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FUN論壇

 

 

搜索
2000FUN論壇 綜合論壇 原創小說及文學 [原創]【奇幻】異次元狩獵區
返回列表 發新帖 回覆
樓主: 幻雪﹏。
go

[原創]【奇幻】異次元狩獵區  

UID
4181089 
帖子
34 
積分
-1 
Good
0  
註冊時間
15-12-18 
在線時間
2 小時 
發表於 15-12-19 02:02 PM |顯示全部帖子
加油,睇好你

Rank: 2Rank: 2

UID
3684531 
帖子
78 
積分
98 
Good
0  
註冊時間
14-8-21 
在線時間
41 小時 
發表於 15-12-21 02:43 PM |顯示全部帖子
Chapter 19.2 魅影『寶寶』?

吵了一輪,小小的魅影終於敵不過睡魔,在草地上倒頭大睡。



「...是我的錯覺嗎...? 怎麼這個笨蛋的行為越來越像寶寶...」

晚零指著正在睡覺的魅影說。



行為像寶寶...?



「呀! 我想起來!」晚零這樣說一說我想起那個果實是甚麼了。

「想起甚麼了?」祈永諾問。

「那個果實,名字是回朔果實! 吃了的話會令人身體和心智回到幼年的時期。」我說。

「下? 不過魅影好像只是身體變成寶寶而已...?」雪草疑惑地問。

「我想...是因為魅影他不是吃,只是被果實的汁液淋到,所以心智依然是十五歲,而且

他的寶寶行為應該都是受到果實的影響。」我摸著下巴說。



「那知不知道解決辦法是甚麼?」坐在一旁的晚零問。

「...對不起...我還沒有想起來...」我不好意思的道。

「沒差,你慢慢想吧,現在魅影都成了這個樣子,我看他都不敢繼續四處製造麻煩,而且

飯量變小了不是很好嗎?」晚零的邪笑又再次出現了。

「...但是....」...不理他的話,他又好像好可憐...

「但甚麼是了? 他這些叫活該。而且你想不起解決辦法的話,就給我乖乖的睡覺,明天才

繼續想。」晚零嚴肅地說。

「嗯...」都是先休息一下吧...我需要一個比較清醒的頭腦。



過了不久,祈永諾看見晚零還沒有打算休息,便走過去問「晚零,你不休息嗎?」

「那為甚麼你又不去休息呢?」晚零反問。

「嘿,看來我們的想法一樣。」祈永諾笑著說。



「那有人在野外可以安心睡的?」晚零說。

「嘿,我相信魅影可以。」祈永諾回頭看著魅影說。

「那一個粗神經的,基本上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安心睡...」晚零無奈地說。



祈永諾回頭看看睡著的眾人,然後說「看來守夜的只有我們兩個囉。」

「嗯...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晚零問。

「要先休息都是你先吧...背了夜鳴月半天你不累嗎?」祈永諾說。

「他又沒好重,我不累。」說起來,夜鳴月這個笨蛋究竟攪甚麼?

雅辛師兄那邊的伙食好差...嗎?



「是了,不知道是不是我疑心重...我總覺得這個森林有點不尋常的氣息,但是有甚麼不妥

我又說不出來...」祈永諾皺著眉說。

「我都有這種感覺......總覺得隨時會有事發生...」晚零看著天上紅色的月亮說。



「突然被拉了來這個世界,說沒事會發生都沒人會相信吧...」

聽到第三把聲音突然在後方傳來,晚零和祈永諾都有一點愕然,不過好快就恢復正常。



「你現在不去睡,明天早上睡不醒的話我不會理你。」晚零回頭看向夜鳴月不滿的道。

「睡了一會就醒了...之後想睡都睡不到...」我沒有理會晚零的話,去了他們旁邊坐下來。



「睡不到都要睡! 我可不想明天又要背你半天!」晚零心想,你這個笨蛋,想想自己身體的狀況好不?

「我知道了...累就會睡...」其實自己是因為頭開始痛才睡不到...不過空間戒指內剩下的藥

不多...不到忍不到的時候都不想用...

晚零有種被氣炸的感覺,心想,好,還不去睡,我明天絕對絕對不會理你!



但是結果...夜鳴月差不多到了早上才睡著,而自己最後都是背了一整個上午...

「嘿,不是說不理他的嗎?」祈永諾笑著說。

「...多事!」晚零皺著眉說。

「...抱歉...不如...你下次叫醒我啦...」剛睡醒的我聽到以上的對話內容,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睡夠了?」晚零說。

「嗯...」我察著眼睛說。

晚零心想,一看就知道沒睡夠吧...不過他說夠就算了。



我看看四周的景物,樹木開始變得奇怪,除了樹葉是正常的綠色之外,樹枝和樹幹都彎彎曲曲的。

祈永諾看見夜鳴月一直四處張望,便說「這裡附近的樹都是這樣子, 再走前點的話...那些樹可能

會更奇怪...」



「嗯......是不是我眼花了...?」我抬頭看向上方,看不到我想看的天空,取而代之我是一片紫色

的...樹葉....?

聞言,其他人都抬頭看向上方,同時露出驚訝的表情。

「幾分鐘之前都不是這樣的...」坐在祈永諾肩上的魅影道。

「那現在怎麼辨了...? 繼續向前走還是...?」雪草問出大家心中的疑問。



向前走...? 不知道前方等著我們的是甚麼...

回頭走...?都是不知道等著我們的會是甚麼...



「向前走和走回頭,其實沒差吧...?」我把心中所想的直接說了出來。

「都可以這樣說。」祈永諾露出無奈的表情。

「既然沒差的話向前走吧,我可不想白廢這兩天的腳力...」晚零雙手環在胸前,看著前向說。



在這個時候,坐在祈永諾肩上的魅影突然拍著他那對小小的惡魔翼向上飛,不過好可惜...飛了不夠

五秒就沒力了...要不是祈永諾眼明手快,我好肯定魅影會和大地來一個親密的接觸...



「你這個笨蛋飛上去幹麼?」晚零彈了魅影的頭一下。

「哎呀!」小小的魅影皺著眉頭嘟著嘴巴,用他的小手捽著被彈痛的地方,捽了一會後才說「我想飛上

去看看嘛...不過...」還沒有說完,豆大滴的眼淚便流下來。

「我知道了...哭甚麼呀你?」晚零心想,怎麼我會有一種自己正在欺負寶寶的感覺...



「嗚...」小小的魅影不理會晚零,自顧自的繼續哭。

「...」提著魅影衣領的祈永諾和無奈中的晚零站了在原地,看著還在哭的魅影『寶寶』不知道要怎樣做。



就在下一秒,雪草突然走過來抱著小小的魅影,然後說「好了好了,哭成這樣子,你真的把自己當寶寶啦?」

「嗚...蛋...蛋是鵝...」小小的魅影一邊哭一邊口齒不清地說。



「我們走過去看就好了,如果你自己一個飛了上去,有事發生的話怎麼辦了?」就算魅影沒有變成這樣,

我都不會贊成他自己一個飛了上去看...只要一想到他腦袋的構造,根本沒可能放心吧...

「我...不知道...」小小的魅影鼻子吸著鼻水,眨著哭到紅腫了的雙眼小聲地說。

「所以嘛...在變回原狀之前你就乖乖的坐著吧。」雪草抱著小小的魅影,捽著他的小腦袋道。

「唔...都不知道何時才會變回原狀...」小小的魅影嘟著嘴巴說。



「...給我再想想...我還是記不清楚...」我按著額頭說,該死...只是想一下東西,頭就痛起上來,

明明剛才一路上都沒事的...

「呀月...我真的會變回原狀嗎...?」小小的魅影雙手握成拳頭,皺著眉擔心地問。

「一定會...只是我想不起這個果實的效果會持續多久和解決方法是甚麼...」小小的魅影看見夜鳴月

有點累的樣子便說「那...算吧...不用費神想了。」



「哦? 你居然會不吵下去?」晚零看著魅影『寶寶』說。

「反正最後都是會變回原狀,有需要吵嗎?」小小的魅影白了晚零一眼。

「你不給那個果實的效果會令你做一整年『寶寶』的?」晚零心想,豈有此你! 甚麼態度! 你這個死小孩!

「才...才沒可能呀!」魅影鼓起他的包包臉...開始有點擔心起來。

「你確定?」晚零繼續打擊魅影對於變回原狀的信心。

「...我...我...我才不會聽你胡說! 變回原狀之後看我怎樣教訓你!」魅影開始生氣了。



我看著他們這個沒營養,不知道已經展第幾回合的吵架,感到十分無奈,幸好這個丟人的畫面只有我們

三個看到...



「果然這句說話出自『寶寶』的口是一點威脅都沒有。」晚零聳著肩說。

「我不是『寶寶』!!」魅影快要被晚零氣到抓狂了。

「『寶寶』要有『寶寶』的樣子,你這副樣子想不承認都不行吧。」晚零損魅影損得越來越起勁。



「我不是『寶寶』!!」

「根本就是『寶寶』!」

「不是!」

「你是!」

「不是!」

「你是!」



最後這個沒營養的吵架,由吵累了,現正熟睡中的魅影『寶寶』終結了。

「哼,要午睡,果然是『寶寶』!」說罷,晚零便雙手插進褲袋向前方走去。



「...我發現...他們甚麼話題都可以吵...」祈永諾嘆了口氣。

「嘻嘻,我覺得好好笑。」雪草抱著熟睡中的魅影『寶寶』道。

「好笑...?怪不得你可以在他們吵架的時候繼續抱著魅影...」我心想,好笑? 煩死人才對啦!


《待續》

UID
4187583 
帖子
50 
積分
50 
Good
0  
註冊時間
15-12-25 
在線時間
0 小時 
發表於 15-12-25 11:03 PM |顯示全部帖子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Rank: 2Rank: 2

UID
3684531 
帖子
78 
積分
98 
Good
0  
註冊時間
14-8-21 
在線時間
41 小時 
發表於 16-2-28 01:28 PM |顯示全部帖子
Chapter 19.3 森林裡的森林

魅影『寶寶』睡醒的時候正正是我們發現紫色樹葉的主人的時候,紫色樹葉的主人是一棵

巨大而粗壯的樹木,保守估計這棵樹木的直徑相等一幢大廈的闊度,亦有可能更甚。



「嘩....好巨型呀...」剛睡醒的魅影『寶寶』讚嘆著。

「你先看看左面和右面...」祈永諾說。

「嗯?」魅影『寶寶』看完左面再看看右面,馬上被嚇呆,然後擦擦眼睛再看,想確定自己

有沒有看錯。

「不用再擦啦...你沒有看錯...」雪草出言制止魅影繼續擦下去。

「這個究竟是甚麼地方來的?!」魅影『寶寶』雙手捽著自己的頭髮道。



在我們面前看到的是一片由——巨大而粗壯且擁有紫色樹葉的樹木,所組成的森林。而我們之

所以會驚訝,是因為在這些紫色樹葉的樹木之下還有一片由——樹枝和樹幹都彎彎曲曲擁有綠

色樹葉的樹木,所組成的森林。



在我以為魅影被嚇怕的時候,他突然說「好神奇呀!」更冒出閃閃發光的星星眼。

「神奇...?」我心想,你覺得神奇...但是我們覺得驚嚇呀!!



