槍那刻計起到屠夫那轉身屠牛的一刀,之間時間不到兩秒。現在任游龍變化再逆天,已經來不及變招了。

游龍很罕有的雙目泛過一絲戾氣,饒是他也被打出火氣了。

從一開始,他就陷入下風──縱使這種下風是他有意為之,因為他不屑給屠夫去量度他,不屑被他量度。既然那個金髮男子是他的宿敵,他又憑甚麼派人去量度他?要打,就親自來打。

但屠夫的實力無疑是極強,就算在整個西方伺服器已知的玩家中,排行第四。與東方伺服器的韜光隱晦不一樣,西方伺服器的人都是一個鋒芒畢露。而在這種氛圍之中,仍然能被公認排行第四,足以證明他的實力。

所以那個跟隨著宙斯身後的影子,才會派屠夫來試他。因為屠夫足夠強,他光明正大的出手,光明正大測試,因為屠夫的戰法最適合光明正大的測試。

他的氣勁就像陽光,陰影無所遁形。

眼下這一刀,不得不硬接了。

而游龍已經改變打算了。

你想硬拚,那就拚吧!

…………

在無人看見的體內,游龍發生著驚人的變化。

他體內寒炎功成,陰陽魚自行運轉,就像一個世界的構成,日升月落自成一世界。他體內的陰陽魚,就是世界的核心,就像人體內的心臟一樣,它的運轉是自然而發不需要游龍催動。

但現在,體內的陰陽魚徑自停止了運轉。

一個人的心臟停止運轉,會發生甚麼事?

游龍體內的寒炎功本來就是極危險,也是因為這樣,韓血、基斯、胖子城主、信長等人一個個都會替他擔心。因為水火不容,冰與火的力量是天然的對立,只是因為游龍察覺到兩種力量的本質仍然是屬於自己的力量,繼而創造出寒炎功體內的陰陽魚,令兩種力量之間的對立透過陰陽魚的轉化,變成屬於自己能夠操控的力量。

但是當陰陽魚不再運轉,那本來對立的力量再次變回對對方充滿敵意。

但這,正是游龍想要的。

游龍不像虎嘯一樣有著無數前人的經驗,也不像刀不見血等人有著完整的傳承。他的寒炎功是全新的功法,根本沒有任何借鑒的渠道。他第一次發自體內力量,是瀕死之時,對生存的渴望觸發體內兩種力量護主。

之後發生很多事、很多戰鬥,令他對自己體內的力量操控得越發純熟,但他對寒炎功的運用,還是停留在最基本的方法──增幅。

對自己身體的增幅。

他曾經嘗試過把力量外放,但充其量只能令自己的雙手雙腳彌漫火焰令攻擊帶著火焰效果,但這種半桶水的做法,是不足以令他變強。所以他決定還是把心思落在增幅之上,這種從一開始就擁有的效果。

寒形、炎形,繼而進化到二段炎形增加速度,但游龍很清楚感覺到,這些增幅,都比不起他第一次無意間發動的威力高。

於是他開始了嘗試。

嘗試,是痛苦的,也興幸這裡是遊戲,有著現實世界不可能有的超自然回復能力。數之不清的嘗試,令他搞清楚了原因。

冰與火的對立性,竟然是其中的突破點。

經過陰陽魚調和後的力量很溫馴,完全受到游龍的掌控。但也因為太過溫馴,失去了其中的爆發性。

刀客

介紹:古戰國時代的武者簡稱,修刀為主,每個都擁有強大的武力。

技能類型:技能類型大多跟從師承,無從考究。

技能樹系列:???

武器類型:刀類任何武器。

進化:???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79099 
帖子
435 
積分
695 
Good
3  
註冊時間
04-4-19 
在線時間
16 小時 
發表於 18-12-22 12:44 AM |顯示全部帖子
第三百二十一章──新的運用

游龍體內陰陽魚停止運轉,上下兩種陡然相反的力量再次開始向著彼方靠近,這種速度看起來很慢實際卻只是剎那之間。

轟!

彷彿毀天滅地!游龍的體內世界由完本的完美無暇再次變得岌岌可危,但游龍沒有半分驚訝。比這次更危險的,他都遇過了。他對寒炎功的研究是以萬次為起跳的。

冰與火力量碰撞,就像一個炸彈在他體內爆炸。

但那種爆炸出來的力量,卻被看似淡然、對這場戰爭視若無睹的陰陽魚悄然吸收。

游龍的血管、皮膚、肌肉、骨骼開始變紅,但因為長年累月施展炎形,游龍的肉體與筋骨早已超乎常人,只是他沒有留意到。

那狂暴及極具毀滅性的力量,轉化成游龍的力量!

轟!

槍與刀相交,卻是發出如同兩座巨山撼在一起的驚天動地!

屠夫的臉色瞬間蒼白如紙,那肥胖的身體向後倒射而出,重重的轟在包裹住平台的光幕之上!

他狼狽的倒在地上,如同喪家之犬,看著那個站在原地舉槍不動的身形。

無數火星冰屑,從他的身體滲出,繼而在身上鎧甲的各個接縫位噴出。

他的頭髮,一根根如同火焰一樣舞動,那足以焚燒一切的火焰卻沒有燒掉他的頭髮,更像是他那一頭黑髮的本身就是火焰的由來,隨風飛揚!

這是一個魔神!

一個從冰火地獄踏出來的魔神!