「我真的想劈開你的腦袋,看看裡面裝了些甚麼...」晚零扶著額說。

「晚零...我現在才知道你是一個變態!」魅影嘆了一口氣,然後說「放心吧! 身為你好朋友的我

是不會歧視你的。」

「...總比你這個十五歲的超齡『寶寶』好!」晚零笑著說。



我好清楚的看到晚零笑得十分,非常燦爛,額角還蹦出一個十字路口...

魅影...我會幫你祈禱的...



接著就不意外的聽到魅影的慘叫聲「呀! 救命呀!救命呀!」

「放心吧,沒人會救你!」晚零用力捏著魅影的包包臉。



祈永諾已經開始對這些每天都上映幾次的畫面感到麻木,所以這次他選擇無視正在吵鬧的二人,

在到夜鳴月身旁問「雖然說,已經問過了...但是都要再問一次...要繼續向前方走嗎?」

「我正在考慮...但是我不排除其他地方都有這些奇怪樹木...」我看著這一片森林裡的森林...

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嗯...其實我覺得...其他地方的情況都不一定比這邊好...」祈永諾摸著下巴說。

「都有可能,那...別想太多了...繼續向前方走吧。」我說。

「呀...現在都只能如此...」祈永諾無奈地說。



待晚零和魅影吵完無聊架後,我們繼續向前走,一路上祈永諾不斷看著四周的植物,想看看有沒有

果實可以吃,跟據他在森林住了幾個月的經驗,要分辨出那些可以吃那些不可以吃並不太困難。



「我發現這片森林可以吃的果實比外面的多。」一直走在前頭的祈永諾突然停下來說。

「嗯? 要不先摘一點?」抱著魅影『寶寶』的雪草道。

「都可以,我有空間戒指多摘一點都沒有問題。」我看著雪草抱著魅影,毛毛又坐在她肩上,

便問「雪草,你不累嗎?」

「還可以吧。」雪草笑著說。

「唔...我可以自己飛一會喔!」魅影『寶寶』眨著大大的眼睛,抬起他的小腦袋看著雪草道。

「沒關係啦,我累了你才自己飛吧。」雪草捽著魅影『寶寶』的小腦袋說。



看著這個畫面...我突然有一種魅影『寶寶』被雪草當成寵物的感覺...

不過難得雪草沒有時不時把魅影叫成笨蛋...我就不理這麼多了...



在我打算走前一點看看祈永諾和晚零摘了多少果實的時候,右邊的肩膀突然重了一點點,我回頭看一

看,原來是毛毛。

「看來毛毛怕你累呢。」我對雪草說。



「嘻嘻...那毛毛就暫時拜託你了。」雪草笑著說。

「嗯...」其實我覺得有點奇怪,雪草居然會抱著魅影『寶寶』而不是抱著毛毛。

「這麼多應該夠了吧?」晚零說。



聞言,我立即回頭看一看,意外地上看到那一個由果實堆成的小山。

「我想,這裡的果實應該可以吃幾天了。」我一邊說一邊把果實收到空間戒指裡面。



「我又想要一隻呀,好方便的樣子。」魅影『寶寶』雙眼發光,看著我手上的空間戒指道。

「你? 係那一隻小到不能再小的『寶寶』手可以載得到嗎?」新一場沒營養的吵架再次由晚零的毒舌

展開。

「唔...」魅影『寶寶』皺著眉,不滿地嘟著嘴。

「不過就算給你一隻都沒用吧,以你的腦袋,如果可以用精神力把東西放進去已經是奇蹟。」晚零

繼續面帶邪惡的笑容道。

「晚零你這個混蛋是想打架是嗎?」魅影心想,你這個混蛋,自從變了做這副樣子開始就不斷損我,

太過份了!! 看我一會燒不燒死你!!

「不好意思,我不打『寶寶』的。」晚零露出一副好可惜的表情道。

「都說不是『寶寶』啦!!! 」魅影又再一之被氣炸。



又是這個話題...我不禁有點汗顏,我真的不明白...他們兩個怎麼可以因為同一個話題而吵這麼多次架...

這次還要一邊走一邊吵...

晚零究竟是由何時變到這麼無聊的...? 還是有別的原因呢?



走了一段路之後,一直沒有出聲的祈永諾回頭看著依舊吵得火熱的兩隻,不滿地說「這個地方越來越

詭異,你們兩個還有心情吵的?」



「你不覺得在我們吵架的時候,不安的感覺減少了嗎...?」晚零小聲地跟祈永諾說。

「咦?又好像是...等等...你有心跟魅影吵的?」祈永諾小聲地說。

「你認為我真的會這麼無聊,跟一個『寶寶』吵架嗎?」晚零笑得非常燦爛。

「...不...不是...」才怪啦!! 當然祈永諾不會說出口,他才沒有那麼笨。

「我知道雪草只是沒說,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一直都沒有安心過...」晚零繼續小聲地說,因為他不

想白廢雪草的努力。



「果然是有別的原因...嘿」

「...下?你知道?」祈永諾驚訝地說。

「吵一次兩次的話都可以算是正常,但是吵這麼多次,很奇怪嘛...」我說。

「我就說,你的腦袋果然比較高級,你看看那隻『寶寶』同一個話題,吵了這麼多次都還可以上當...

真的笨到不能再笨了...」晚零搖著頭說。



「喂! 晚零你這個混蛋! 不要以為你小聲,我就不知道你說甚麼! 我才不是笨蛋!」魅影『寶寶』用小手

指著晚零,氣鼓鼓地說。

「我還沒有說你笨,你就急著自己承認了?」晚零這次真心覺得損魅影『寶寶』是一件好好玩的事情。



這片森林的詭異氣氛被晚零和魅影無營養的吵架降低了不少,但是另一個問題來了,在這片森林走得越前,

能見度就越低,四周的霧開始越來越濃。

「雖然我知道你們還想吵下去,但是前面的霧比較多,可不可以先停火一會呢?」我說。

「我看先找個地方休息一會,看看那些霧會不會散吧...霧太濃的話好容易走散。」走在最前的祈永諾停

下腳步,回頭看著眾人說。

「嗯,我沒意見。」晚零沒所謂的道。



然後我們就在附近找到一個山洞,確定這個山洞是安全之後便坐下來休息。



我才坐下來不久,就看到魅影拍著小小的惡魔翼飛過來。

「呀月...我肚子餓了...」魅影皺著眉,嘟著嘴巴說。

「給。」我在空間戒指拿了盒餅乾給魅影,以魅影現在的『寶寶』吃量,都不太擔心他會把餅乾吃光。



「看來要等上好一陣子了...」祈永諾看著山洞外面的濃霧說。

「等那些霧散一點就可以走了,我不認為這些濃霧會全散。」坐在一旁打算小睡一會的晚零道。



此時,坐在地上正在吃餅乾的魅影『寶寶』看到旁邊有點奇怪的東西,於是抱著他的寶貝餅乾跌跌撞撞的走

過去看,由於山洞內的光線都是靠洞身的罅隙傳進來,所以洞內的光線不多,魅影只能看到一個好像剛剛動

了一下的黑影。



經過這次變了做『寶寶』的教訓,魅影看了一會之後,就立刻跌跌撞撞的走回去。

「呀月,呀月...那邊好像有點奇怪的東西。」小小的魅影『寶寶』捉著夜鳴月的褲腳道。

「那邊?」剛剛明明看過這個山洞甚麼東西都沒有的,我看向魅影指著的方向,但是山洞光線不足,我看得不太

清楚。



於是我抱著魅影『寶寶』走過去看看,因為山洞太黑,想用手機上的燈,又不可行,如果真的有魅影所說的奇怪

東西就麻煩了,所以我只能靠地上免強看到的影子去判斷。

在我思考期間,我看到地上的影子,好像動了一動。



是我眼花嗎...?



在我轉身想叫晚零的時候,手臂突然被捉住,回頭一看...



...樹藤?



《待續》

Rank: 2Rank: 2

UID
3684531 
帖子
78 
積分
98 
Good
0  
註冊時間
14-8-21 
在線時間
41 小時 
發表於 16-3-19 11:44 PM |顯示全部帖子
Chapter 19.4 森林裡的森林

「呀月!」



魅影的叫聲,吵醒了正在淺眠的晚零和祈永諾。

祈永諾看向聲音的來源並說「攪甚...麼...?」

「剛剛這裡不是甚麼都沒有的嗎...?」晚零皺著眉說。



樹藤把我的左手越纏越緊。

「魅影...」我示意他爬上我的肩膀,然後用空出來的右手拔出幻影,對著樹藤一刀而下。

不一會,我聽到山洞裡面有聲音傳出,便回頭對大家說「出去!走出山洞!」



我走不到兩步,樹藤再次向我襲來,我橫移避開後,數條樹藤化成長矛刺從後方向我。

「呀月!後面啦!」魅影叫著。

「魅影你捉緊一點。」然後我把幻影放回皮套,再立即在空戒指拿出夜痕白奏,刺向我的

樹藤就在下一秒全都化成碎片。

趁著別的樹藤還沒有反應我立即拔腿跑出山洞外。



在我踏出山洞前,一條樹藤飛射過來,魅影見狀,馬上飛過去,用盡力氣釋出黑色火焰把那

條樹藤燒成灰。



「呼...我沒氣啦...」小小的魅影氣喘喘的拍著背上的惡魔翼,飛得時高時低。

「出去再說吧。」我立即抱著魅影跑出山洞。



站在山洞口的晚零清楚的看到剛剛發生的事情,待遠離山洞一點後便問「你們沒事吧?」

「我沒事...但是魅影好像好累...」我看著在懷中還在氣喘的魅影道。

「...沒事...我只是累了...」魅影喘著氣說。

「魅影...我看你在變回原狀之前都不好使用能成比較好。」晚零摸著下巴道。

「下...但是...」

「不要但是了,晚零說得沒錯,剛剛你的火焰只是用了一點就氣喘了,再用多點的話...後果我不

敢想象...」雖然不知道之後我們會怎樣...但是可以避免的事,我覺得盡量避免比較好。

「哦...」魅影小聲的回應。



「是了,你那兩把刀怎樣弄回來的...?」晚零心想,不要跟我說是買的...

「那兩把? 是雅辛師兄輸給我的! 嘿嘿...」想起都覺得有點好笑,尤其是呀昂師兄那不輸給晚零

的毒舌。

「下...輸?你們比甚麼了?」祈永諾好奇的問。「沒有啦...只是一場賭局而已。」我笑著說。

「只是一場賭局輸了就給你兩把刀...看來他錢太多了...」晚零說。

「不是啦,是這兩把刀他沒用才給我的。」

「話說回來你那把匕首都是他給你的...」晚零摸著下巴說。

「是...」看著晚零的樣子,我十分,非常肯定他又在想點壞主意。

「等我回去都跟他賭一下好了,騙多幾把武器回來都不錯...嘿...嘿嘿嘿」晚零『笑』著說。

「....」雅辛師兄...抱歉囉,希望不會把你煩死吧...



同時間還在地獄谷入口附近的雅辛感覺到背後有陣陣涼風,便問「呀昂...你覺不覺得天氣突然轉

涼了...?」

「突然?早就轉涼了,只有你說熱好不?」呀昂白了雅辛一眼。

「...」雅辛心想,早知道...我就多穿一點吧...



走了一段路之後,本意為可以放鬆一下,但是在後方傅來的聲音提醒著我們不可以停下來,要繼續

走下去。

「都已經走了一段路...難道那些藤蔓還在追來...?」雪草不安地說。

「我想...應該不單只是剛剛那些藤蔓...」我看著前方和旁邊的植物...覺得有點不妥...



就在下一秒,一個火球在我旁邊察過,要是我剛剛動的話...我一定會被擊中...

「不好意思...來不及叫你不要動...」祈永諾不好意思的道。我看向身後...

發現地上多了一堆被燒焦的植物...



原來這麼近...

慢不得會說來不及吧...



「唉...看來我們來了一個非常不安全的地方...」我扶著額說。

「嘿...這裡有安全過嗎?」晚零笑著說。

「那我們現在先繼續走吧,在其他植物有動靜之前先離開這裡。」祈永諾看著四周的植物說。

「嗯...要是這裡的植物都動起來就慘了...」晚零心想,如果整個森林的植物都會動...都真的不知

道可以逃去那裡了...

「如果只是這裡的植物還好...至少我可以將它們燒清光...」祈永諾打趣的道。

「你? 你不要這樣浪費魔力比較好...」晚零可沒有忘記祈永諾的魔法會消耗很多魔力...隨便一個一

個大型魔法隨時用光他身上的魔力。

「安啦...我只是隨便說說而已。」祈永諾自知自己的魔力有限,不到沒辦法的時候都不打算用大型

魔法。



「你們不要顧著聊天啦,走快點!」魅影大聲地說。

「你這隻『寶寶』欠打?」晚零說。

「不是『寶寶』啦!! 我聲到後面有聲音,走快點啦!!」

「下...?有聲音嗎?」除了樹葉因為風吹而發出的聲音外,祈永諾根本聽不到其他聲音。

「你聽不到嗎? 快點,快點走吧!」魅影焦急地說。



看見魅影露出一副焦急的樣子,晚零知道他不是開玩笑,晚零心想,但是為甚麼好像...

只有他聽到呢...? 不過現在都是先走為妙...

「先走吧,跟緊一點。」晚零真的慶幸附近的濃霧開始散去,視野慢慢變得清晰起來。



但是由於這個森林幾乎沒有正常的植物,好快我們就感覺到身邊的植物都開始動起來。

「嘖...究竟還可以往那裡走...」祈永諾看著四周的植物,心情開變得始急躁。

原本還坐在我肩膀上的魅影突然飛起來,指著旁邊那一條狹窄的山路說「這邊!」

「下...?」這條路可以走的嗎...? 雪草看著面前只有一個人的闊度,崎嶇不平,不知道可不可以走的

山路愕然地說。

「不要下啦! 快點啦!」魅影拍著翼不理會還在思考的眾人,直接向山路飛去。



「魅影!」我首先反應過來,發現魅影獨自向山路方向走,便立即跟過去。

「夜鳴月! 等等。」祈永諾叫著。

「走這邊吧,待會找不到魅影就麻煩了。」我回頭看著祈永諾說。



「走吧,現在已經沒有選擇...」晚零心想,...魅影...要是那面都有那些植物的話,我一定先拿你去

餵植物!



「魅影! 不要飛得那麼快...」這條路真的...好難走...累死我了...

「快點啦! 這邊!」

「等等!」我伸手捉著想要繼續向前飛的魅影,然後說「你飛得那麼快,晚零他們跟不上的。」

「唔...」魅影嘟著小嘴回應。



不一會,魅影就被追上來的晚零,狠狠的彈了額頭一下。

「喂,你這隻『寶寶』飛那麼快幹麼?」晚零不滿地說。

「晚零!你這個暴力狂,小力點會死嗎?」魅影按著額頭生氣地說。


「等等...魅影你不是一直叫我們快點的嗎?那現在要往那裡走?前面有分叉路...」祈永諾不想在這條又

窄又不平坦的山路,慢慢地等待他們不知道已經是第幾次的吵鬧完畢。

「呀! 對喔! 這邊!這邊!」魅影指著右面的山路說。



跟著魅影一直走,走過一條又一條的山路,終於走到一個沒有植物的地方。

「居然有地方是一棵植物都沒有,真的有點意想不到...」祈永諾看見這附近四周都是石頭和石壁,覺得

有點意外。

「但是魅影你怎麼會知道這裡沒那些植物的?」雪草好奇地問。

「我不知道的...我只是聽到那裡有聲音和那裡沒有聲音...」魅影飛到有點累,終是坐了在一顆較大的石

頭上。



「其實我之前就想問,剛剛除了樹葉的聲音外,你們有沒有聽到其他聲音?」祈永諾雙手叉著腰,疑惑地問。

「沒...」我和晚零異口同聲地說。

「我...都沒有耶...」雪草小聲的道。



「那就奇怪了...就只有魅影聽到?」祈永諾有點不明所以。

「我想可能跟那一個果實有關...」我不肯定的道。

「呀...我看都沒有別的原因,不過我倒是沒有想過...」然後晚零看著魅影,面帶邪惡的笑容說「魅影你這

隻『寶寶』居然都會有『有用』的時候。」

「晚零你這個混蛋!又想打架呀?!甚麼居然都會有『有用』的時候??」魅影不滿的道。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難道你聽不明白?」晚零說。

「討打呀?暴力狂!」魅影生氣地說。

「我記得我說過,我不打『寶寶』的。」晚零繼續面帶邪惡的笑容道。



「你們吵少一會可以嘛...」我按著額頭沒好氣地說。

但是好可惜正在吵架的二人好像沒有聽見似的...

「唉...」我都真的沒他們辦法了...無論在那裡他們都可以吵...算了,不理了...



「算吧...他們吵夠了自然會停...」祈永諾說。

「嘿,你好像已經習慣了。」我笑著說。

「他們天天都不知道會吵上多少次,不快點習慣的話真的會被煩死...」祈永諾嘆了口氣。

「嘿...嘿嘿...沒錯...」

「反正他們應該會吵一陣子,我們趁這段時間休息一下吧。」說完,祈永諾便閉上眼打算小睡一會。

「雪草,你都休息一下吧...」

「嗯...但是夜鳴同學你不休息了?」雪草問。

「我看看外頭有甚麼,好快就回來...」我說。

「都是帶上毛毛吧...要小心點喔...」雪草露出一面不放心的樣子。

「嗯...」



待毛毛跳上我的肩膀後,便走了出去看看,外頭只有一條山路。回頭看向休息的地方,我估計前方的路最後都是會返回森林...



「唉...我看都是選山路吧...」

我捽了捽毛毛的頭便向山路方向走去...




《待續》

Rank: 2Rank: 2

UID
4244936 
帖子
130 
積分
127 
Good
0  
註冊時間
16-2-27 
在線時間
148 小時 
發表於 16-3-20 10:44 AM |顯示全部帖子
又口語又書面語比人感覺好怪
不過都支持樓主

Rank: 2Rank: 2

UID
3684531 
帖子
78 
積分
98 
Good
0  
註冊時間
14-8-21 
在線時間
41 小時 
發表於 16-4-3 11:54 PM |顯示全部帖子
Chapter 19.5 躲藏在異空間的異獸

「唉...這條山路究竟是通去那裡的...都走了五分鐘...都還是山路...」我看著面前的

山路嘆了口氣。

「既然只有一條路,回去休息吧...」

「誒?晚零?你們吵完了嗎?」這麽快就吵完,我覺得有點不可思異。

「就當我大量,放過那一隻寶寶一次。」晚零別過到說,當然真正的原因都只有他自己知

道罷了。

「嘿...」



蘭帝斯學院



「甚麼?你說真的?」雷諾斯不顧形象的大聲地說。

「嗯...不過聽說暫時只有他們這麽倒霉...」辰熙攤在沙發挖著鼻說。

「喂...你正經一點可以嗎?」凌澈無奈地說。

「我說過多少次,注意一下衛生呀!混蛋!」雷諾斯一拳打向辰熙,突然站起來的辰熙

剛好避過。

辰熙回頭看到雷諾斯的揮拳動作,便說「又做運動呀?做運動出外面吧,老子要睡一覺,

不奉陪了。」辰熙打著呵欠回房間去。

「...」雷諾斯額角出現多個十字路口。

「...」凌澈心想,麻煩了...麻煩了...



「辰熙!你這個混球!本大爺今日一定要劈死你!!」



凌澈立即拉著正在發飆的雷諾斯並說「等等呀,要是我們宿舍有物品被破壞的話,北冥雪

會生氣,她生氣的話,我們又要變成冰雕啦!」

「...」聽到冰雕兩個字的雷諾斯馬上靜下來,然後還灑帥地說「今天本大爺心情好,就

放過他一次吧。」



看見某人不要面的灑帥,凌澈面上出現了好幾條黑線...



「話說回來,北冥雪跑了去那裡?」雷諾斯問。

「她說要幫安娜老師一下,現在應該還在安娜老師的辦公室吧。」凌澈說。

「她又沒事找事做...」話雖如此,但是雷諾斯大概知道,北冥雪應該是想知道那個傢伙有

沒事才留在老師的辦公室吧......



嘖,那個傢伙有甚麼好,不就是廢柴一個。在抱怨中的雷諾斯突然想起上次市集的事...

不過那個傢伙看起來好像沒以前那麼廢柴了...