屠夫笑了:「你果然很強!」

游龍看著他,很認真的問道:「我現在夠資格了?」

「誰敢說你沒有資格?」

游龍聞言,點了點頭:「替我向他問好,還有不要再派人來試探我。要麼他自己來,否則來一個我殺一個。」

下一刻,整個平台火光冰花四散,像是每一塊碎冰夾雜著火焰,又像每一團火焰含著碎冰。屠夫眼前璀璨的光影不斷放大,最後化成黑白色。玩家死了,便是黑白色。

游龍手中的飛星槍真被他當作一團流星飛射而出,就像那次那競技場面對著飛揚一樣扔槍而出。

冰與火的光影層層圍繞著飛星槍,像是一顆流星被他扔出手中,拉出長長的尾巴,把屠夫的腦袋轟碎化成白光。

系統評定?

無法判定,內功力量及玩家的技術,從來是超越了系統的計算。

游龍身上的光影消散,變回那普通人,只是身上的皮膚不斷的冒著輕煙,看起來又像剛出爐的火雞。體內的陰陽魚再次流轉,把兩種力量制得服服貼貼。

他看著自己的手掌,有點明白老頭子所說的那句。

成長吧,然後逃出這裡。

即是變強,才能逃出這裡。

他又想起那次在都靈之淵,他與小哈以力破法轟破世界的構成。

剛才的那一擊,是他有史以來最強的一擊。也就是那一擊,他知道無法用任何遊戲世界中的術語、判定、計算來形容。那一擊,超越了這個世界的界限。但卻不足以讓他逃出去,還不夠強。

要逃出去,只能變強,很簡單的道理。

…………

屠夫自復活祭壇走出來。

他沒有理會周遭西方伺服器的玩家扔來的震驚神色──縱使這是他第一次從遊戲中死亡。他一邊低著頭走著,一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當他回到了那屬於自己四將的駐地,便把自己鎖在議事廳。

過了不知多久,他才拿起了一塊破空水晶握碎了。沒有上次那種肉疼,因為他知道神王大人需要知道甚麼。

很快,畫面出現,仍然是受到幹擾。

「屠夫?你怎麼回來了?」

「大人,我遇上了那個面具男人了。」

「喔?怎麼樣?」

「很強。」

「有多強?」

「他一擊把我殺了。」其實是兩擊,但他知道要是那人一開始就全力以赴的話,就只需一擊。接著他也把游龍卻是轉達的說話說了一遍。

對面陷入了沉默,屠夫同樣沒有說話。

事實上,就連他自己也很震驚。

片刻,那邊說話:「我知道了。」

噗的一聲,通話被中斷。

看起來珍貴的破空水晶,只是說了短短的幾句話,但這個情報卻是如此的沒有價值。但這所謂的價值是看人的,對很多人而言,這個情報沒有那麼珍貴。但對宙斯而言,卻是異常的重要。

那個曾經擊敗自己的男人,已經成長到這個地步。

他站在平台之上,身後仍然是那個影子一樣的男人。

「走吧。」二人隨著樓梯踏上,這已經是第八層,距離塔頂已是咫尺的距離,但有一人卻是站在第九層的平台守著。

此人手執雙槍,正是且隨風行。

…………

一直以來,且隨風行自加入游龍後便很低調。

人們談起龍盟,自然會想起那霸道的面具、張狂的狼王、狂暴的火魔女或妙手回春的王石等等……但很少人會想起且隨風行,縱是如此,卻不代表他不重要。因為他幹的事,是其他人不願意做的。

他把龍盟打理得很好,他的職位有點像刀不見血在冥界一樣,是外交官,只是他要幹的事比刀不見血更多。但他都一一完美辦妥了。

只是說起實力,沒多少人會想起且隨風行了。

只有一眾伙伴們才知道且隨風行的實力。

在眾人當中,他不是最強,但卻是他們最不想切磋交手的對象。

而現在,他仍然手執雙槍,站在那個金髮的男人面前。

「你是誰?」宙斯的聲音很平靜,縱使他的心情沒有表面那麼平靜。

「龍盟,且隨風行。」

「龍盟嗎?有趣的名字。你認識一個東方伺服器,戴著面具很強的男人嗎?」

「那是我的老闆。」

戴面具的玩家不少,但在東方伺服器只要談上面具二字,只會想到一人。

「那就好了。」宙斯點了點頭,他五指張開,造型奇特的騎士槍出現在他的手中:「他剛殺了我的一個夥伴,現在該換我了。」

「死在老闆手下的玩家太多,他記不住所有人,也許當中包括你在內?」且隨風行溫和一笑,卻是深深的說中了宙斯的心裡。

宙斯是一個很強的人,也是一個很有自信的人。只是敗在游龍手中是他難以忘懷的,縱使是宿敵,他也不想輸。

雖然他只敗過一次,但他不會否認失敗。

這正是他可怕之處。

Rank: 10

UID
1320293 
帖子
3618 
積分
3709 
Good
163  
註冊時間
09-6-7 
在線時間
989 小時 
發表於 18-12-22 09:37 AM |顯示全部帖子
你的更新遲了2年
你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免費註冊

聯絡我們|Archiver| 2000FUN論壇

SERVER: 2 GMT+8, 19-11-21 08:15 AM , Processed in 0.091518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Sponsor:迷你倉 , 網頁寄存

Powered by Discuz! X1.5.1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