地獄谷入口附近



「看來有點麻煩,這一帶有五個裂縫...」霜凌一面分析著收集回來的資料一面說。



「...這個都真的是壞消息。」呀昂嘆了一口氣。

「如果那一個追蹤程式還有用的話,應該不難找到。」雅辛說。


「雅辛你是變態還是有戀童癖,居然在人家的手機安裝這些程式?」霜凌說。

「變態的是你好不?滿腦子都是變態思想。還有你一面你好可憐的樣子是甚麼意思呀!」

雅辛的背後出現一陣陣的黑氣。

「趁現在人少你就認吧,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霜凌笑得非常燦爛。

「你再多說一次看看。」雅辛面上帶著危險的笑容。

「要我再說多少次都可以。」霜凌笑著說。

「明明就知道為甚麼,就只有你這個遲到大王愛幻想。」雅辛同樣笑著說。



「你給們兩個是否忘了正事?」呀昂拿著大劍,向面前那兩隻笑面虎一人送了一個火球。

「呀昂你謀殺呀?!」霜凌避過火球,不滿地說。

「我說...呀昂,你下次可以用說的嗎...?」雅辛擦著汗說。



「雖然裂縫有五個,不過依數據顯示,最有可能的是這兩個裂縫。」霜凌將裂縫位置標記在

地圖上。

「終於有一個較好的消息了...」呀昂鬆了一口氣,心想,幸好不是五個,不然都不知道要花

上多少時間了。

「那事不宜遲,走吧。」雅辛說。



在同一時間,夜鳴月一行人休息完畢後,向山路方向前進,雪草不禁有點疑惑,怎麼好好的有

一條比較平坦的路不走,要走又窄又崎嶇的山路於是問「怎麼走這邊,剛剛不就有另一條比較

容易走的路嗎?」



「那個方向,最後大概會走回森林,雖然不確定,但是這條山路在現階段來說,是跟森林方向

不同。」我說。

「而且只有這兩條路...根本沒有其他選擇呢...」祈永諾無奈地說。



走了整整半天,才走到山頂,山頂跟我們之前休息的地方無異,地上都是大少不一的石頭,

唯一不同的是四周有不少已經枯死的植物。

「誒~四周都是枯樹,奇怪呀奇怪...」祈永諾實在想不到上到,來山頂會是這副光景。

「既然魅影聽不出聲音,這裡沒植物都不太出奇吧。」晚零不停四處張望,想看看還有沒有別路。

「我去前面看看。」我跟晚零說。

「唔...」晚零雙手插著褲袋,小聲地回應。



四周都是已經枯死的植物,我始終都是覺得有點奇怪,於是走前一點看看,觀察了這附近一會

完全找不出有甚麼問題。



是我多心...?



既然發現不到有可疑的地方,我看都是先回去吧。

就在我踏出第一步的時候,一直沒有反應的手機突然震了好幾下,然後我從褲袋把手機拿出來,

發現之前雅辛師兄發過來的探測程式有反應。



...那一個紅點...難道是...

看來要快點回去才行。



「喂,混蛋晚零,呀月又跑去那了?」魅影『寶寶』嘟著嘴說。

「在那邊...」晚零指著前面,之後繼續說「你這隻『寶寶』,夠膽就再說一次。」

「哼,再講一百次都可以。」魅影『寶寶』得意地說。

晚零沒有回應,只是笑得非常燦爛一邊走向魅影一邊心想,好好,非常好,好到不得了,天天都

跟我過不去是嗎?



在附近的祈永諾和雪草立即遠離他們,找了一個安全的地方看戲,但是好可惜,這套戲要延後

上映了。



「回頭走,快!」我說。

「甚麼事?」晚零疑惑地問。



「之前雅辛師兄發過來的探測程式有反應...」我說。

「下?! 那個程式好像只對D級以上的異獸...有反...應...」晚零說到一半就已經深知不妙。



「嘛,看來來不及了...」我看著程式中越來越近的紅點嘆了口氣。

「那你還嘆甚麼氣呀!!快點走啦!!」說完祈永諾便拉著我和呆掉了的晚零向山路方向走去。



但是走不到幾步,後方突然有一條觸手打過來,祈永諾見狀立即推開夜鳴月和晚零,然後瞬間

打開火焰盾擋下觸手。



「祈,你沒事吧。」晚零問。

祈永諾拍拍在衣服上的灰塵,然後說「呀...剛好擋下了,沒事。」

「...這...這是甚麼東西啦.....」魅影『寶寶』看著那幾條觸手,小嘴的嘴角抽了好幾下。

「這個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們現在沒有退路了...」祈永諾皺著眉說。



沒錯,現在距離山路只剩下一百米左右,但是一個不留神的話,到時是走回那一條又窄又難走

的山路,還是掉落山崖都不知道...



「說多都沒用,上吧!」晚零馬上喚出藤蔓刺向異獸。

「下,等等...」祈永諾想制止晚零,但是已經太遲,藤蔓已經擊中其中一條觸手。

「晚零...你這次太心急了...」沒辦法吧,依現在的情況看來...都不太可能安全逃脫,於是

我在空間戒指把夜痕白奏拿出來。

「等等...怎麼連你都是這樣...」祈永諾不禁有點汗顏,明明這種事只有魅影才會做...



「反正沒路走,與其一直躲躲藏藏,我寧願與它打一場。」晚零用藤蔓打掉拍過來的觸手,之後

繼續說「看來這隻異獸應該...好大隻...」

「你知道就好,居然看都不看就攻擊它!」祈永諾不滿地說。

「現在說甚麼都沒用吧...走不到...只能一戰了...」我避開打過來的觸手,然後回頭看向雪草並

說「雪草你保護好你自己!」

「嗯...我知道了。」雪草抱著魅影『寶寶』和毛毛退後,魅影雖然想去幫忙,但是自己這副模樣

根本幫不上忙。



這隻異獸體型不小,到現在都看不到它的身在那裡,只見有好幾條觸手不停打過來。祈永諾再次打

開火焰盾擋下觸手,接著晚零用藤蔓刺向其中一條觸手,觸手被刺穿後立即後退,然後我看到的

是...那一個被刺穿的地方居然瞬間癒合...



「喂喂,這根本是犯規呀!」祈永諾說。

「喂喂,不要跟我說又是A級異獸...」晚零的臉開始黑起來。

「你這個混蛋晚零,沒事打它幹麼啦!」魅影『寶寶』不滿的道。

「你還說!明明只有在這種時候有用的人居然跟我變了做寶寶!」晚零說。



忙於避開觸手的我,完全不明白為甚麼晚零還可以有空閒跟魅影鬥嘴...

看向面前我觸手,我感到腦袋一片空白,完全想不到辦法...

在我煩腦之際,我看到晚零較早之前喚出來的藤蔓開始枯萎。



「晚零,你看看!」我指著正在枯萎的藤蔓道。

「唔?...怎麼會枯的...?」晚零驚訝地說。



就在我們失神的時候,幾條觸手刺向地面,地面上立即出現裂痕,裂痕不斷向山路方向蔓延,地面亦

開始倒塌。

回神後我們用最快的速度向觸手的方向跑去,可惜到最後都是趕不上...



難道真的完了...?

這樣掉下去會死吧...?



就在我胡思亂想我時候,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藍影...

是我眼花嗎? 還是幻覺...?

我還沒有來得及看清楚...

便眼前一黑了...




《待續》

Rank: 2Rank: 2

UID
3684531 
帖子
78 
積分
98 
Good
0  
註冊時間
14-8-21 
在線時間
41 小時 
發表於 16-4-16 06:10 PM |顯示全部帖子
Chapter 19.6 躲藏在異空間的異獸


自從進入了異空間之後,呀昂看見雅辛和霜凌都機不離手,所以覺得有一點點的好奇,

沒錯...只是一點點...

但是呀昂亦十分清楚自己是一個...



嗯...是一個機械白痴...

所以為保手機安全,呀昂最後都是決定不拿手機出來研究了...他可不想自己的手機再次

報廢...手機又報廢的話,又會被雅辛念來念去,他實在不想每天都被人念來念去,

念來念去...



於是...



「怎樣?程式有反應嗎?」呀昂壓下那丁點...沒錯只是一點點的好奇心問。

「我都不知道...手機系統還沒有調好。」雅辛看著手機皺著眉道。

「那先到附近看看,反正對我來說,在這些空間隨意進出並不是一件難事。」霜凌用欠扁的

語氣道。

「知道你厲害啦!」雅辛的額角蹦出一個十字路口,心想,嘖!這個遲到大王又炫耀了!



「誒~這裡都真荒無...」霜凌無視雅辛的怒氣,看著四周在空中飄浮的石頭,慵懶的道。

「呀...」呀昂停下腳步看向對面一座又一座的石山,不禁覺得這裡不是人來的地方,除了荒地

跟石山,還有飄浮在空中的石頭之外根本就沒有其他東西。



「我看要點時間,來了這裡都已經好一陣子,但是手機系統現在才轉換了30%...」雅辛無奈地說。

「下?」呀昂覺得有點奇怪,轉換系統這種事平日不是不到5分鐘就可以了嗎?我們在這裡至少都

有30分鐘吧...?

「不出奇,我這邊顯示這一帶的磁場不太穩定。」霜凌一邊搖著手上的手機示意,一邊用今天天氣

好好的語氣道。

「所以呢...在系統轉換完畢前就在這附近走走吧...」雅辛說。



然後雅辛一行三人一直在荒地上行走,走到其中一座石山的山腳,出奇地發現這附近有疑似打鬥過

的痕跡。



「咦...? 這裡...」雅辛看著地上的深坑,又看看旁邊的碎石,完全可以肯定是人為。

「看來剛剛有人在這裡打架呢。」霜凌看著地上的深坑,心想,看來是剛剛離去,這些痕跡太新了...

「這點我認同,但是走的人絕對不是我們要找的人。」雅辛用肯定的語氣說。

「你就那麼確定?你好了解人家嘛!」霜凌意味深長的道。

「...你這個遲到大王,幻想少一會不行嗎?再說,他們之中有誰可以弄到這個深坑出來!」雅辛

不悅的道。

「沒辦法吧,我又不知道某人會教那位小朋友些甚麼,而且某人的招式和力氣全都是暴力的象徵...」

霜凌看著呀昂說。

「...」呀昂面無表情地心想,大力就等於暴力嗎...?看來要好好糾正某人的思想才行...



明明是來找人,為甚麼可以變成鬥嘴...看來再不管管的話,霜凌是不會停止他的挑釁行為...

在雅辛想發話的時候,附近傳來一陣聲音,呀昂迅速地從空間戒指拿出大劍戒備著。



「咦?雅辛你們怎麼會在這裡的?」

「!!呀逸前輩,恆星前輩?!」

恆星和雅辛同時叫了出來。



「學院的考試制度改了?你們考試居然考到來異空間?」呀逸說。

「呀逸前輩...你明明知道根本沒有這個可能的...」雅辛滿面黑線。

「不是考試的話,那你們跑來幹麽?」

雅辛看著呀逸一面你不解釋清楚就不用走的樣子,無奈地說「三年級的考試要再等兩個星期...而且

我們是來找人...」

「找人?找誰?」恆星好奇的問。

「就是上次被呀逸前輩欺負的小朋友...」雅辛笑著說。

「...學院那邊又發生甚麽事了...?」呀逸自動過濾了雅辛的話,心想,幹麽要強調我欺負他,我只

是說事實而已...好不?



「二年級生的考試地點出現問題,有好幾組學生都抽到不在名單上的考試地點,而且還要是三年級及四

年級生才可以進出的地點。」雅辛簡略地說明。


「那,『被呀逸欺負過的那位小朋友』又怎樣了,任他怎樣迷路都沒可能迷到來異空間了吧...?」恆星

在說『被呀逸欺負過的那位小朋友』的時候特別大聲。



「...」呀逸心想,該死的恆星...非要跟我對著幹不可嗎?!



「才不是迷路...是地獄谷入口的四周不知為甚麼出現了很多裂縫,所以...」

「所以不知道他去了哪個異空間吧?」呀逸直接講出雅辛還沒有講完的話。

「...沒錯。」雅辛心想,希望呀逸前輩不要再去欺負呀月了...這次又不是他的錯...



「既然是考試應該是五人沒錯吧?」呀逸問。

「嗯...」

「你們確定那幾個二年級生是在這裡?」恆星問。

「暫時只找到有兩個裂縫比較有可能。」有一旁的霜凌插話。

「那我和恆星在這裡順便找找,你們去別的異空間找吧,找到的這再通知你。」呀逸說。



「呀,那拜託了。」講完雅辛才想起有事要問,於是問「是了,呀逸前輩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我們是追一隻A級異獸追到來這裡的...」呀逸嘆了口氣。

「我們追了好久了,這個已經是第七個異空間,每次差不多追到的時候又被它逃了。」恆星無奈地說。

「下,居然連你們都追不上?」雅辛有點不可置信。



「沒辦法吧,它體型不小,而且身上有好多觸手,至於它是甚麼樣子,我們都看不清楚。最麻煩的是

它可以隨意進出不同的異空間。」恆星抱怨地說。



「下,隨意進出?!」雅辛都是第一次聽見有這種異獸存在。

「所以你快點到別的空間找你的小學弟吧,不然被他們碰到那頭異獸就慘了。」恆星說。

「呀...那這邊就麻煩你們了。」講完,雅辛便跟呀昂和霜凌到別的空間去。



另一方面,在某地方的山腳底...

黑暗中有一點火光,木柴在火中噼噼啪啪燒的正旺。



「唔...」我迷迷糊糊的張開眼睛,看見自己在一個陌生的地方,而不遠處有個小火堆。



「咦?你醒了?比我想象中快嘛。」一把陌生的聲音從火堆的方向傳來。



「這裡是...?」

「山腳底...」陌生人回應。



沉默了一會之後,那一個陌生人走向我,然後把水瓶遞給我,並說「你剛醒來,喝口水吧...」

「謝謝...」當他走過來我才看到他那一身藍色的裝束,就連頭髮都是深藍色。



喝完水,我慢慢整理之前發生的事,醒來之後總覺得好像有點混亂...



紅點...

異獸...

觸手...

倒塌...

倒塌!!



現在才記起自己是跟大家一起掉下來,於是急忙的四處張望,但是這附近都點黑,加上自己視野有點

模糊根本看不清楚。



「你不用找啦,他們在這邊。」那一個陌生人指了指前方,然後繼續說「我看過了,他們沒事小傷而已,

你們家那隻小狐狸跟他們治療中。」



「下...」我真的想不到...毛毛居然懂治癒魔法...?

「其實我本來是想帶你們去前面那一個山洞,因為比較安全...但是看見那隻小狐狸在治療所以作罷了。」

陌生人說。



「誒,是你救了我們的?」談了那麼久我才想起這個...

「呀...我路過所以就順道救了你們了。」小朋友呀小朋友,太遲鈍會害到自己的...

「謝謝你...」我淡定的回應,但是此時我內心一點都不淡定,我沒聽錯吧...?

順道???空中耶???在半空中怎樣順道啦???

「是了,剛剛山上的異獸,應該還在這個空間,待小狐狸治療完畢後就去前面那個山洞避一下吧。」本來

要消滅它的話對自己來說不是難事,但是要花上一點時間,現在已經浪費了不少時間實在沒有時間可以再

給自己耗了,要不是不放心就這樣把這幾個小朋友掉在這裡的話,自己早就走了...



「嗯?你...」居然知道異獸...?這個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我當然知道吧,不然我早就嚇跑了...」某陌生人心想,果然是小朋友,要是他是普通路人的話,怎麼可能把

你們救下了...不過都真是可惜,要不是趕時間,他絕對會繼續逗他的。



「呃...不好意思...」我不好意思的低著頭說。

「好了,我還有要事在身,差不多要走了,你自己小心點...」說罷,陌生人便站起來。

「嗯,謝謝你...」



「不用客氣,先走了」雖然丟下這些小朋友真的不放心,而且完全不符合自己的美學,不過都是正事要緊...



「那個...請問...」

走不到兩步,就聽到小朋友發問,本著自己的美學,總不能無視吧。



「那個,請問你叫...」雖然那樣問好像不太禮貌,但是至少都應該要知道救了自己的是誰吧...?喂,喂聲的

叫實在更不禮貌了。



「嘿,如果有緣再見到面的話我就告訴你吧。」陌生人心想這個小朋友果真很有趣。



《待續》

Rank: 2Rank: 2

UID
3684531 
帖子
78 
積分
98 
Good
0  
註冊時間
14-8-21 
在線時間
41 小時 
發表於 16-4-20 11:32 PM |顯示全部帖子
Chapter 20.1 失蹤

在漆黑的山洞內躺著四個人,而山洞口有一隻小狐狸,小狐狸一直坐在山洞口,沒有

走動,亦沒有離開...

它就這樣一直坐在山洞口不知道它是看守,還是等待...



不知過了多久,晚零終於醒過來,剛醒來就覺得頭腦有點昏沈,便動手拍拍腦袋,希望

能夠令自己清醒一點。



經過一番整理後,晚零才緩緩地想起自己是從山上掉了下來的,得知這個訊息後,晚零

立即低下頭看看自己,發現除了身上的衣服破了幾個小洞外,都沒有大礙...

奇怪了,明明是在山上掉下來,有甚麼理由一點傷都沒有...?

呀...等等...其他人呢...?

在這一刻晚零才沒良心地想起一起掉下來的眾人,於是四處張望,然後不意外的看到

祈永諾躺了在後方不遠處。



「喂,起床啦。」晚零抓住祈永諾的衣領搖得十分起勁。

「夠了,不要再搖了...我...我要眼花了...」祈永諾無力地說,接著坐起來擦了擦

雙眼。



「好下一個...」 看到祈永諾的反應,晚零滿意地笑了,接著晚零對著不知道何時變回

原狀的魅影露出一個邪惡的,燦爛的笑容。

然後...就在下一秒,一聲淒厲的慘叫聲在山洞傳出,還嚇醒了在一旁的雪草。



「混蛋晚零,你想殺人呀?下?!」魅影一下子跳起來,打算回敬晚零一下。

「我只是看到某人那副丟人的睡相,就忍不住動手了...」晚零好心的向魅影解釋。

「而且...」

「而且甚麼了...說一半就停。」魅影的額角出現了幾個十字路口,不悅的道。

「而且某人太遲鈍,突然長大起來都不知道。」晚零鄙視地看著面前的笨蛋。



「嗯...?」聞言,魅影呆呆的看看自己的手腳,半分鐘後才大叫起來「太好了!太好了!

變回來了!呀月果然沒說錯!」

晚零看著某笨蛋心想,這貨當真遲鈍得無藥可救了...連視平線變高了都可以發現不到...



祈永諾聽到魅影的話終於清醒起來,疑惑地問「...晚零,夜鳴月人在哪...?」 。

「...不知道,我醒來的時候他已經不在這裡...」晚零聳著肩道。

「那還不去找,混蛋晚零!」魅影說。

「你是白痴嗎?你覺得就這樣出去會找到人嗎?」晚零壓下想爆打某笨蛋的衝動,然後

不耐煩的道。



「確實...而且現在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我們在山上掉下來的,不死都會一身傷痕吧?

還有我們怎可能掉了進山洞裡面呢?不整理好在我們昏迷期間發生了甚麼事的話,我們

還怎樣猜測夜鳴月走了去哪裡呢?」祈永諾沒好氣地對某笨蛋說。



「依照現在的情況來看,最早醒過來的一定是他,而且應該是他把我們搬過來的...」

晚零說。

「但是以他的性格,不可能掉下我們。」魅影用肯定的語氣說。

「沒錯,而且我真的想知道,為甚麼我們在山上掉下來可以一點事都沒有,感覺有點

詭異...」祈永諾模著下巴道。



「一直在這裡猜測都沒用...我想,不如我們出去看看吧...?可能會發現到些線索。」說罷,

雪草走到洞口抱起毛毛。

「嗯,那我們先在這附近轉轉。」晚零可不想再繼續浪費時間,而且根本沒時間可以給他繼續

耗,自己根本不知道夜鳴月走了多久,亦不知道他是不是和他們一起掉了在這附近...



如果發生了甚麼事的話他絕對不會原諒自己,而且他相信魅影都是一樣...

現在都只能希望他甚麼事情都沒發生...

想到這裡,晚零開始煩躁起來...心裡不斷重覆這句:好煩呀!好煩!!煩死了!!



要是這裡是原來世界的話,晚零絕對會提議分開找,因為效率比較快,但是現在的情況都

是聚在一起比較安全。



就這樣四人一狐狸走了出山洞,晚零抬頭看向天空,知道現在是早上,但是大部分光線都被

一旁的石壁和石山擋下來,雖然不致於看不到路,但是情況都只是比摸黑走路好一點。



「不知道有沒有走錯方向呢...好像一點東西都沒有留下來...」走了將近五分鐘都沒有發現,

雪草開始覺得有需要回頭,回到山洞附近找找。

「再去前面看看吧,我們一直走直路沒問題的。」祈永諾說。

「喂,那邊好像有點東西。」晚零指著左前方道。

「木頭?還要燒過的!」魅影隨手拿起一塊木頭說。

雪草看著魅影手上的木頭,然後說「不過貌似熄滅了一斷時間了...」

「嗯...不過我想...我們應該可以繼續向這個方向走了。」晚零看著木頭笑了笑。



在這個時候,毛毛突然掙脫雪草的懷抱,跳到地上,接著毛毛的耳朵動了幾下。

「毛毛,怎麼了?」雪草蹲下來想抱起毛毛,但是毛毛叫了一聲之後就向前方跑去。

「毛毛,等等呀。」雪草立即追著毛毛。

「攪甚麼,毛毛怎麼突然跑掉了...?」魅影不明所以。

「不知它是否聽到些甚麼呢...畢竟動物的聽覺頻率範圍跟人有點不同。」祈永諾說。

「管它是甚麼原因...先追上再說吧。」晚零丟下這句話就跑了,然後魅影和祈永諾互相對視了

一下就跟著晚零跑去。



不過才跑不到幾步...

「哎呀!」魅影便華華麗麗的跟大地來了個親密的接觸。

「你是白痴呀?還是做寶寶做得太久不懂跑步了?」晚零回頭白了魅影一眼。

「你才白痴,我是踩到東西才跌的!好不好!」魅影不滿的道。

「我想你乾脆回去再做一次寶寶算了。」晚零再次鄙視了一下面前的笨蛋。

「你...」魅影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祈永諾打斷了。



「嗯?這個是甚麼...?」祈永諾拾起地上的玻璃管研究起來。

「給我看看...」晚零說,接著晚零搬弄著手上的玻璃管,由於光線不足,晚零看了好一陣子才

把玻璃管上的字看清楚,然後說「是藥來的...而且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個應該是止痛藥....」

而且還是劑量較重的那一種...當然這句晚零沒有說出口。



「喂,晚零...」祈永諾正在糾結,要講還是不講呢...

晚零總覺得祈永諾想的應該跟他所想的事相同,便問「你都這樣覺得...?」

「呀...」祈永諾點著頭說。



「喂喂,你們究竟在想甚麼...?」聽著他們的對話,魅影感到一頭霧水。

「其實...嗯...我們在想...這種藥...可能是夜鳴月的...」祈永諾面有難色地說。

「...等等...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魅影皺著眉說。

「我沒心情開玩笑好不。」晚零不悅的道。

「你就這麽肯定是呀月的...?」魅影問。



喵嗚~喵嗚~



當晚零還想說些甚麼的時候,在前方不遠處的毛毛不停地叫。



「又叫...?毛毛在這段時間一直都好乖好安靜的...今天攪甚麼了...?」魅影感到有

點奇怪,看見晚零和祈永諾都沒有回應的意思,便不悅地帶著疑問跟他們一起走過去。



由於光線不足,晚零看不清雪草的表情,只能感覺到雪草的身在震,好像有點驚恐...

「雪草...?」晚零心想...究竟看到些甚麼,有那麼驚嚇嗎?

「前...前面」雪草指著前方的黑影,接著說「你們看真點...」



晚零聽見雪草的話後便閉起雙眼,再次張開的時候,雙眼散發出淡淡的紅光,但是好快,

晚零就後悔自己用了夜視能力...



地上和石壁上有不少已經乾掉的血跡,還有幾根被斬斷的觸手而且有些觸手還被斬開幾節,

加上地上和石壁上的裂痕...還有深坑...

晚零的腦海中只出現三個字...



修羅場...



「晚零你究竟看到甚麽了...」魅影看見一言不發的晚零覺得有點奇怪。

「不要問了,信我,你看到的話一定嘔好幾天...」晚零十分慶幸只有他有夜視能力,心想,

在光線不足的情況下,他們大概只能看到觸手和深坑吧...



「我想我大概知道這裡的情況了,看來是經過一場大戰呢...」祈永諾雙手環在胸前,認真地

看著面前已經斷掉的觸手。



喵嗚~

眾人聽見毛毛的叫聲便紛紛看向它,怎料毛毛又再一次向前方跑掉。



「呀!毛毛!夠了!別跑啦!」雪草追著毛毛。

「怎麼我會有一種毛毛好像正在帶路的感覺...」魅影表示:我對寵物深感無力,所以我絕對

絕對不要養寵物。

「帶路?我都有同感...」祈永諾心想,不要養寵物?光是養面前這個笨蛋,已經有夠我們受了!!

「我的話,只要找到人就可以了。」晚零嘆了口氣,有點擔心失了蹤的某笨蛋。



《待續》

Rank: 2Rank: 2

UID
3684531 
帖子
78 
積分
98 
Good
0  
註冊時間
14-8-21 
在線時間
41 小時 
發表於 16-5-16 02:20 AM |顯示全部帖子
Chapter 20.2 力量初現

一行四人跟著毛毛一直走,待毛毛停下來的時候,晚零聽到附近有點聲音。



「喂,你們聽不聽到附近有聲音?」晚零問。

「下?有嗎?我甚麼都聽不到哦。」魅影疑惑地回應。

「我都是,甚麼都聽不到。」祈永諾說。

「我知道了。」晚零心想,既然他們聽不到,那應該要再向前多走一段路了。



「晚零,你是不是聽到些甚麼?畢竟你的聽力比我們好得多。」祈永諾笑著說。

「嗯,但是我聽得不太清楚,聲音太小了...」晚零感到十分恩惠,以前還是三人一隊

的時候,可以討論要事的人只有夜鳴月,幸好現在多了祈永諾,不然這段時間自己一

定會被魅影氣到吐血。



「那你帶路吧,我相信在這裡只有你跟毛毛聽到那些聲音。」祈永諾說。

「嗯...」



晚零順著聲音一直走,走不到五分鐘便開始跑起來,魅影不明白晚零怎麼會突然急起來,

於是問「晚零,幹麽跑得這麽急啦?」



「我好像聽到打鬥的聲音...」晚零一直向前跑,沒有回頭。

「下?難道是那一隻...」魅影並沒有忘記那一隻大得誇張的異獸。

「有可能...」在這一刻晚零只希望某笨蛋不在那邊...



地獄谷入口附近



「霜凌...你快一點好不好?」從某異空間出來後雅辛不斷催促著霜凌。

「不要再催我啦!」霜凌露出一個『你好煩呀』的樣子。

「是不是有問題...?」呀昂對結界,空間這種東西不太熟悉,但是看見霜凌的樣子,他就

知道...應該是遇到麻煩。



「從那個空間出來之後,我發現現在的空間比之前還混亂...」霜凌心想,難道是剛剛那兩位

前輩們說的那隻異獸造成的...?但是又沒有聽說過有這種擾亂空間的異獸存在...



「那還找不找到你之前說的那個空間?」呀昂問。

「還在找...」不說還好,一說這個霜凌就開始煩躁起來。



原本還在催促霜凌的雅辛,看到霜凌的臉越來越黑,便問「霜凌,是不是有麻煩了...?」



「不是麻煩,而是好麻煩,超級麻煩呀!」就算霜凌想說明都來不及了,只見面前突然出現了

一條裂縫,不一會,一隻異獸從裂縫中爬了出來。



「呀昂,雅辛!」

「呀,知道了。」雅辛和呀昂同時回應,三人拿出結晶開啟了異次元區域,然後霜凌再在異次

完區域內設了一個結界,接著說「雖然我不知道這一隻異獸是不是前輩們說的那一隻,但是在

我的結界內,不用擔心它會去其他異空間,它跑不掉的。」



「你剛剛說的麻煩就是它...?」雅辛盯著面前的異獸道。

「何止是它,空間越來越混亂都好麻煩呀,好不?」霜凌黑著臉道。

呀昂倒是沒有理會正在抱怨中的某人,一來就拿起大劍劈向異獸,異獸避開後,地上出現了一個

魔法陣,不過魔法陣出現的時間只是維持了5秒,5秒後魔法陣便消失了。



「呵,看來是用這個魔法陣穿梭不同的空間嘛。」霜凌笑著說。

「那這個都真的是新發現了...喂,霜凌你就好好紀錄下來吧,之後還要跟赤羽老師報告一下。」

雅辛拿著冒出紫色火焰的黑色長劍,一邊說一邊奔向異獸。

「是是,我知道了,不過你這副樣子應該是想速戰速決吧?」霜凌露出一副欠扁的樣子,心想,

都是第一次看見雅辛一開始便認真起來的樣子,用不著急成這樣子嘛...

「當然吧。」雅辛不想浪費時間在這隻異獸身上,而且面前這隻異獸體型不算很大,一定不是

呀逸前輩說的那一隻異獸。



另一方面,晚零走到發出聲音的地方,果不其然,那頭異獸真的在這裡。



「嘩,這個深坑都好大嘛...」魅影滿面黑線的看著跟懸崖沒有兩樣的深坑道。

「喂,那邊好像有人耶,我看不清楚,晚零你看看吧。」祈永諾指著在深坑的一角道。



一陣沉默之後晚零終於出聲了...



「...夜鳴月那個笨蛋在那裡攪甚麼?!」晚零壓著怒火說。

「下??你確定你沒有看錯???」聽到晚零的話,站在晚零旁邊的三人立即被嚇呆了,亦因為這

些聲音的關係,引起了異獸的注意,接著一隻觸手拍向晚零身處的地方,就在這一瞬間觸手的攻擊

突然被打斷,而晚零對於這個突如其來的攻擊完全來不及給反應,在一旁的魅影和祈永諾同樣還沒

有反應過來,雪草依然抱著毛毛躲了在晚零身後。



「我說你們幾個...可以停止發呆了嗎?」我抬頭看著他們說,自己跟這隻異獸玩了這麽久,開始有

點累,我把幻影插了在地上作為支撐,給自己喘息一會。

「呀...呀月?!」魅影最先回神過來。



說不到兩句,我便看到地上出現了個黑影,我心裡不禁讚嘆了一下,這隻異獸體成雖大,但是反應

很快,快到我連休息一下的時間都沒有...



「我沒空閒說明,自己看著辦吧。」然後我立即拿起刀片已經伸長了的幻影,一刀劈下...



「劈...劈斷了...?」魅影滿面黑線,心想,呀月是何時變到這麽暴力的...一定是被晚零傳染的!

一定是!

「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甚麼,有空想無聊事的話,倒不如去幫忙。」講完,晚零便喚出藤蔓,刺穿

了其中一隻觸手並把觸手釘了在石壁上。



我看向那隻觸手才想起自己居然忘記了一件重要的事...

「晚零!不要用藤蔓!收回吧!快!」

「嗯?」晚零此刻終於明白一頭霧水的感覺是怎樣,他完全不明白夜鳴月的意思...不過,照著夜鳴月的

說話做應該沒錯吧...



但是晚零最後都是遲了一步,他只能眼白白的看著自家的藤蔓迅速枯萎,而剛剛被劈斷的觸手正在用肉眼

可以看得見的速度再生。



「嘖...」都是慢了一步,我本來想在它再生完畢之前再把觸手劈斷一次,但是眼見有三隻觸手同時攻過來,

看來都只能回避一下...



當我避開第三隻觸手的時候,感到右手突然被拉著便回頭看一看,居然有一隻較小的觸手抓著我的手...

然後我抬起拿著幻影的手,打算把觸手斬斷,怎料在我下手的前一刻,手就被另一隻觸手抓住。



切...之前又不見你這麽有效率...觸手都被我斬了好幾根了...

但是現在怎辦好呢...越纏越緊,開始痛了...

呀,豈有此理!抓手抓腳都算了,幹嘛纏我的頸呀!



祈永諾看見晚零想動手便出言阻止「等等,你先不要出手!」

「但是,夜鳴月那個笨蛋...」晚零當然沒忘記夜鳴月的話,但是除了自己的藤蔓之外還有誰個可以準確打斷

在半空中的觸手?



「魅影,你等等給我把夜鳴月接好。」講完,祈永諾伸出右手,一個火紅色的魔法陣在他面前出現。

「下...?哦...」魅影呆呆地回應,但是看到祈永諾的動作,大概知道他想做甚麼,同時亦大概明白他想自己

做甚麼。



然後有好幾個火球從祈永諾面前的魔法陣噴出,直接打斷那幾隻纏著夜鳴月的觸手。

同時間,魅影喚出惡魔之翼,用最快的速度飛到過去把夜鳴月接住,在接觸的瞬間,一向粗神經的魅影發覺懷

中的人有點不妥。



「咳...咳...」在雙腳重新著地那一刻,我積存以久的的疲倦感一下子爆發了出來,腳一軟,差點跌到在地上,

幸好魅影在身旁拉了我一把。

「喂,呀月,你是不是生病啦?」說完,魅影一手模了我額頭一下。

「沒事!」我本來想避躲開,但是要我現在這裡想一個合理的解釋出來的話...都是算了吧...

「沒事的話會熱到這樣子嗎?」魅影生氣地說。



「先不要吵好不好?現在不是吵的時候。」祈永諾張開火焰盾,擋下觸手,然後說「有事快說,我只能撐一會

而已...」



「咳...咳...那趁這個時候...我先說我知道的...咳...咳...」氣還沒順下來,就要說一堆有的沒的,都真的

有點辛苦。

「我看你都是先休息一會吧...」魅影抓著我的手說。

「嘶...」痛死我啦!痛死我了!

「嗯?!」魅影依然不放手,還直接拉起我的衣袖,就這樣我那一隻紅腫的手就露出來了...

「咳...你們...不要這樣看著我好不...?」我都是現在才知道的好嗎...?不過為了自己的安全著想,這句絕對

不可以說出來...



「你給我留在這裡!你要是敢再動手的話後果自負!」晚零黑著面說。

「...是的...」看著晚零好像快要發飆...我都是先答應好了,反正這隻異獸手這麽多,隨便一隻拍過來的話我就

可以光明正大地動手了,嘿...嘿嘿。



《待續》

Rank: 2Rank: 2

UID
3684531 
帖子
78 
積分
98 
Good
0  
註冊時間
14-8-21 
在線時間
41 小時 
發表於 16-6-13 01:24 AM |顯示全部帖子
Chapter 20.3 力量初現

「是了,你剛剛想說甚麼?」晚零可沒有忘記夜鳴月有話要說,只不過被笨蛋魅影

打斷了而已。



「嗯...不可以去有植物的地方,只要有植物...它就會吸收植物的養分...然後再

生...」頸子被勒過,說起話上來,我感到有點痛...真的是好不舒服的感覺...

「所以我的藤蔓就不能用囉...」晚零對於這一點感到非常無奈。

「嗯,還記得那個山頂嗎...?那裡都有好多...已經枯死了的樹木,我想大概都是

因為這隻異獸吧...」其實我覺得這裡的樹木變得怪異,十居其九都是因為這隻異獸。



「下?居然有這種事?」雖然魅影每次上課的時候都睡到天昏地暗,怎樣吵都吵不醒,

但是在晚零的暴力和夜鳴月的要脅...沒飯吃之下,他總算把異獸的類型,等級等等

全部都記得清清楚楚了,就是沒聽過有這類型的異獸存在。



「...其實這裡附近本來都是有一點植物,但是現在...」我還沒有說完就被晚零的

這打斷了。

「總之現在沒你的事,雪草你看好他,不要給他過來就是了。」晚零不悅的道。

「...不過就不過囉,哼。」我小聲地說。

「好好,是你自己說的,還有我說了多少次,小聲不等於我聽不到。」晚零心想,果然

是小朋友...



「我看閒聊都只能來到這裡了...魅影...幫忙一下...」祈永諾示意他的火焰盾快破了。

「是是。」然後魅影在火焰盾消失的同時用他的黑色火焰擋下觸手。



「呀咧,看來它有點害怕火焰嘛。」魅影看著碰到他的火焰後,便立即後退的觸手道。

「如果是真的話,那真是一個天大個好消息了。」祈永諾面前再次出現一個火紅色的魔法陣。



與此同時,在另一個異空間...



「呀逸...究竟找不找到那幾個小朋友...已經走了很久了...」一直走一直走,連日來不停

地穿梭不同的異空間...真的累死...但是看著呀逸依然一副『我一點都不累』的樣子,恆星

只能把苦水吞下去...

「一點生命反應都沒有,我看他們不在這裡。」呀逸回應,視線並沒有離開手機屏幕。

「那我們出去...再到下另一個異空間找吧。」恆星一秒都不想再留在這一個鳥不生蛋的空間。



「嗯...」呀逸點了點頭,然後從褲袋中拿出傳送用的結晶,卻不小心的把放在褲袋的另一件

東西一拼拉了出來並跌掉在地上。

「喂,你小心點吧,這條項鍊是你弟弟留下的最後一件東西!」恆星看著手中的月亮型吊飾不

滿地說。

「恆星你說得太多了。」呀逸黑著面把恆星手中的項鍊搶回。

「我說太多?不知道當初是誰看人家小朋友拿著幻影就不爽,然後還走去欺負人家?」恆星不

怕死的繼續說。

「說事實就等於欺負?這是甚麼邏輯?」呀逸不滿地反問。

「那你自己呢?這個我早就想說,你不想聽我都要說,幻影明明是你的寶貝弟弟留下來的,但是

你突然就把它給了雅辛,後來人家要把它還你你又不要,好吧,現在雅辛聽你的說話把幻影給了

別人了,你又不高興,你這是想怎麽樣呢?」恆星把屈了心裡已久的話全都說了出來。

「沒有怎麽樣,我有說我不高興了嗎?」呀逸的面比之前更黑了。

「你是沒有說,但是你的表情已經出賣了你。」恆星繼續勇敢地頂嘴。

「你今天話真的太多了。」說罷,呀逸用傳送結晶給自己打開了通道就走了。

「每次不高興就這樣子,自己跑掉就可以了?」恆星拿出自家的傳送結晶悶悶地說。



從通道出來,恆星就看見呀逸站了在一旁...

「你站在這裡幹嘛?」恆星還以為自己要四處找面前這位大爺,沒想到他會站在這裡等...不對,

這位大爺明明就不是一個會等別人的人,當然除了他那個寶貝弟弟...

恆星看見呀逸沒有反應,心想,不是這麽小氣嘛...?想到這裡差點想破口大罵,但是想歸想,

在恆星看到附近的景物之後,怒火突然全消了。



「呀逸,這裡是地獄谷沒錯嘛...?」恆星嘴角抽了一下。

「不是地獄谷難不成是你家...?」呀逸皺著眉說。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想說,那個空間的位置明明就在西面的森林...出來都應該在西面的

森林,就算有誤差都不可能來到地獄谷,距離差太多了...」恆星無奈地說。



「我想...我們需要跟菲斯特報告一下...」

「嗯...?」恆星還沒攪得明白呀逸說的話。

「這裡的空間比之前更混亂,我怕會有更多人受影響,畢竟現在正在考試的只是二年級生,應該

沒多少人懂得從異空間走出來...」呀逸用肯定的語氣道。



「嗯...而且就我看來這次的事應該跟上次的事有關聯...」恆星摸著下巴道。

「所以事不宜遲,你去找人我回去報告。」呀逸說完立即轉身走人,怎料才踏出第一步就被恆星拉著。

「你想走去哪裡了?那位小朋友就只有你見過,我只是從遠處看過幾眼,你認為我會認得嗎?還是你

是覺得不好意思,不想見到那位小朋友?」恆星一直笑眯眯笑眯眯的,而且還笑得非常燦爛。



「...不...不是,我去就是了,報告的事你去吧...」拜託不要再笑眯眯了好不好...每次只要恆星

笑成這樣子就有人會倒霉,呀逸可不想自己被整呢...

「好吧,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我免為其難的替你回去學院好好地報告一下吧。」恆星笑眯眯的說。

「...那你還不快點去!」呀逸心想,要不是不想被整我才不要做找人這種麻煩事!

「是的,是的。」恆星立即打開傳送陣跑掉了。



待恆星走後,呀逸拿起手機繼續分析地獄谷這一帶的空間,發現附近的空間混亂得很,要找人的話都

真的不知道應該從何找起,看來現在只能碰碰運氣了...

想到這裡呀逸便隨意地選擇一個裂縫, 用傳送結晶打開通道進去。



鏡頭轉回異空間...

激烈的戰鬥依然持續,魅影全身冒出黑色火焰,雙手一揮,火焰立即攻向異獸,一下子把三隻觸手

燒焦,祈永諾則伸出雙手,在他面前出現了兩個火紅色魔法陣,接著火球不停地從魔法陣中噴出來,

異獸的部分觸手開始往後退。儘管如此...但是形勢還是有點一面倒,由於不能使用藤蔓,晚零的

戰力大打折扣,所以重任就落在魅影和祈永諾二身上。



「這樣子根本打不完吧...?」魅影看著這隻外型算是球狀,觸手多到數都數不到,燒又燒不完的異獸道。

「不...一定可以打得完,不過我們的體力和魔力都應該不足夠...」祈永諾淡定地說出令人不淡定的說話。

「你可不可以不好用今日天氣很好的語氣來說這麽爆的說話...」魅影白了祈永諾一眼。

「那你想我用甚麼語氣?哭腔好不?」語畢,祈永諾隨手喚出一個火球打掉攻過來的觸手。

「不用了...這樣就好了...」魅影一邊閃避一邊心想,果然近晚零近得太多了,連祈都被傳染,

嘴巴都開始毒起來了...我好想以前還沒有被晚零帶壞的祈呀...



在這個時候,深坑的一角...

「他們這樣有沒有問題的...? 好像好吃力的樣子...」雪草擔心地說。

「...說真的...不太樂觀...」我覺得...在這個時候再怎樣說假話都是豪無意義。

「那...」雪草抱著毛毛,低著頭說不出話來。

「我跟這隻異獸糾纏了差不多一整天...除了發現它會吸收植物的養分來再生之外,就沒有其他發現了...

就連一個弱點都發現不到...」想到這裡我覺得有點煩躁。

「但是所有東西都會有它的弱點不是嗎?」雪草有點驚訝。

「嗯...不過前提是你要發現得到。」我點了點頭。



「呀月,雪草快走!」

聽到魅影的叫聲,我回頭一看,一隻觸手突然攻過來,速度之快令我來不及躲避,就在觸手拍下來那一刻

觸手突然停下來,而距離都只有...大約五公分左右...



「好了,還不快點走?拜託給我去找一個安全點的地方,要離異獸遠一點!」晚零說。

「...嗯」我看著晚零呆呆地回應,心想,難道是晚零把它弄停的...?不過想真點,以他的能力這種事應該

難他不到...

「還發呆?!」晚零不耐煩地說。

「...哦!」聽到晚零不耐煩的聲音,我立即拉著雪草走,但是走不到兩步,另一隻觸手就拍下來,我立即拿

起幻影一刀劈下,在斷掉的觸手墮下來的時候,我的眼角看到強光,然後我帶著疑惑的心情看向前方...



不是嘛...我的不詳預感是何時變得這麼準...



接著只見異獸的觸手退開,中心點露出一個發出強光的小球體。



難道這個是...核心...?



還沒有來得及想清楚,那一個球體便向著我們發射出一條光束...

而我只來得及拉著雪草跑到一塊大石的後方...


《待續》

Rank: 2Rank: 2

UID
3684531 
帖子
78 
積分
98 
Good
0  
註冊時間
14-8-21 
在線時間
41 小時 
發表於 16-6-15 12:11 AM |顯示全部帖子
Chapter 20.4 力量初現

面對突如其來的一炮,祈永諾眼見已經避無可避,便孤注一擲地打開火焰盾,擋在

魅影和晚零前面。



待光芒散去後,四周都冒出白煙,而深坑的面積變得更大了,還有不少碎石從高處

墜下。



「咳咳...你們沒事吧...?」祈永諾的手蓋著鼻子咳了好幾聲。

「我還好...咳...」晚零站起來拍著身上的灰塵。

「咳...咳...嘩這煙真嗆...」魅影咳到連眼淚水都出來了。

「夜鳴月和雪草兩個在那裡...?」四周白濛濛一片,祈永諾的視線四處尋搜。



聞言,晚零和魅影都同時看向四周,待煙開始散去後,晚零終於看到後方不遠處有

個黑影,便指著黑影說「可能在那邊。」



而此時,雪草不敢張開眼睛,由於剛剛時間不足,風之壁的咒語只唸到一半...

當時只能看著只有半成力量的風之壁不到幾秒就被破壞掉...



是的...雪草現在心裡只有害怕這兩個字。



她害怕張開眼睛的時候看到不想看到的東西...

她害怕張開眼睛的時候看到自己的懦弱...

她害怕張開眼睛的時候看到只剩下自己一個人在這個異空間...

她害怕看到自己連落櫻提出的小小要求都做不到...

她更害怕看到自己依然是一個豪無進步的包袱...



「雪草!你們沒事吧?」



魅影的聲音從遠處傳過來,同時打斷了正在閉起雙眼,胡思亂想的雪草。

雪草內心有點掙扎,但是最後都是把眼睛張開,映入眼簾的是魅影他們三個正在在

不遠處跑過來,看到大家沒事,雪草的心情豁然開朗起來。但是不到一會雪草的心

情再次被打沈...在自己感覺到身上不屬於自己的重量的時候...雪草才想起來...



「夜鳴同學...醒醒吧...不要睡了好不好...?」雪草說完一次又一次。



聽到雪草的叫喊,晚零快步走走過去,看見雪草焦急的樣子魅影和祈永諾都不敢怠

慢,當他們走到過去,看到的是用自己的背部擋在雪草前面,傷痕纍纍的夜鳴月...



「喂,呀月醒醒呀!」魅影不敢碰夜鳴月,只敢用叫的。

「夜鳴月你現在起來的話我就不再生你的氣了!」晚零皺著眉,著急地說。



短暫的沈默後,一把聲音突然響起...

「......原...來你...還在生氣嗎...?」

「呀月!」魅影看見夜鳴月終於睜開眼睛便鬆了一口氣。

「是啦,我早就生完氣了...滿意了吧...?」晚零別過頭說。

「...唔...」沒想到...只是動一下而已...全身上下便立即痛得我無法形容...

「沒事吧?你就不要亂動吧好嗎?」魅影擔心地說。

「嗯...等等,雪草你沒事吧?......嘶」一不留神又扯到自己受傷的地方...

「應該是我們問你才對了吧?」魅影雙手叉著腰道。

『還沒死得成...』 當然這句我只能在心裡說...說出口的話我就真的死得成了...



在魅影還想說些甚麼的時候,就看到地上出現一個巨大的黑影。

「暫時不要離開原地。」祈永諾立即張開火焰盾擋下異獸的攻擊,由於時間上的問

題,火焰盾的面積比前兩次小得多,面積雖然縮小了,但是並沒有影響到火焰盾的

力量。

「拜託,注意一下可以嗎?異獸還在這裡。」祈永諾十分興幸自己一直有留意異獸

的舉動,不然現在就麻煩了。



沒等眾人回應,祈永諾繼續說 「魅影,你留在這裡...」

「下?!但是...」

「沒有但是...異獸...我和祈會想辦法,你留在這裡。」看著不懂怎樣保護自己的

雪草和傷痕纍纍的夜鳴月,晚零真的放心不下。

「...我知道了。」魅影明白現在的情況,所以沒有多說便妥協了。

聽到魅影的回應,晚零和祈永諾便往異獸所在的方向走。



話就這樣說...但是要怎做呢?晚零真的想不到,其實要對抗面前這隻異獸,祈永諾

再加上魅影會比較好,但是依照現在的狀況...

都是叫魅影保護他們兩個會比較安全...



嘖嘖...這些都是不能用植物的錯!



「我想,我們現在只能見步行步了...你應該都是這樣想吧...?」祈永諾無奈地說。

「呀...我還沒有想到辦法...」晚零再次感嘆,要是自己的腦力有夜鳴月的一半就

好了...



祈永諾沒有回應,只是隨手掉了個火球出去,

然後祈永諾看著拍了在地上的觸手道「看來沒有時間給你慢慢想了...」

「我知道!」晚零雙眼紅光一閃,不耐煩地弄停了另一隻觸手。

「咦...?」祈永諾呆呆地看著突然停在半空中的觸手,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這個我都是才剛發現不久,沒想到我的特殊能力除了可以令石頭浮起之外,還可

以這樣用。」晚零覺得有點不好意思,這些始終都是自己的能力,自己居然沒想到

要了解多點...唉...真是差得遠呢...



在同一時間...

「雪草...把毛毛抱過來一下...」我說。

「好...」

「喂喂,既然坐著都覺得困難,你就不要再動吧,好嗎...?」魅影沒好氣地說。

「唔...等等就好了...」我看著坐在旁邊的魅影道,然後再從雪草手中接過毛毛。

「毛毛,拜託你囉。」我摸了摸毛毛的頭。

「喵嗚~」毛毛一邊搖著尾一邊叫。

「呀月,你現在還有心情玩寵物?你...」魅影看著毛毛全身發出微光,在它的周圍

都出現了很多大小不同的光點,頓時說不出話來。

「咦...」雪草目定口呆地看著光點。

「毛毛它懂治癒魔法的...」不過只是我不知道它身上的魔力足不足夠...畢竟它不

久之前才醫好了他們四人。

「下...它?!」其實魅影從來沒想過這隻狐狸會有用,雖然他並不認為夜鳴月會把

沒有用的東西買回來。

「嗯...」看著自己身上的傷以肉眼看得到的速度愈合,疼痛的感覺終於減輕了,

這個時候我才有精力看向前方,看向異獸所在的位置。



其實我知道...不該招惹這隻異獸,要不是它之前向山洞的方向前進,我根本不會笨

到跑去引起它的注意...更不會弄成這樣子...



再看看在自己旁邊的魅影,完全是一副想去幫忙的樣子。

「魅影...」

「嗯?」魅影依然盯著在不遠處的打鬥。

「你想去就去吧...」而且我都不放心晚零和祈永諾兩個...這隻異獸跟以往的不同,

能力實在高出太多了。

「不...不可以...」魅影的粗神經再粗都知道不可以這樣做。

「放心吧,我現在已經好了好多了,去吧。」我拍了拍魅影的肩膀示意叫他放心。



看見魅影還在猶疑,我嘆了口氣,然後說「剛剛合你們三人之力都打不過,現在就只

有他們兩個,你覺得會怎樣?」



「...我明白你意思...我去就是了...但是你...」魅影皺著眉,面有難色地說。

「去吧,我沒問題的...」我指了指毛毛。


「那......你呀,跟我保護好你自己,還有雪草!」魅影心想,既然呀月說沒問題,

就信他一次吧...不過看來要做好被晚零暴力對待的心理準備了...唉...



待魅影走後,我試著叫毛毛停下來,雪草明顯對我的舉動不解,於是我便對她解釋一

下「恢復速度減慢了...我想毛毛應該已經魔力不足,而且它的樣子好像好累呢。」

「但是你...」

「已經比治療前好得多了。」大概好了一半左右吧...?應該...



過了不久,頭突然又痛起上來,我用手按著額頭希望能把痛感舒緩一下...畢竟剩下的

藥都被我用光了...

「夜鳴同學,你沒事吧?」雪草看見夜鳴月滿頭大汗,很像好辛苦的樣子便立即慌張起

來,在慌亂之中她沒有留意到夜鳴月雙眼那一閃即逝的橘紅色。



另一方面...



經過長時間的打鬥,耐性再好的人都會把耐性磨光,更何況耐性不算太好,只是比魅影

好一點的晚零...

「氣死我了,這隻怪物的弱點究竟是甚麼...?」晚零開始不顧型象地抱怨起來。

「你抱怨都沒用要是我知道的話我早就把它滅了。」祈永諾淡定地說,雖然表面上不急,

但是內心卻很急。



「喂喂,你們一個用盾擋,一個跟異獸比力氣,一點殺傷力都沒有耶。」魅影用借來的

幻影斬下拍向晚零的觸手。

「魅影?你走來幹嘛?」晚零神色有點不悅。

「要是我不來的話你早就被拍扁了。」魅影心想,早知道就把太刀帶過來,雖然幻影的刀

片鋒利,但是刀身和刀片始終都是比較小,不太好斬...不過呀月貌似用得蠻順手的...

難道是自己的問題...?



本來晚零還想說些甚麼,但是異獸的觸手突然後退,晚零看見異獸這一個舉動立刻覺得有一

種不詳預感。而這個不詳預感就在下一秒應驗,位於中心點的小球體再次出現,沒等晚零反

應過來,一條光束再次向他們所在的方向發射,來不及防禦的三人應命的只能閉上眼睛,

等待痛感來臨...



而這幾秒鐘給他們的感覺好像好漫長似的,奇怪的是痛感遲遲都沒有來到...

於是他們疑惑地張開眼睛...



然後他們看到的是,

一個由很多大小不一的藍色半透明的方塊所組成的半圓形狀的防護罩...

和在白煙中隱約看到的人影...


《待續》
你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免費註冊

聯絡我們|Archiver| 2000FUN論壇

SERVER: 2 GMT+8, 19-11-19 05:03 AM , Processed in 0.063875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Sponsor:迷你倉 , 網頁寄存

Powered by Discuz! X1.5.1

© 2001-2010 Comsenz Inc.